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吴霸春秋〕〔重生战斗民族富二〕〔天降龙医〕〔就他嚣张吗〕〔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皇冠亦有所属〕〔海贼我在洛克斯船〕〔战神归来陆云叶倾〕〔大炎不良人〕〔都市修真邪帝〕〔精灵宝可梦之梦境〕〔韩拾初虞初蝉〕〔荣凰〕〔星际:她靠治疗异〕〔震惊!太子会读心〕〔我成帝了金手指才〕〔只想当山贼的我怎〕〔那年1981〕〔谋夺凤印〕〔精灵:我能穿梭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四卷 第四章 宿夜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来了就来了呗!怎么这么紧张?”王动有些意外,那猛哥又喝了一杯,“若是单他们一家在东方港我也不担心!可意大利两个家族的人也在这时候到达纳霍德卡。同时,英国过来的那帮雇佣兵已经在雅兹库克训练了近一个月,俄国人却放任不理,这就让人有点头痛。”

    “哦!你担心他们几方之间做交易?徐老怎么说?何老板那边又是个什么意思?”王动连着问了几个问题,那猛哥都只能摇头,最后王动问了一句,“那美国人呢?现在在什么地方?”

    “当然是在阿拉斯加!那里我们的势力等于零,他们有个什么动静我们根本没办法摸清楚。”猛哥一口干了杯酒,起身拍拍王动,“我看啊!情报方面就不要想了,打铁最终还得靠自身硬!输赢如何就看这帮小子们了!不过……”他拖长音调,而后环顾四周几人,目光里透着股蔑视,低头凑在王动耳边,“依我看啊!国内这八个,助手还马虎,主将一个个都是些什么?花花公子,文弱书生,再加一个就会吹牛、充内行的家伙。就邵虎那个师弟还有两把刷子,可人又太孤僻,看着很难合作。这几个啊,不过就是来凑个数,最后会是什么样个结果,终归还是得看二少他们那边。”王动点点头,看来也是这个想法。

    李默喝着自己的酒,侧身看着台上一个个换来换去的美人,再看着斯文地喝着果汁的赵锦豪、抿着酒色眯眯地看着美女身体的燕玄风以及指指点点、大呼小叫的高进,再加上自己看着似乎杀气也不够,感觉确实是不怎么地!几名助手也是默默地喝着自己的东西,很不把他们当一回事。

    回到自己房间,李默准备进入游戏,给家里几人报个平安。这次出门,手机没敢带。找了半天,没在房间里找到网线,打开电脑,无线也没信号,要不就是被干扰了。叹口气,估计与家里的联系是得断上点时间,还是练拳得了。

    正想摆开龙拳的架势,突然想到还是不练这个的好!这是自己压箱底、必须保密的东西,给上面的摄像头全拍下可就不好。转身出门,去到健身房里,这里有个专门练习套路的场地,打了一套武当的技击型太极拳,不过内气运行经过改过,走的是龙拳的路了!反正龙拳练的是功,不是形,得其意就成。

    几路打完,全身舒坦!李默回到自己房间,正准备去卫生间里放热水,突然意识到房间里有人,迅速贴住墙,正想拔枪,突然一想,有摄像头,若是敌人进来绝对不会如此安静。

    探头一看,床上躺着个白花花的女人。放出思感仔细查过房间,没有他人。李默慢慢走到床边,床上是名看着非常年轻的白种女性,也非常漂亮,全身赤裸着趴在床上,睡得呼呼的,神色倒很安详。

    李默静静地欣赏了一阵美女的身体曲线,而后轻轻替她把被子盖上,悄悄拿了换穿的内衣、内裤,打灯调暗,摸进浴室。把门合上,将水温自动调节器调好,躺到滚烫的浴缸里,闭上眼睛。

    水气缭绕,李默神思随之慢慢散出。来到门外,从那熟睡的异国女孩身上掠过,来到房外!外面风很大,异常的寒冷,居然能够强烈地干扰他的神思。他先试着与之对抗,却非常吃力!后来脑袋突然开窃,转为顺着那暴虐的风、那张狂的寒,和着它们的节奏跳动,跟着它们的舞步盘旋,渐渐变得轻松起来,在大自然浩然充沛的力量带动下,御空飞扬!

