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吴霸春秋〕〔重生战斗民族富二〕〔天降龙医〕〔就他嚣张吗〕〔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皇冠亦有所属〕〔海贼我在洛克斯船〕〔战神归来陆云叶倾〕〔大炎不良人〕〔都市修真邪帝〕〔精灵宝可梦之梦境〕〔韩拾初虞初蝉〕〔荣凰〕〔星际:她靠治疗异〕〔震惊!太子会读心〕〔我成帝了金手指才〕〔只想当山贼的我怎〕〔那年1981〕〔谋夺凤印〕〔精灵:我能穿梭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四卷 第三十五章 事变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李默从教室里出来,正想去接林馨,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号码不熟,但他还是接了,并打开视频。一张略微有些浮肿的脸出现在屏幕的另一端,原来美丽的样子被憔悴的神色所笼罩。

    “啊!是杜姐。”李默认出对方,心里略微有些迟疑,“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杜亚兰十分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小默,有空么?陪我吃顿饭。”李默脑子一转,拿定主意,“行啊!杜姐你在哪?”杜亚兰见他回答得很痛快,心情似乎好了些,告诉他自己就在学校附近,两人约好地方挂掉电话。

    李默想想,还是去接了林馨,然后把事情实话实话。大概是几个女人住一起时间有点久,或者是自信心很强,林馨到没表现出多少醋意,只交代他下午早点到,学生会里有个碰头会。

    也不管是不是在校园里,当着众人的硕,李默搂着林馨啃了几下,看着她和周元伟几个去了食堂,才慢慢回身。到了学校前门外,杜亚兰的蓝色敞篷车停在巷子里一棵树下。

    “不好意思啊!杜姐。”李默没在附近发现有跟梢的家伙,跳上车,仔细看看杜亚兰,发现她太阳镜遮掩下脸颊有些红肿,似乎是挨过人打,看起来时间可能已经有个一、二天,红肿正在消退,“杜姐,他打你?”

    杜亚兰也没准备隐瞒,点点头,发动车。吃饭的地方在郊外,一个被绿树环绕的农庄,外面装潢乡土气息十分浓厚,里面布置得到还比较雅致,而且好在一个清静二字。

    李默一路没发现跟踪者,在这里放出已经逐渐可以随心所欲使用的灵觉,如雷达般在附近方圆几百米的地方扫过,也没找到有什么人埋伏,放下心。

    两人进了一个类似榻榻米的小包间,窗外是个波光淋漓的池塘,荷叶覆盖了一小半水面,一股淡淡泥土的清晰跟风进到屋子里,很是让人心旷神怡。这时杜亚兰一声不吭地用手指在菜谱上划过,把菜点好。

    待侍者离开,李默很随意地一靠,静静地望着杜亚兰,见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话,直起身,“杜姐,别伤心。人嘛,自己想办法活开心些就好。”这话很空泛,杜亚兰瞪了他一眼,他摸摸自己鼻子,“我也是找不到话讲啊,杜姐!别生气啊。”

    “谁生气了?”杜亚兰振作起精神,“我也没想你这没什么阅历,目前又泡在蜜罐里的小子能开解我。其实我就想找个人陪陪,吃饭、聊天,让自己往好的方面想。”

    “嘿!那好。”李默精神一振,殷勤地夹菜,随口说些其它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的东西。他就怕得想办法来开解对方,这个他可一点都不会,若是有什么人要他去对付可能都比这个容易些。

    杜亚兰小口、小口地吃,听着李默胡编乱造,慢慢的心情好了不少,不再那么郁闷,脸色也开朗了些,偶尔还回夹一、两筷子菜,并告诉他这些菜好在哪里。这么一顿饭吃下来,两人间原来那种怪异、甚至带着强烈的防备心理也有所解除。

