刚刚更新: 〔隋末第一狠人〕〔王妃投湖云月若和〕〔茅屋之中有洞天〕〔本仙在此〕〔斗破之风起青山〕〔主神再启〕〔大唐极品驸马〕〔摄政王谋取太子妃〕〔斗罗之魂力每年升〕〔慕霆萧宋星辰〕〔陈华杨紫曦〕〔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只愿与你共白头〕〔我怎么就成灾星了〕〔眉眼深深不藏你〕〔渐微的爱〕〔璃王妃云若月〕〔杨紫曦〕〔愿为你俯首称臣〕〔将婿无双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星幕千年 0015 - 那一剑的混沌
    李憾在出剑之前,突然说道,“刚才你的第二刀突然启发了我,我想在上面小小的改进一下,你不会介意吧。”

    浅昭信露出冷漠的神色,仿佛李憾的话语与他没有关系。他的身侧突然出现了一层淡淡的光晕,仿佛进入了神圣境界,有如一个圣体,正在接受万众的目光仰视。

    “圣日光辉!”浅昭信的追随者出现了神谜的表情。

    “只有人与天道共鸣,才能出现神辉的光芒!浅昭大神难道已经得到天道的认可了吗?”

    只有浅昭信才知道,他的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每一处血肉都呈现出最完美的状态,一股天地的律动缓缓在流遍全身,和着心脉在流淌,感官也更加的敏锐清晰。只要他砍出一刀,必然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凝聚着无比的刀道意志,凝聚着浅昭家族无上的荣光,凝聚着天地人完美匹配的和谐!

    李憾在出招之前,已经感觉到了浅昭的变化,他怀里的透明美玉在微微的颤抖,似乎非常不服气的感觉,要冲出去打破这种天地人和谐的律动。

    李憾制止了它,实际上也是制止了自己的冲动,于是干脆半眯着眼睛看着浅昭信的气势暗暗到达了爆发的顶点。

    陇西李家对决扶桑浅昭一刀流,千年世家的骄傲让李憾做出了骄傲的选择。

    我就是要在你最强的时刻击败你!

    李憾此时终于动了,如离弦之箭一样,直接一剑朝浅昭信刺去,大道至简的一剑。

    浅昭信正好拾刀而上,突然发现数十把碧绿的剑迎面而来,突然又变成四方八面包围而来!

    幼稚!浅昭信冷哼了一声,觉得李憾不过是领悟了自己的皮毛而已,“不过是现学现卖罢了。”一摒神,朝着最凝成实质的一处碧绿剑影狂斩而下!

    铛,发出了金脆交错之声!

    然而就在浅昭信要继续爆发最强力量,进一步下压“翠”的时候,突然一股巨大的恐惧攫取了他的神思,还来不及反应,第二柄“翠”直接穿透了他的神辉,在他的胳膊上划出巨大的一处伤口,几乎深可见骨,瞬间血就爆发了出来!还没有完!第三柄“翠”直接切向浅昭宏的咽喉,千钧一发之间浅昭后仰避开了,但皮肤仍然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

    更让浅昭信毛骨悚然的是,就在他仍然保持格挡住李憾的那柄“翠”,双方并没有脱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四方八面而来的碧绿剑影竟然都是实体!都是真的!每一柄都是“翠”!

    这个发现简直让他瞬间发狂!一柄剑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多个地方?

    “他竟然败了…”,盲歌者显然也出乎意料,但仍然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并没有救援的动作,也不知是浅昭家族的高傲,还是司空陵不露于表但显而易见的威慑能力。

    “我很怀念当初并肩作战的日子。”盲歌者突然转移了话题,“现在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他们还年轻的很,这个世界他们不知道的事太多了。”司空陵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成长了...”盲歌者突然正色道,脸上的褶子突然化开了一些,如跃出云层的旭日,突然出现了奇异的光彩。“那个时刻要来临了,女皇陛下托我给你们的圣人带句话,到了那个时刻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但天启令我们也未必会放弃。”

    “那就要看手够不够长了”,司空陵淡淡的说到,“不过你要再不出手,你们阿信的胳膊是保不住了。”

    “这是一场公平的战斗。”盲歌者突然转身离去,在云端缩空为尺,几个踏步就不见了。只听得远远传来“铮”的一声清亮的琵琶声。围绕在浅昭信周围的翠影突然都消失了。

    浅昭信猛然看向远处的天空,喃喃自语后说到,“我败了...”

    李憾收起了“翠”,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原来是因为出现了观察者...”

    “浅昭兄,我们一起上,把他们都杀了!”彼方一个阴鸷的男子抖了一下手中一件奇怪的兵器,竟然同样是一件乐器,尺八。这人也是浅昭家族的直系人员。

    “你想死吗?”浅昭信冷冷的看了这男子一眼,冷哼了一声,不管不顾转身离去。

    “慢着!”李憾突然喊住了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翠”,“你们不想给他的主人一点交代吗?”

    “人在江湖,就是杀与被杀。”浅昭信漠然回顾又转身离去。“何况你看到的未必就是事实。”

    彼方男子面面相觑,只好集体跟了过去。

    只有李憾注意到了阴鸷男子走时心有不甘的朝大土坑的最后一眼。就在他思索的瞬间,就感觉一团香风扑进了怀里,缠上了身躯。

    原来沐川雪已经如一团风一样直接跳上了李憾的怀中。猥琐男子一脸生无可恋的恶心样,直接跳进坑里,在诡宗宗主身上搜索起来,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你这呆子可以啊,深藏不露哇,早知道我也不用这么担心了。”

    “没啊,我是临时想的解决办法啊。”李憾一脸无辜。

    “你就别装啦,这里又没有外人,以后跟定你了,帅!”沐川雪终于跳了下来,还是小拳拳锤了一下,不过还是正经的说,“你不觉得这地方有古怪吗?”

    “嗯?说来听听?”李憾饶有兴趣。

    “最开始,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来?”沐川雪忽闪着智慧光芒的美目看着李憾,李憾被盯得发毛,抽空看了眼还在摸摸索索的猥琐男子。

    “这不废话吗?你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这样说。”

    “不不不,不一样的,这是因为我感觉饿了,渴了。”沐川雪怕李憾不明白,故意把后面几个字咬的很重。

    “你想表达不是肚子提醒脑袋,而是脑袋直接下的指令?”李憾若有所思。

    “她的意思是说,她受到了召唤...”坑里传来猥琐男子遥遥的声音。

    李憾猛然一惊,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腾空了起来,怀里突然鼓胀了起来,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瞬间拉扯着他朝地底砸去。

    于是,坑底的猥琐男子震惊的看到李憾突然坠落消失了,而很快看到一团红衣也跳了进来,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眼冒金星间,猥琐男子就看到了沐川雪那张怒气冲冲的脸。

    “你他妈的干了什么?!”

    猥琐男子一时语塞,手中一本沾着血迹的书掉落,书名半合,但依稀可以辩识出。

    《六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