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掌诸天〕〔在星光中觉醒〕〔乾坤证道〕〔我可以自由穿梭无〕〔道门念经人〕〔我在监狱当杀手〕〔职业祭天〕〔超级农民工〕〔终极教父系统〕〔超级神瞳鉴宝师〕〔荒古御帝〕〔来到艾尔登的灰烬〕〔农门相公是锦鲤〕〔穿越从语文书开始〕〔瑬光宝鉴〕〔凶灵秘闻录〕〔尸母〕〔帝王婿〕〔摄政王的农家小辣〕〔我有一个熟练度面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四卷 第三十三章 局势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顺着连绵起伏的山脉往东,戈壁与山脉交接处一直有条小河,属于是高山雪化后形成。沿着小河,自然形成了一条商道。虽然一路渺无人烟,怪兽众多,不时还会出现几支零散的匈奴骑兵小队,但由于是结队而行,有常在河边走领着的五十几名铁骑会成员,又有云飘然带的二十来名西北刀客,这过玉门,走敦煌,直到嘉峪关,一路都没出现什么大问题。

    越过长城进入陕西地界,这地段就不怎么太平,匈奴人从长城沿线一字平铺,全线展开攻势。陕西方向目前已经进至西安城下,大家一路都很小心,前布探哨,后排尖兵,但无论怎么谨慎,最终还是没有能躲过似乎无处不在的匈奴人。

    匈奴人现在已经代替了原来各个城外的野猪或者其他什么低级怪物,成了大家用来练级的主要对象。李默他们一路走去,凡是小队出现的匈奴人,都会被躲在山林野地里的玩家偷袭。而若是大队人马,则一声呼啸,散入到山林中无影无踪,把老祖宗的精华学得是炉火纯青。

    李默试图一路招募几位高手,可这些玩家玩游击上瘾,大都不愿意服从他人管束。想来也是,游戏里现在数百势力,人数都并不是特别多,就因为玩家进游戏,图的是个开心,在现实里被父母、老师或者单位领导压着,进游戏还得受人指挥,不是人贱自己找罪受么?

    往前看,见铁骑会的人仍然一板一眼地干着自己的事,分工严密,配合熟练,李默不由得有些佩服他们那个自己尚未有缘一见的会主。若是换成自己,如何可能打造一支真正的万人骑兵?仙湖村的一帮家伙肯尽心出力那凭借的是大家的感情,可他就是再如何擅长交际,朋友也不会超过一百,所以打铁谷的人数一直没什么的长进,大量事务是靠npc来负责。这些npc用来防守到不错,进攻时就不怎么好使唤,一个命令发下,除非阵亡,否则就是一根肠子通到底。战场上千变万化,这怎么能行!

    这时突然前面传来信息,似乎是有人拦道。李默回头望了一眼,云飘然点点头,李默催马上前。刚刚靠近现场,远远看见个熟人领着一百多号人正和常在河边等人对阵,根据听到的几句话,客气点说似乎是要买马,不客气的说就是想抢劫。他心里略微一合计,回头望着跟来却一直沉默不语的林月,“是我们的敌人!”林月虽不认得打头的家伙,却认识其身后那帮人的穿着,点点头,打马回身,吩咐大家小心。李默看着她沉默的背影,心里有些难受,一夹马腹。

    听到有快马疾驰而来,智多星抬头一看,见是李默。敌人当面疾突而至,马上一手拔剑,一手高举,但未等发声,一串快如闪电、密如连珠的箭影已经直奔其面门、咽喉等要害,本能地耍出一团团剑花,身体在马上后仰,跨下坐骑高高立起,两个前蹄飞舞。

    一人一马,只负了点轻伤,居然就挡下一轮三连珠,李默有些吃惊。智多星也是个老手,见李默从左边冲来,左脚甩镫,试图藏身马右。可惜李默目前已不再是原来那个菜鸟,早已从自己马上跃起,合身飞至。

