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吴霸春秋〕〔重生战斗民族富二〕〔天降龙医〕〔就他嚣张吗〕〔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皇冠亦有所属〕〔海贼我在洛克斯船〕〔战神归来陆云叶倾〕〔大炎不良人〕〔都市修真邪帝〕〔精灵宝可梦之梦境〕〔韩拾初虞初蝉〕〔荣凰〕〔星际:她靠治疗异〕〔震惊!太子会读心〕〔我成帝了金手指才〕〔只想当山贼的我怎〕〔那年1981〕〔谋夺凤印〕〔精灵:我能穿梭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四卷 第十二章 危机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看来对方已经潜藏到了他的能力范围外!那人准确地进行过此次伏击以后,马上选择了退却,很明显是个非常厉害的老手。李默可以肯定他或是他们将在前方重新埋伏,寻机再次偷袭他们。退回到出发点,赵锦豪已经把胡明山的全部装备卸下,还没用过的食物和水四人平分,子弹补充了几颗给那两个乱开枪的家伙,剩下的连枪一起揣进自己怀里。

    眼下天气大坏,估计所有的人都不能前进,四人商量了一下,就地找了个避风处,飞速挖了个雪洞藏进去。至于胡明山的尸体,只有咬牙不管!为了活下去,谁也不能再去浪费宝贵的体力。高进的行为则更加恶劣,直接把他身上的衣服扒下,披在自己身上。燕风玄虽然很愤怒,但却无可奈何。

    外面天色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风中开始飘起鹅毛大雪,呼呼地风声异常刺耳。李默望着面前的四人,耳朵里听着洞外,心里则如翻江倒海一般。

    “李默,敌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快赶到这里的?而且还埋伏这么准!你想过没有?”赵锦豪突然开口,“我们若不解决这个问题,下面死的就会轮到我们中的一个。”

    李默没回答,洞内沉寂了好一会,燕风玄才艾艾地说道:“我估计对方也是和何少峰他们一样,准备了少数几个人的滑雪工具,所以提前派出一、两个人赶到必经路线上埋伏。”看来他对李默说的只有一个人的说法仍然有所存疑。

    高进很不服气地质问道:“没地图,没卫星定位仪,就凭在飞机上看到的地形和指北针,他就能准确地堵在我们前面?这也太扯了吧!”

    “若是他们事先就在这里了解过地形呢?”燕风玄当即抬起杠,却提醒了其他三人。外面的风雪此时已经大得让人绝对无法立直身体,四人随意吃了点东西,耐心地等待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场暴风雪虽然弱下,却还没有丝毫即将退却的迹象。望着昏昏欲睡的三人,李默突然心生一个想法,打开洞口,三人当即被寒风吹出精神,诧异地望着他。

    李默没解释,解下背包,小心地钻出洞,趴在雪地里适应了一下。感觉没问题,让赵锦豪把洞口堵上,而后根据记忆,顺着那条痕迹往南爬。大约半个钟头后,来到脚印消失的地方,他再次沉浸到思维世界里。很快在右前方近百米的敌方发现一个单人的雪洞,一个白种人卷缩在内,似乎睡得挺香。

    李默小心翼翼地爬到那洞附近,感觉到那人突然睁开眼,活动了下身体,似乎抬起身看了下手腕上的表。他赶忙趴低,躲过对方的视线。正想动手偷袭,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突起,仔细一看一摸索,发现对方居然在洞口附近支了个和他背包里一模一样的钢夹。

    脑子一转,李默想到个比较损的阴招。小心地退出一段距离,而后拿出背包里的钢夹,重新爬回对方藏身的附近,在认为对方最可能进出的地方小心地刨出个坑支好。不用他自己怎么动手,很快大雪就把夹子完全掩盖。

    重新摸回到自己洞里,李默面对三人奇怪的目光,什么也没说,闭目养神。时间慢慢地过去,豁然一声惨叫传来,把四人同时惊醒。高进正想探出头,被李默一把拽回原位坐着。他看看洞外,雪确实小了,但并没有停,也没到能冒雪赶路的地步,示意大家继续等待。