    回到学校门口,李默跳下车,告辞欲走。杜亚兰叫住他,“小默,年会……年会你最好找个借口不要去,好吗?”说完,直勾勾地望着他,表情真诚。

    李默若有所思,眼睛一眯,静静地望着杜亚兰,见她的样子不像是有假,微微笑笑,“谢谢!我会考虑清楚的。”他这次出来,终于得到想要的结果,心里挺愉快,一个冲动,握住杜亚兰的手,轻轻捏了捏,看到她的脸似乎微微红了些,又觉得自己这做法有些卑鄙。

    杜亚兰不再说什么,开着车远去。李默打了个电话给段杀,两人的关系,也不客套,直奔正题,“老哥,何大少那夫人是怎么回事?我有些好奇,你给说说。”

    段杀在电话那边沉吟了一会,“嘿!这也是个政治婚姻。杜亚兰是上海本地老大杜啸荣的远房侄女。当年组织进入上海,两边狠斗过一场,后来担心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国内几个高级官僚的运作下,两家联姻,就此不动干戈。”

    李默明白了,杜亚兰是杜笑楼的堂姐,那这次来除了被何家大少欺负,背后还可能有其它原因。她不想让自己去,到底是关心自己呢,还是想让自己在关键事后没办法支持徐老?这个有待考虑。想想,淡淡地说道:“老哥,你说杜亚兰今天提醒我不要去天津,你说其中会有什么奥妙?”

    段杀沉默老半天,“我知道了!会让人查,你放心。”李默嘿嘿笑了两声,见达到目的,也不再多罗嗦。一边走一边想,年会安排在天津这里本是个平衡的结果。徐川在北京一带势力要大,但天津的赵家才加入,和张天强的关系不清不楚,这样两边都能接受。现在看来,对方背后很可能有交易,赵锦豪这次被赶出家门,难说也与此事有关,避免他关键时候因立场问题泄密。

    想到这里,李默心里顿时有些紧,脑子里飞速转动,突然想起一件事,意识到很可能会是个翻身的机会,连着打出几个电话,把该做的事情一一吩咐下去。

    进学生会会议室的时候李默早已迟到,会开了半个多小时。李默来到林馨身边,旁边的人立马让开位子。他略微客气地道声谢,把对方高兴得不行。那个正在说话的副主席还专门重复了一些刚才已经讲过的内容,客气地问问他的意见。

    学校里的事情现在基本没什么难的,学生里不论怎么勾心斗角,从本质来讲还属于小孩过家家。李默自身有武力做威慑,有帮铁杆拥护者,目前也还能得到学校高层的支持,明智的人自然不会选择去惹他。以前色迷迷地盯着林馨的那些家伙现在都规规矩矩,只要想起宫崎川城的下场,一个个的目光都变成君子,省下他不少麻烦。

    出会议室,几个男同学围到李默身边,七嘴八舌地谈论起星期六日本代表团正式开始摆擂的消息,问他去不去看。李默一算,那天俱乐部正好有轮比赛,摇摇头。众人一副非常遗憾的样子,从目光里透出的意味看,十有八九是想鼓动他上台一战。这个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宫崎辽云他现在可以把自己看高一线,但那个素帕卡可不好惹!要是对上,除非那神经火焰脚能随心所欲的发,否则自己身体的抗击打能力明显要弱于对方,力量估计也要差点。前途堪忧啊!可这火焰脚他试验过,基本是五、六脚里出一次,还是近期体内那热气大有进步后的事。

    现在李默已经可以肯定自己体内已经拥有小说和古籍里描写的内力,但应该还属于最浅显的一部分。他曾经找了不少书籍自己修练,但现实中除了站桩效果明显外,静坐似乎还是运用游戏里那基础内功的路子还有点用,可以感觉到热流在身体上流转。所以现在就算是在游戏里,每次挂机起身前,他都要按照基础内功的路子自己运转一阵,希望能有点作用。

    和林馨亲热几次,感觉她实在是累了,翻过身搂着她,直到睡熟,而后轻轻起身,冲洗一把,出到门外。丁蕾和霍颖两个都在游戏舱里,赵茹还在房间里做题。她近期很用功,上次吃了个亏,也不在学校里和同学如从前一般多来往,一味埋头读书。他倒了杯凉茶,准备放在她旁边。她抬头一笑,接过来大大地喝了一口,“马上就完!晚上你睡我这里好么?”