    见李默的飞腿带着呼啸直奔自己头部,智多星反手就是一剑削回。李默的霹雳赤龙刀突然出现,狠狠砍在他的剑上,运劲一压,跟着凌空翻了跟头,双脚砸向智多星的头顶。智多星反应也不差,运出全身内力一崩,巨大的力量将李默抛起,跟着他整个如同个转轮一般从马腹下呼地转过,迅即出现在马的另一侧,一剑劈向李默的背部。李默左手抓住马鞍,侧身回刀架开,跟着手腕一抖,霹雳赤龙刀带着淡蓝色的电弧反击回去。

    两人兔起鹄落,就在马背上瞬间交换了好几手,把周围一般人看得眼花缭乱,心里都暗暗吃惊。智多星吃惊的是对方武功之强,而自己原来远远高于对方的内功现在已经没有了明显的优势。李默则吃惊于对方变化之快、动作之连贯,就如同平常时时刻刻在练习,几乎是不假思索。

    很久没遇到这样能打的对手,李默精神大振,智多星却暗暗叫苦。他手里的剑也是把好东西,但却挡不住霹雳赤龙刀一波接一波的电弧,自己内功再怎么深厚,却也免不了手臂酸麻,动作越来越慢,只求能拖延一时,待自己手下过来帮忙。但他的手下这时却被铁骑会和横山堡的人拦在一边,也不知道为什么,双方谁也没有先出手。

    “两位当家的请暂且住手!”常在河边走眼见大战将起,赶忙冲出,意识到两人武功都很高,出手精确,带着侥幸心理冒险跳到马背上,挡在两人中间。两人果然不同其他人,隔着他的身体又对阵了三个回合。

    这次智多星终于落在下风,李默在他身上划拉出两条大口子,满意地飞回调皮鬼背上。智多星也不敢多纠缠,放马回到本队,瞅着自己人多,心里有了点底气,喘口气,脑子里瞬间盘算清楚,脸上突然露出优雅的笑容,“随风老大的武功真是厉害!佩服!佩服!”

    李默见智多星突然服软,知道他这个人素来喜欢算计,现在对放手一搏没有把握,想就此下台。他自己盘算过,目前打起来对自己的好处更少。从打铁谷赶来接应自己的人现在九刚过汉中,从这里到长安,一路不是匈奴人就是秦盟的人,能不破脸最好。也不答话,冷冷地盯着对方看了几眼,不再搭理,掉头就走。

    智多星很聪明,也不多纠缠,随意丢下几句场面话,领着秦盟的人迅速退走。常在河边走目送对方消失,赶到李默身边,“随风老大,前面我们还得再走好几个钟头才能越过西安,这一路……”

    李默很清楚对方的意思,“行!我们找条远路绕着走。我谷里接应的人马上就到。”常在河边走笑笑,觉得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一点不累!走到前面一个小村子,找出份当地地图,讨论来、讨论去,最终选择从西绕过长安,走上条用来练级的小路。

    为了避免对方纠集人马赶来,李默特意留下负责断后。还好游戏里的路没有痕迹一说,一路只需把马粪清理干净既可掩盖大队人马的行踪,工作到不是很多。这一路树林茂密,道路崎岖,没有匈奴人的影子,但到处是八十到一百级的各种怪物,行进的速度慢下不少。不过令人意外的是,遇到怪物攻击,一路带着的这群马居然能够还击,虽然不是魔法类,但四个巨大铁蹄再加撕咬和猛烈的冲撞,数量又不少,很是厉害!

    根据路程,应该已经绕到了长安的正西方,身后一直没人追来,大家松了口气。刚刚爬上一座山头,却见远处一股冲天的浓烟冒起,李默从后队赶上,感觉很熟悉,和他放火焚烧南阳城时的情形非常相像,“老常,前面有人在攻城。看一下地图,应该是什么地方?”