    惨叫声先是很响,而后时断时续,最后砰地传来一声枪响,把大家都震了一下。此时李默脸上的神色很怪异,似笑非笑,居然令人看着有些心虚发寒。见他没说话,谁也没敢开口,静静地等待着。

    又过了半个钟头,确定对方不是在故意引诱,李默淡淡一笑,“喂!哥几个,该我们出发了。”说完领头钻出洞外。四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三百来米,看到一具尸体,蓝色的眼睛已经变得死灰。由于是枪插在口中后扣动的扳机,后脑勺洞开了老大一块,脚上被钢夹打得血肉模糊,隐约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头和筋腱,如同才从冷库里推出的冰冻猪肉。

    “是艾迪!美国人,纽约博南诺家族的助手,出身阿拉斯加,加入过海豹突击队。现在据说是个著名的雇佣兵,擅长埋伏刺杀。”赵锦豪对敌方的人手到很是下了点功夫。

    李默将地上对方埋设的钢夹拣起,塞进自己包里,冷笑了一声,“把他身上的装备扒下来,枪归高进,食物和水赵锦豪带上,其它的工具由我和燕风玄分背。”高进二话没讲,凑上去也不嫌恶心,把枪和钢夹通通取下,在对方身上擦过血迹,收进自己包里,然后去翻那家伙的身体。

    就在这时,大家发现尸身上有轻微的闪光,拉开手袖处的蒙布一看,是个腕式手表型的微型电脑,有信号接收功能,一盏小灯正在不停地闪动,显得很剧烈。从手腕上解下,李默拿起仔细查看,打开声音,就听到轻微的、滴滴不断的报警声,精细的小屏幕上闪烁着几个小光点,旁边一竖显示着经过计算后的数据。

    众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几乎同时开始脱下背包。经过反复十几次测试,在背包上都发现了一片薄如蝉翼的信号仪,被缝在背带的内部。心中百味纷涌,又惊又怕,全身燥热,破口大骂。

    正骂着,李默突然听到一阵响动,伸手示意三人噤声,跟着带头散开,藏进树后的雪窝里。头顶山脊上有群人滑雪经过,一听人数,只有六个!但从来的方向判断,应该是何少峰一行人,有些奇怪!联系到现在方才赶到,居然落后于他们,李默暗想,会不会是在树林里采集材料时有人中招,所以把时间耽搁。

    一行人行色匆匆,很快就过去。高进正想用刀把信号发射仪割下来,被李默制止,“行别!暂时作个诱饵,你可以换用他的包。”

    “对!让对方以为我们只剩下三人,才能突发奇兵。”赵锦豪在一旁附和,燕风玄马上接口:“那也该让默老大背,以他的本事,做奇兵才有用。”高进正在干得欢,听到这么一说,赶忙放手,“是!是该李……默老大来用。”他这话一出,李默在队伍里的首领地位正式确定无疑。这也正是他本人一直在设想的,拍拍高进肩头,“你滑雪比我好,手枪玩得也利落,还是你来做奇兵,不然我也不会让你用对方的枪。”

    既然李默如此分派,另外两人就没再发表意见,迅速收拾好,四人奋力向前追。天色将晚,若不开启头灯则根本无法前进,但若是开着,嘿,后果可想而知。赵锦豪把灯取下固定在自己手腕上,李默觉得这方法蛮有道理。如此一来,在黑暗中,对方不容易瞄准连续运动中的目标。

    往前滑了将近一个钟头,由于有人在前开路,省下探路的功夫,李默等人技术虽然差点,但也逐渐跟上何少峰一行。刚刚准备翻上一个山丘,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声,四人“扑嗵”一下趴倒在地。这是狙击步枪的声音,不比手枪,大家都把头压得非常低,恨不得能把身体塞进地里。