    李默点点头,随手拿了本自己的教材,躺到赵茹床上看起。寒假在海南,他已经把赵茹吃了。这丫头食髓知味,很有些乐此不疲。赵茹飞速写完,伸了个懒腰,长出口气,见李默一直在看自己,轻盈地跳到他身上。

    女孩子**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多久,赵茹已经全身无力地趴在李默的胸口,李默抚摸着她光洁润滑的肌肤,一直没说话。赵茹紧紧抱着他,“默哥,你在想什么?好象有些不高兴。”

    “没什么!”李默翻身把赵茹压在身下,自己来掌握主动。赵茹很敏感,虽然一直在**中,却也马上想到了原因,娇喘着说道:“默哥,那盘我拿了!不过暂时还不能说原因,也不能说东西去了哪,师……说那对你不好!你要相信我。”

    嘿!这下李默心里可清楚了,十分舒服。其实他并不要求赵茹一定得告诉自己,但她能这么讲,他心里怎么也会高兴得多。这一高兴,动作当即加快变猛。

    第二天一早,李默刚刚坐到餐桌旁,张亚兴冲冲地走进来,远远就传来他的声音,“默老大,你知道了么?金陵事变。”李默奇怪地望着他,就是霍颖、丁蕾两个也觉得奇怪。

    “今天早上大概三点钟左右,江南盟的人以清君侧地名义,趁着游戏里天黑,突袭了npc皇帝在金陵的行宫,抓住了那老皇帝。据说到刚才为止,他们已经把金陵城内的npc朝廷官员和军队都杀了个干干净净。”

    “不会吧?”李默也十分震惊,张亚使劲地点着头,“当时是真的!论坛里现在早就沙翻天,视频和截图都有。”

    “那得动用多少人?”丁蕾插口。张亚想了想,“好象说是江南盟一共出动了十六万玩家。”而后又强调了一句,“对了!我们的老对手逐鹿山庄也有一大票人加入其中。”

    这保密工作做得好啊!李默暗叹。林馨抬着面条出来,一边分发一边说:“江南盟也真没大局观!现在被匈奴人打成这样了,还搞内哄。”

    众人一愣,确实是诶!江南盟这么一搞,那就是游戏里天下大乱。就算他们准备挟天子而令诸侯,大家都读过历史,吃这一套的人可不会有。现实点讲,眼前的襄阳,逍遥和快乐怕第一想法就是把其变成自己的领地。不过占领以后,若是想得到正式的承认,似乎还是得和金陵的江南盟打交道。

    想到这里,李默意识到随心所向这女人原来打的是这主意。如此一来,魏强的汉帮、血中花的天龙帮以及自己都得吃亏。不行!要联络一下几家兄弟,商量出个对策来才好。对了,还有铁骑会和风云山庄,这两家是最早和雄震翻脸的。

    李默脑子这么一转,望了眼霍颖。霍颖微微一笑,“我们有已经得到过正式承认的仙湖和打铁谷,我看既不要太贪心,也别急,可以再等等。”李默当即明白她打的是坐山观虎斗、伺机而动的主意,等别人先出头运作,这样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余地。看来自己还是急切了些,有些不好意思,朝霍颖点点头。

    下午急急赶回家,冲进游戏里。起来抱着虎头亲热了一会,听到剧烈地吵嚷声入来,走到窗户旁往外望去,谷里熙熙攘攘都是人,一个个玩家神情激动,说起话来,一个比一个的嗓门大。仔细一听,除了江南盟的行动外,谈论最多的则是匈奴人今早上兵不血刃地攻下已是空城一座的南阳。

