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吴霸春秋〕〔重生战斗民族富二〕〔天降龙医〕〔就他嚣张吗〕〔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皇冠亦有所属〕〔海贼我在洛克斯船〕〔战神归来陆云叶倾〕〔大炎不良人〕〔都市修真邪帝〕〔精灵宝可梦之梦境〕〔韩拾初虞初蝉〕〔荣凰〕〔星际:她靠治疗异〕〔震惊!太子会读心〕〔我成帝了金手指才〕〔只想当山贼的我怎〕〔那年1981〕〔谋夺凤印〕〔精灵:我能穿梭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四卷 第二十九章 炭头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上海那地方,不论是商界、政界还是黑道,本地势力都非常强!”段杀轻轻说着,注意到董浩堂正树着耳朵在一旁听,没往深里讲,“要在国内立足,尤其是要在国内经济界立足,上海是个必须占住脚跟的地方。但何老板想插只脚进去,当地的‘阿拉上海人’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听到这些,董浩堂嘴角边隐约掠过一丝微笑,将头转向张亚一方,兴致勃勃地加入到游戏讨论中。赵锦豪抬头在他身上扫了一眼,轻轻地喝下口咖啡。

    李默当时已经听得很明白,就是说可能与雄震或杜老大发生冲突的,只会是比较注重经济利益的何老板!虽然也同样是有关组织的事务,对他来讲意义却是略有不同。这样的话,那张u盘里的东西就会变得十分有趣!

    转念一想,还是先不管这个,u盘里无论有什么东西,都要有足够的实力去运用才行,得再等等。李默自认若是搞点直接的行动到不在话下,搞内部斗争却还是个菜鸟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回家和丁蕾亲热过,全身舒坦。丁蕾人漂亮,身材特别性感,属于世间少有的尤物,李默特别享受两人鱼水之欢的感觉。认认真真地练了遍龙拳,精力恢复,钻进游戏舱。

    入耳是凄厉的长鸣,天空似乎是黑的。李默抬头一看,无数的大雕此起彼落,跟着就传来兵刃带起的风声。探头一看,那可恶的匈奴人正骑在自己眼红不已的黑炭头身上,挥舞着狼牙棒,跟大雕们斗得不亦乐乎。附近全是一具接一具的雕尸,雕羽在地上落了厚厚一层。

    此时也不知道匈奴人和大雕们争斗了多久,不过据李默自己观察,那家伙地凶劲有点后续不足的味道,常言道:趁他病,要他命。这个机会可不能放过,心到手到,一记连珠箭离弦而去。

    那匈奴人也不知道系统如何设计的,大棒一挥,击碎一支大雕的头颅,把另外两只赶开,腾出一只手,居然在三指间接住两支箭,冷哼了一声,将箭夹为两截,阴冷的双目望向李默。

    李默先是一惊,跟着又是连珠箭接连珠箭,他就不信这个邪!那家伙一边驱赶大雕,一边催马朝李默这边挪动。而李默则边射边后退,待到了河边,拉弓呈满月,放出最后一记连珠箭,跟着转身就往河中跳。跳到半空,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这最后一记连珠箭怎么……怎么看着似乎同时发出了三支箭!

    “哗啦”一声,李默正奇怪着,背部已经落水,放水前最后一眼,似乎看到那匈奴人肩膀上插着一支箭羽。落水后想笑却没能笑出,又感觉到对方不顾一切地追到河边,赶忙扑腾到河中心,沉到河底,又偷偷潜伏回岸边。

    大雕们似乎对河水很有些畏惧,那匈奴人离河边大约还有十来米,大雕们就罢手不战,只在空中盘旋。那匈奴人到了河边,从黑炭头身上跳下,左手还死死拽着黑炭头脖子上的鬃毛不肯放。那黑炭头努力挣了几下,没能甩脱,还没那家伙挥舞着碗口大的拳头威胁过,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耷拉下美丽而高傲的头颅。

    那家伙见黑炭头认输,转头望向河里。李默心里一动,往后退出一段,正好躲开对方挥入水中的狼牙棒,跟着一侧身,让狼牙棒带出的巨大水流擦身而过。就这样,胸口仍是一阵闷塞,好半天回不过气,差点被逼出水面。