    由于天气影响,这距离李默的特感没有任何作用。他只能隐约感觉到山丘的另一侧,何少峰等人也被压制在死角里丝毫不敢动弹,其中一人四仰八叉地横在雪地里,身上的雪逐渐开始堆积,估计凶多吉少。

    李默这时终于想明白那第一人为什么会独自挡在路上,原来是为了拖住他们的脚步,让其他人有时间赶到这里埋伏。绝不能停在这里,李默把三人招集到一起,声音压得极低,“高进,有胆子一个人往前不?若是有,你从左边过去,我走右。赵锦豪替我拿着包,四处移动,吸引对方注意。燕风玄负责保护。”

    “默老大……”燕风玄神色有些诡异,最后还是说出了口,“我们干脆别管前面,让他们互相纠缠,往右绕过这里,径直前往那座山峰。”这话代表了四人心里最深层、最隐秘的想法,其他三人几乎同时沉吟不语,而后用行动履行了这句话的内涵。

    头脚相连地爬出大概一公里开外,进入一个山沟里,沟里是条结冰的小河或是小溪,谁也不大搞得清楚。四人小心翼翼地从冰面滑过,正准备钻入树林里,清脆的枪声再次响彻天际,连续几声,两记狙击步枪,其它的都是手枪单发。李默的心骤然一紧,又走出一段距离,他突然站住,沉吟了一会,下定决心,“你们三个要么在这里等我,要么自己朝前走,我去看看。”说完毅然决然地放下背包,掉头往回。

    顺着那小河朝南,李默逐渐开始加快速度。他觉得既然老天给了他一种特异的能力,就是要来做事并承担责任的,而不仅仅是让他去保住自己的小命。何不峰他们不论怎么讲,也是自己同胞手足,是自己的队友,再怎么有意见,也不能就此丢下不管。

    在上游一公里处,李默于礁石间出没,小心地重新越过小河,尚未来得及爬上河岸边的山坡,就已经清晰地感觉到不远处隐伏着个人。这不是狙击手,因为他的位置比较低,视野并不开阔,只能充当后卫。但对方明显久经战阵,伏卧在灌木后的雪地里,一动不动,可能是对中国人喜欢左右包抄的招数了如指掌,其所在位置正好卡住可能的包抄方向。

    李默回到小河边,再次往南行走了大概一百米不到,从下风处进入攻击线路。这一路爬得无比小心,如同正要进入捕猎距离的猎豹,轻盈而谨慎。时间是如此得磨人,天色是如此得黑,风是如此地烦。距离看似很近,近得宛如触手可至;却又让人感觉是那么得远,远得遥不可及。他一直保持着无与伦比的耐心,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就是到鼻孔里的热气几乎已经吹到对方的脚底,也没有马上动手,而是休息了那么几十秒。待呼吸调匀,左手轻轻抽出三棱刺,四肢撑地,全身肌肉放松,猛地发力腾空。

    对方似乎突然有所察觉,正想回身,已经被李默轻飘飘地扑在背上,右手摁住后脑勺,压进雪地里;腰部刚想发力摆脱,被他全身一压,而后就是一三棱刺从耳根后斜着扎入,直穿头顶。血和白浆顺着棱槽飙出,将他的手套表面全部染花,而后将白雪点点块块地变红,红得是如此晶莹,让人感觉有些刺目。

    趴在对方抽搐的身体上,李默感觉有些恶心,但身体却丝毫不敢收力,直到对方完全瘫软下去,再无声息,方才轻轻地吁出口气。风似乎就在这一刻变得狂乱起来,将细密的雪花无序地散入空中。

    愣了一会,将对方的手枪收入怀中。李默边爬边搜寻着对方的狙击手。时间过得是真慢!若不是再次响起枪声,李默也不能那么快地在山包上的一棵大树后找到对方。这家伙放了一枪后刚刚移动到那里,正靠着大树喘息。附近还有两人,成三角型埋伏,另有一人在左侧稍远的地方负责掩护。