    李默急忙把一帮管事的全部召集到大厅商谈,确定防御措施。早有人把史书翻出,大家一合计,觉得必须吸取当年蒙古人进攻襄阳的教训。襄阳城防坚固齐备,易守难攻,但要确保襄阳,就得守住樊城。而当年蒙古人进攻襄阳和樊城,采取的策略首先是扫清外围,以深沟壁垒围城,断绝外援,慢慢地把襄阳和樊城内的后勤物资消耗一空,而后以回回炮击破的樊城。

    这第一招扫清外围,仙湖和打铁谷首当其冲!首先大家开始分配任务,安排值班表,保证每个防御设施上二十四小时都有人镇守。交给张亚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收集粮草、物资,尤其是弓箭。让单挑孔明他们几个加班制作回回炮,游戏里目前能对付回回炮的,只有回回炮自己。另外虽然有已经建成的巾帼堡,但不可能保证樊城至仙湖的道路不被匈奴人突破。仙湖草原上的马群可以临时收回,但那些谷仓里的粮食以及圈养的家畜必须全部迁移入谷,这个自然是霍颖大姐负责,其他人听调。

    如此布置一通,大家突然发现由于近斯势力急速膨胀,足有两千多玩家还没地方安置。另外还有打怪家族,是继续呆在襄阳城内呢,还是退到仙湖,衡量利弊,这个主意一时间不好拿。

    李默正想着,单挑孔明一拽他的衣袖,“随风,我跟吹牛有事和你说。”李默点点头,吩咐大家先按照刚才的安排去做,时间可不等人。

    本想回到自己办公室谈,没想到单挑孔明和吹牛上天两个拉着李默就往外走。出了打铁谷,跳上湖里一条小船,三人划到仙湖湖口。李默一看眼前这条连通汉江的水道,马上明白两人的意思。三人合计了一下,确定必须在这里建立相应的堡垒,封锁水道。

    为了更好地搞清楚地形,三人把小船拴在一个礁石上,运起轻功在一个个礁石头顶跳过,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来到水道口边的高崖。还好!崖顶天然有几处平地,略加修整既可勉强支起回回炮和投石机,至于床弩一类小型器械更是没问题。只需就地取材,用石头垒起胸墙,再做几个藏兵洞和仓库,就可以起到作用。

    整个防御设施的建设李默当即决定交给单挑孔明负责,钱自然是得找霍颖去要。定下大方针,三人已经回到船上,李默正想往回划,吹牛上天突然说道:“随风,我和孔明两个一直沿岸搜索过几次,这里肯定还有地图没能打开,要不现在去看看?”单挑孔明马上附和。从两人的目光看,李默估计他们又是在认为自己在这仙湖一地属于超级好运,全部希望就此寄托在他身上。

    李默一摇橹,船越过水道口,来到仙湖的另一边。这里倒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山崖下的岸边,就是礁石林立,船一靠近,就会被回激的水流推回到湖中心。试着用轻功跃上,最终都是落入湖水中,被水流带回到湖中间。这一路摇一路试,无数次尝试带来都是无数次失败,一直到了原来仙湖村旁的湖口,也只能看到岸上青翠茂密的森林,却无法上岸,三人不免有些气馁!

    单挑孔明和吹牛上天两人有些丧气,撑篙的动作都变得有气无力。李默一想,既然到了这里,干脆再沿河往上游试试。三人驾船驶进小河,逆流而上,一路经过李默原来那间河畔小屋的旧址,看到阮勇还在老地方垂钓,等着收徒。继续往上,来到忘情崖后,李默抬头看着崖壁上的小道,想起虎头和他的父母,正要感叹,就听单挑孔明一声惊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大唐:开局继承十〕〔我,演技炸裂〕〔海贼:开局顶上盘〕〔就他嚣张吗〕〔李凡小说养鸡养鱼〕〔大炎不良人〕〔月薪两万我成了首〕〔荣凰〕〔海贼我在洛克斯船〕〔快穿黑化大佬饲养〕〔原神:我真没想当〕〔和离后,世子爷天〕〔蹭网异世界〕〔师姐,我不想努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