    那家伙在水中厮扰了一阵,见没有什么动静,这才把狼牙棒放到一旁,单膝跪下,将肩膀上的箭一把拔出,同时闷哼了一声。他慢慢把软皮肩甲脱下,可以看到箭是从肩胛下沿的的缝隙中射入,也不知道有没有射中肋骨,但血出得并不多。他用手捧了些河水清洗伤口。

    正洗着,李默的长剑闪烁着金光(五行金属性特技断金劈)如响尾蛇一般从河中跃出,顺着对方回收的右手,从腋下扎入,直刺心脏。那家伙一声惨叫,全身肌肉绷得紧,反手抓住长剑。李默再次运功,剑身发出赤红色的火光(五行火属性特技烈焰斩),刺耳的摩擦声中,剑身再次朝那匈奴人的身体里前进了一段距离。那匈奴人发出一声痛极而厉的断喝,一股巨大的力量随着他的呼喝升腾而起,一下将剑崩成几小段。

    李默早已毫不犹豫放手,合身跃过反激而至的碎剑,扑在对方侧后,在其身上连续三个五连击的组合拳脚,无一式重复,有泰拳膝、肘技,也有中国武术里的拳打脚踢,最后是以一个漂亮的旋风披挂脚砸在对方的头顶顶门心上结束。piaotian小说网手机站

    望着那匈奴人圆瞪着的双眼,见其大有死不瞑目的架势,李默落地摆出一副电影里历久不衰的经典造型,轻轻合上对方的眼皮,顺势手巴掌往人脸上一推。待对方直直倒下,死得通透,方才吸气收势,整个过程就差发出那一连串高声奸笑,要不就显得比较完美。

    雳赤龙刀!嘿,终于成功抢回,先庆贺一个!小心插回背上。那个丢在地上的皮质肩甲可是好东西,上面镶嵌着金丝一类的金属物,居然是高级灵器,有五千多的防御,还带一个特殊的防御技能——无敌金刚身。赶忙套在银月魔狼皮制成的胸甲外,摸着纹路细腻的表皮,心里顿时感觉那个踏实!自我陶醉了一会,接着干活,翻到一本书,毫无疑问是武当遇真观的镇观之宝《太乙逍遥神功》,懒得还给清阳,伸手就翻,却无法打开。

    靠!原来是个任务道具,李默暗骂。那可就不能便宜武当那帮老家伙,得敲个好价线才能放手,他一边算计着,一边将书塞进背包。再仔细搜过这家伙的身体,除了一块千年陨铁和几锭黄金外,再无其它物品。

    本还想弄点药和食物,看来这家伙也是一路上消耗殆尽。李默打开人物面版,连珠箭变为三连珠,大喜!有了这个,他完全可以秒杀普通玩家。此外猎人技初级部分的已经全部练成,系统提示到六十级以后可以去程村学习中级技能。

    起身提起一旁重达380的狼牙棒,居然和打怪至尊的双锤一样,以李默现在已经上了一百的力量用起来都还不够,真是夸张。不过东西却是好东西,高级灵器!虽然现在游戏里的黄金和武器一直都在跌价,但高级灵器可是目前等级最高的,整个游戏里为数也不过一、两百,对应着用游戏里的黄金进行交易,反而是涨了不少。这东西若拿去给清石流泉负责拍卖,相信无论怎么搞,至少也该弄给一千多万两黄金才对,够他替打铁谷装备几百名骑后的。

    收拾完战利品,李默直起身,却见黑炭头正在不远处吃草。大喜!估计这小子对自己将其从万恶的匈奴人手里解脱出来那是感恩戴德,所以自愿投身于他帐下做一匹听话的小坐骑。

    一想到这,李默脸上露出股掩饰不住的得意,乐呵呵地走到黑炭头面前,正想伸手拍拍对方漂亮的脑袋以示嘉许,没想黑炭头迎面就是一蹶子,把他踹得屁滚尿流爬到一边。

    这小子看来还不服人!李默趴在河边,想了想,决定以德服人!双手捧了湾清水,小心凑到黑炭头的身前,一脸和善的笑容,做出各种可笑的动作。黑炭头到也看懂了,喷出个响鼻,几口将水喝了,又偏过头。李默大喜!屁颠屁颠地又捧了几趟,待黑炭头喝足了,伸手想摸。