    观察了半天,李默觉得无论走哪条路线,如何方式行动,都不能确保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解决对手。干脆决定赌上一把,两枪上手,突然跃起,在雪地里连奔几步,双手同时扣动扳机。

    狙击在颈椎上;而三角阵左边的那个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什么,李默右手的枪扣动扳机,“喀嗒”一声,居然没能打响。换左手枪已经来不及,对方已经转身,枪口即将指向他。

    胸口一股火焰瞬间冒出,手腕一抖,哑火的手枪旋转着飞出,直接将对方面门上雪镜砸得粉碎,而后人居然擦着雪地滑出好几米远。没时间查看结果,李默飞速侧翻,另一人射来的子弹擦着肩头而过,火辣的热流让他根本不敢停下动作,而后连续两枪都擦着他的身体飞过。

    几乎是本能,背刚刚靠到某棵树,李默就依照着游戏里惯常使用伎俩,使出“壁虎游墙”。意外的是,居然真给他上了有一米还多。自己心里也是一惊,而后气一松,人当即就往下掉!赶忙右手上抓,腰上用力,身体呼地一下倒上,手脚并用,“唰唰”几下,人整个倒着上了树腰。

    对方剩下的两人正从两面包抄过来,一路躲躲藏藏,但从感觉出的动作看,似乎谁也没意识到他能这么来到树上。等靠近到出击距离,两人相互比划着手势。过了一会,右边这家伙轻轻抛出一样东西,远远地敲在树上,发出一声轻响。左边的家伙马上双手持枪跳出,脚跟还没站稳,就见一道寒光扑面而至,眼神里刚刚落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一把匕首击碎眼镜,深深地灌进右眼。匕首上蕴含的巨大力量将其击得朝后飞起,撞在树身上,翻倒在一边。

    右边的家伙大骇,本能地转身欲逃,“砰”地一声枪响,头部爆开。李默看不到远方开枪的许兵,却能看到何少峰几个人从坡下此时已经爬上,而赵锦豪他们三个也从后面摸来。他从树上若蝙蝠一般斜着飘下,来到狙击手的身旁,顺手把步枪拿到手,而后拽下对方身上的背包。

    何少峰一帮人正在仔细查看五名死者的死法,李默把自己丢出的手枪拣回,拆开成零件,看过毛病,眉头顿时竖起,大步走到高进身边,拔出组织配给他的枪,对着树连扣数次扳机,却只响了一枪!

    所有人先是被枪声吓了一跳,正想喝骂,待扳机空响的声音一入耳,马上住口。李默拔出燕风玄的,这次好点,但也就三枪以后没了作用。不等他再试,赵锦豪已经自已动手,更惨,只打出一枪。

    所有人都试过自己的枪,没一个能坚持到第五发。拆开一看,都是击发组件由于严寒而产生变形断裂。这不可能是事故!大家脸色都有些苍白,未来将面对一个怎样的局面,都很清楚。至于此事背后有什么问题、内幕,只有等他们活下来才有机会去追究。

    李默抢到三支美国人的手枪,和一些食物,把狙击步枪丢给燕风玄。燕风玄犹豫半天,自认枪法不如高进,最后还是和他交换了把手枪,觉得用着双枪他感觉更有信心。

    “李默!”四人套上美国人装备的、明显比他们自制的要好太多的没雪具,正想出发,何少峰走过来,首先表示感谢,而后面露难色地说道:“我们这边现在只有一把手枪是好的,那把狙击已经开了一枪,不知道后面还能不能用,所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大唐:开局继承十〕〔我,演技炸裂〕〔海贼:开局顶上盘〕〔李凡小说养鸡养鱼〕〔大炎不良人〕〔荣凰〕〔海贼我在洛克斯船〕〔快穿黑化大佬饲养〕〔蹭网异世界〕〔就他嚣张吗〕〔我被困在惊悚游戏〕〔华娱从龙套开始〕〔韩拾初虞初蝉〕〔皇冠亦有所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