    “应该是凤翔吧!”常在河边走尚未回答,云飘然接口,随后又加上一句,“这是古称,现在叫宝鸡。”李默点点头,凤翔、长安、汉中三地为陕西要地,看来是女娲指挥下的匈奴人兵锋已经直指这里。

    常在河边走脸色有些奇异,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云少,随风老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凤翔与长安之间的一个小镇。我本来考虑穿过这里,不用靠近长安和凤翔两座大城。这两城都有比较大的势力存在,我们带的这批马很令人眼红,所以我想尽量避免无谓的冲突。”

    云飘然脸一红,而后点点头,爽快地承认自己的失误。李默这时正好接到前来接应的吹牛上天的信鸽,迅速把自己的坐标回复过去。这时云飘然和常在河边走正在商量下面该怎么办,见李默将信鸽放至蓝天,不约而同把拿主意的人物交到他手里。他想了想,回头望着林月。

    林月这几日很少说话,此时遇到李默的眼光,明白他的意思,“我们还是在附近树林进而休息一下,能不与人发生冲突是最好!”

    三个男的同时点点头,分头安排大家找地方扎营。营地刚刚立好,马群突然开始骚动,跟着树林里出现几名斥候。等他们全部严阵以待时,一大票人马赶着各式各样的车辆出现在他们面前。

    “哥们!别紧张,我们是秦盟的。”一人排众而出,说话很客气,但神色中有股说不出的骄傲和自豪,“刚才我们老大领着我们突袭了前面匈奴人一个粮草营地,杀了好几千匈奴兵!”

    常在河边走是个生意人,见对方的人连绵不绝,眼瞅着有好几千,马上报出铁骑会的字号,以及自己一行人的目的,不过有意无意地隐瞒了李默的存在,毕竟他和秦盟可是冤家对头。这时树林里涌出一群骑马的人,为首几人中正好有老对头智多星,神色十分兴奋。

    常在河边走暗暗叫苦,可若是让他置身事外,却也做不出这种事。这时智多星早已经看到他们,转头和身边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说了几句,几人同时上前。

    “随风谷主,这是我们老大,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头。”智多星似乎并不想找茬,说话很客气。李默点点头,脸上带出笑容,“知道!当然知道。游戏里第一高手,华山大弟子,那一瞬间光华!”

    “嘿!名字太长,不好称呼是吧?”那一瞬间光华一脸和煦的微笑,“随风谷主就叫我光华好了。”这人鼻直口方,国字脸,目光炯炯有神,长得十分阳光,很有些亲和力。看他身边一帮人,神色都透着股彪悍的目光在李默身上来回扫动,目光时不时飘到他们身后那上千匹马的身上。常在河边走心里益发打鼓,游戏里几千万两黄金、换成现金也有好几百万,说不引人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嘿!行啊!光华老大尽管叫我随风好了。”李默看对方似乎并不想马上动手较量,自己处于劣势,也不会傻到主动去挑衅对方,回报以淡淡的微笑。“前面烽火连天,我还以为匈奴人杀至,正想着该怎么办。”说着目光引着对方的视线投到丛林中不断通过的车辆和马匹上,“没想到是秦盟出手!这一出手,着实不凡,看来收获颇丰啊!”

    那一瞬间光华微微笑着,“都是兄弟们齐心!若是我们玩家都这样,也不至于让匈奴人打到这里。”

    这话说到点子上,确实是!李默点头附和。那一瞬间光华似乎做出了最后决定,

    “随风谷主,到了汉中,请替我和血中花老大说一声,就说以前我们秦盟和他相斗,那是内斗。既然大家玩游戏,这种事情难免!现在外敌入寇,还是一致对外的好。”

    李默心里奇怪,这时正好有只信鸽赶到,他打开一看,笑道:“光华老大还是自己和他说吧!他和我谷里的一帮兄弟马上就到。”