    没成想,这黑炭头过河抽桥,完全是个没良心的家伙!猛地高高竖起,长嘶一声,两只前蹄踹出一团幻影。从那剧烈的风声就可以判断出,挨上一下十有八九就得要了人的老命。

    李默大怒,决定不再理会这无耻的家伙,掉头沿着河边朝来处走去。走了没几步,听到身后传来清脆的马蹄声,黑炭头似乎跟在他身后。这次他可不会再自作多情,一个劲闷头往前。

    头顶上的大雕徘徊嘶鸣,一直到李默过了那巨大的河中高地,深入草原,方才盘旋飞舞着,逐渐回归到自己的领地。这时黑炭头似乎来了精神,轻快地从他身边跃过,高速跑出老远,在草原上尽情地撒着欢。

    原来这小子是怕大雕们啊!李默这才醒悟。看来又被黑炭头利用了一把,心里实在是不甘,但仔细想想,自己似乎也没吃什么亏,就是不能收服对方给自己骑而已。哪条法律规定了的,是马就一定要给人骑?

    想到这里,李默想起虎头,觉得这世间的某些动物,有时比人可亲得多,还是由得对方自由自在的好。宇宙第一、天下无敌的阿q大法开始发挥作用,心态变稳,悠闲地跟着黑炭头的身后。黑炭头是个挺好逗人的家伙,自个儿欢撒够了,又跑到李默面前跳来跳去,就是想逗他发火。

    面对这种挑衅,李默的应对方式就是随地捡起一些小石头、土疙瘩一类的乱抛,而黑炭头则拼命地显摆着自己的身法,闪来避去,用肢体语言告诉他:没打到,就是没打到,你能怎么着?把李默惹急了,甩手就是一记暗器手法,土疙瘩打在它漂亮的背上,炸开团灰尘。黑炭头顿时跳出十几米外,而后偏头望着他,犹豫了一会,又蹦蹦跳跳地回到李默身边,故计重施。把李默逗急了,又是几下,它则使出浑身解数来躲避,居然进步飞速,逼得李默也得必须拿出点精神来认真对待,免得把脸丢在这小子的面前。明显看得出这小子挺享受这种运动,精神头十足,目光闪闪发亮。一人一马,就这么结伴走了一路,玩得不亦乐乎。

    来到上次与马群相遇的地方,李默心知离别时间已到,心里掠过一丝黯然,兴致大灭,停手不肯再玩。黑炭头在他身边不断做出挑逗的举止,他却不为所动,一味挥手让它离去。黑炭头闹了一会,见得不到任何效果,长嘶一声,一溜烟跑了!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把李默气得,心里好生难受。

    望着黑炭头优美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下,李默无奈地转向南方,走了不久,终于来到一处河湾。隔河可以看到隐约可见莽莽戈壁的影子。回头留念地望了眼这片大草原,隐约看到远处高耸入云的山峰,突然想起怀中的小雕,赶忙放出。

    小家伙似乎有些肚子饿,在草地上摇摇摆摆地走了几步,精神头萎靡不振。李默赶忙去捕猎了一只羚羊,割下块胸脯内,用匕首切碎成渣喂在它嘴里。小家伙挺能吃,一口气大概吃了有四、五公斤,比它的身体还重,方才满意地扑腾下翅膀,在他脸上啄了几下,而后把头伸到他怀里,闭目养神。

    李默抱着小家伙,升火把四只羚羊腿烤熟,自己吃了点,其它放进包裹里收好,而后深吸口气,渡过河。刚刚上岸,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长嘶,他赶忙回头,就见黑炭头站在河对岸他刚才升火烤食物的地方,静静地望着他,而后又是一阵长嘶,似乎叫他回去。