    众人一听,本来还有些歹念的家伙顿时暗算庆幸,常在河边走则长出一口气。别看这支队伍里他铁骑会人居多,但这一路过去,若是没有天龙帮和打铁谷两家人马接应,眼下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他要想平平安安把几百匹马送到已经退到徐州的铁骑会手里,实在是件困难事。

    “那好啊!”那一瞬间光华眉头一挑,“几次对阵,我都还没和血老大对过面,此次正好一见。”这时李默注意到智多星脸色一红,旁边几位神色都有些变化。

    没多久,天龙帮的大旗从林中飘出,血中花领着近千骑兵一路浩浩荡荡地过来,远远地见到李默就打招呼,而后转向那一瞬间光华,没急着说话,仔细地盯着对方。那一瞬间光华丝毫不肯示弱,举止有度。血中花点点头,“那……光华老大,秦盟动作就是比我愉。本来我还打着一箭双雕的主意,此次来,既是接应我兄弟随风,同时也瞄着前面那匈奴人的屯粮大营。没想到光华老大先出手一步,害得我冲了趟空营,吃了一鼻子的灰。”

    “嘿!血老大,看来我们俩这也算是英雄所见略同。”那一瞬间光华笑着应道。

    “刚才我还正和随风谷主讲,这次匈奴人杀到我们面前,是该我们一帮人放弃内部纷争,共同对敌的时候了!”

    血中花马上听懂了,仔细望过对方的神色,没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淡淡一笑,“是啊!这次女娲指挥匈奴人围了你的长安和疾风堂的凤翔,兵锋马上就将直指我们天龙帮所在的汉中,嘿!我们三方就是想接着打,也得先把面前的匈奴大军解决掉才行啊!”

    “不错!”那一瞬间光华见血中花口气不是很硬,大蛇随棍上,“这样!我代表秦盟给血老大和兄弟们表个态,没把匈奴人赶出长城前,绝对不与天龙帮进行帮战,也绝不会窥视天龙帮的地盘,血老大觉得我这诚意够么?”

    血中花犹豫了一会,点点头,“行!我也可以代表天龙帮同意这个条件。不过,你的人若是想通过我的地盘输送物资和修整……”

    “我们一定会事先与血老大协商解决!”智多星插口,代替那一瞬间光华许下条件,“我们的人绝不会进汉中!只求在汉中与长安之间找个合适地方建立后勤基地,就此我们可以支付租金。”

    血中花沉吟不语,身后的晓行接口,“这个可以!但基地必须在我们控制下,由我们负责保卫。”智多星觉得这要求有些难以接受,面露不愉。晓行冷冷地加上一句,“古有刘备借荆州,一借不回头!嘿!你们这一借,我们也不得不防。”

    “各占一半如何?”那一瞬间光华听晓行一说,似乎是觉得对方说得有理,但自家的后勤基地没自己人照顾似乎也不行。血中花觉得这到可以,点点头,“行!就一家一半。”

    三言两语把事谈好,秦盟的人押着才抢来的物资走远。李默望着他们的背影,语气很淡,“这秦盟怎么突然转了性?”

    “嘿!”血中花冷笑一声,“他们哪会是什么善茬?还不是被现实给逼的。现在他们的大本营长安被围,疾风堂又脱离秦盟,和魔教其他几个玩家组成的派别一起占了凤翔,与他们分庭抗礼,形势逼人啊!”

    “哦!怎么会?”李默侧头望着血中花。血中花明白他想什么,笑道:“兄弟你不知道,这位‘天下第一高手’机关算尽,可眼下局势突变,关中目前已经不再是他秦盟一家独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傅小官董书兰〕〔小纨绔他有点乖[穿〕〔重生回到刚就业时〕〔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有够李谱的穿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幼崽期禁止携汪出〕〔清穿之四福晋不爱〕〔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继母不慈〕〔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穿越神雕:全真第〕〔沙雕师尊每天担心〕〔开局抽到npc身份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