    李默有些奇怪,朝黑炭头挥挥手,转头欲走,只听数声嘶鸣连续响起,显得十分焦急。他回过身,黑炭头一见,从河边山丘冲下,到了河边有些犹豫,跳进水里,感觉不对,又重新跳回。

    身随心动,李默的掠影柔云步自动运起,掠过大半河面,沉入河中。黑炭头跳进河里,待河水淹没到马腹,不愿意再走,探头朝水底望。正奇怪呢,李默哗地一下从河里冒出,勾住它的头。

    黑炭头顿时受惊,猛地一甩头。李默早有准备,放松身体,但手劲却不松,连续甩了几下,被他找到机会荡上马背。黑炭头几步退回河岸上,正想做动作把背上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甩下,李默却已经自动落地。来到马头前,轻轻抚摸着它光滑的背部和长长的脖子,最后来到正面,拍拍它的两腮,用额头触过对方湿乎乎的鼻子,不由自主地亲了一下,抬起头,“你这可爱的小黑子,若是愿意和我一起,就和我过河;若是不愿,哥哥我还有事,我们就此告别。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再来此处寻你。”

    黑炭头似乎听懂了,朝李默脸上打了几个响鼻,用鼻头轻轻拱了拱他的脸。李默这一瞬间也明白了它的意思,和它亲昵了一会,轻轻后退几步,翻身跳入河中。待上了对岸,回身望望那黑色精灵。精灵轻盈地奔上山岗,望着他,突然高高立起,发出声悦耳的长嘶。

    李默摇摇手,全力压制住自己心灵深处不断涌出的、试图反悔的恶念,头也不回地冲入荒无人际的戈壁滩。

    此后几天,李默非常忙碌。俱乐部面临着比赛将至,连魏明在内勉强凑够七名正式比赛的选手,大家都在抓紧一切机会练习。他疯狂地蹂躏着王天锤跟洪业两人。王天锤基础好,在李默和魏明的亲身指点下,进步飞速,完全可以胜任比赛。而洪业则抗击打能力强,以前打人少了,比赛经验不足,两人专门磨练他这个,相信经过几场正式比赛,一定会让人刮目相看。至于阿杨,只能尽量想办法给他挑几个比较弱的对手。本来有魏明在,他完全可以放心,但怕的就是到了关键时候,因为身份原因,魏明反而不能上,那就得靠其他人了。毕竟不是大通关,自己就是场场胜利,每次对抗的五场比赛里,也不过只是赢下一场,其他人只要有三个输,最终成绩就还是个输字!

    学校里则是学生会委员选举,虽然一切都由学校领导安排,但他和林馨两人总得经常露个面。还好有张亚、赵锦豪、董浩堂跟一帮兄弟、姐妹在旁边助阵,人多主意多,力量也大,忙虽然忙点,过关的感觉还是蛮轻松。唯独就是见杜笑楼成功出任学生会副主席,令人感觉不怎么爽。

    至于组织那边,除了带着四女去上飞行课,就是不时去赛车场坐镇,自己也练练车,免得技术生疏掉!除了摔过两跤,到没什么其它事,很平静。

    说到摔跤,以霍颖为首的四女似乎天生都喜欢开飞机,喜欢翱翔在蓝天上的感觉。没事就开着她们的新跑车往俱乐部飙,才听了一个多月的课程,一个个就也在教练的陪同下上天翻跟头。

    这还不算,四女还在学习花样跳伞。花样跳伞这运动可需要点胆量,先开始是在地面的喷气机上练习,一个不小心就给吹飞,就是李默自己上去都是一千个小心。四女却对此甘之如饴,那兴奋的样,既让人担心,又让人痛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大唐:开局继承十〕〔我,演技炸裂〕〔海贼:开局顶上盘〕〔就他嚣张吗〕〔李凡小说养鸡养鱼〕〔大炎不良人〕〔月薪两万我成了首〕〔荣凰〕〔海贼我在洛克斯船〕〔快穿黑化大佬饲养〕〔原神:我真没想当〕〔和离后,世子爷天〕〔蹭网异世界〕〔师姐,我不想努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