    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海边,一抬手,一股锐直的风几近无声地穿过李默的思感,准确地钉在楼顶的一个屋檐下。顶楼的阳台上出现张天强的影子,硕壮的一个汉子,此时的脚步、动作却如狸猫一般轻盈。在他的帮助下,海滩边的那影子很快就悄无声息地上到房间。

    李默相当好奇,思感放开,在两个监视海滩的阁楼里一转,里面的人似乎都已经被什么事情干扰,正把注意力放在院子那一方,有几只狗叫个不停,几辆车正准备发动,有不少警卫正在奔跑。他脑子里一动,思感瞬间再次回到张天强的房间外,就听到一句简单而干脆的话,“小蔷,干的好!枪法越来越神了。跑了一整夜,一定很累,回去休息吧。”

    一个细碎的脚步离开房间,而后又进来一个人,张天强淡淡地问道:“有人离开房间没有?那帮小子们在干什么?”那人恭敬地回答:“老大,我盯着呢!绝对没有!那些小子还大都在床上乱着,就李默和赵锦豪两个有点怪。李默泡在浴室里,赵锦豪虽然睡在床上,却没碰身边的女人。”

    “哦!看不出,这两小子还有那么点定力,知道死活。”张天强语气很淡,而后转为阴森,“行!没人注意就好。明天他们要去野外适应气候、地形,你找机会把各个房间不该有的监视器撤下。今天的事情切记保密,否则……”那人说了声“明白!”,退出房间。

    李默瞬间把神思收回,若有所思!嘿!这水可真深啊!才第一天,就这么多事情,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阴谋诡计在等着自己。起身把身体擦干,穿上条短裤,来到美女边躺下,努力收住视觉、感官刺激带来的心猿意马。既然赵锦豪能做到,他相信自己绝对也能做到。

    早晨醒来,正想起身,一条修长的大腿搭到身体上。李默偏头,那异国美女正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瞅着他,同时用腿在他早晨必然会生机勃勃的男势上轻轻摩托擦着,很舒服!他静静地享受了一会,慢慢起身。

    被子拉开,女性年轻美丽的曲线进入到李默的眼里,他尽量用欣赏的心态去观赏,点点头,而后离开床。待人卫生间里洗漱完出来,那女孩子仍然保持原来的姿态,静静地望着他。他笑笑,拿出钱来,抽出几张500面额的钞票放在床头,用英语说道:“我这几天不需要这个,请你和娜塔莎说一声,谢谢她的好意!”

    女孩子很奇怪,用带着浓厚的俄国口音的英语问道:“为什么?是我不够漂亮?”李默回头看看她的身体,走到床边坐下,用手抚摸着她的躯体,而后探身轻轻吻过她的额头,“不!你很漂亮。真的!很漂亮。但是,比起性欲,我自己的命相对更重要些,希望你能明白。”说完站起,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健身房里已经有人在运动,丝毫没在意别人的目光,李默大开大合地练习了一套少林六合棍法,引来不少目光。王动走进时他正高高地跃到半空,长棍呼啸着劈下,就在即将落地时,突然发力一攥,而后单手一提,棍子凭空变向。棍子如毒蛇抬头,平胸成一条直线扎出,扎到极致,猛地定住,纹丝不动。

    “好!”王动是行家,自然知道这最后一手的意义,大声称赞,“小默!没想到你的武术套路实在是使得好,比我和你虎哥强。”

    李默笑笑,“王哥你我不知道,但虎哥从小就喜欢徒手格斗,而我比较喜欢武术,走的本不是一个路子。”王动搂住他的肩膀,“嘿!刚才娜塔莎找我,说你昨天让个女孩子空睡了一夜?”李默微笑着耸耸肩膀,“听说俄罗斯美女热情似火,需求强烈,我怕搞不定丢人啊!”旁边的高进听了,笑声乍起,十分得意。其他人倒明白事理,仅仅是轻轻笑笑,几个助手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王动大笑,“又在胡扯!你能把住那么多美女老婆,还会搞不定一个?你啊!自己控制点不就完了?来上一次就把她赶出房,伤不到身体的!”李默嘿嘿笑着,他淡淡地加了一句,“这世界啊!能的人总爱说不能,而不能的人则特别喜欢打肿脸说行,而且还要说特别行。”李默哑然换笑,王动也没再纠缠这个话题,“知道么?梁清河死了!就在昨天晚上?”众人同时受惊。

    “哦!什么?……怎么死的?”李默开始还没在意,看着门口进来的、穿得十分性感的张蔷,而后才突然反应过来。

    “被人狙击!大概在1500米外,一枪爆头!杀手的枪法准得让人吃惊。”王动语气有些低沉。李默抬眼偷偷望过刚刚打开跑步机的张蔷,这动作王动没看见,却被燕风玄瞅个正着,“怎么?李默,看上这小了?不过要小心啊!我可是和她从小玩到大的,花是不错,就是刺太扎手。”

    废话!李默心里暗道,他可比现场所有人都清楚这刺到底有多扎手。张蔷似乎听到什么,抬头看着他们几个。李默淡淡地挤出一丝笑容,摆出一副色狼型白痴的样子,被人家一个老大的白眼塞回面皮底下。

    高进凑过来,“那舞娘不是给李……默少一枪崩头了么?怎么?还是个连环杀。”燕风玄瞥了他一眼,“我估计怕是杀人灭口!昨天那环境,那舞娘可不是对着梁河来的。你们想想,她是怎么躲过几道盘查躲到那个地方的?”

    王动淡淡地笑笑,大家马上意识具体原因不该他们问,估计问了也是白问。这里面只有李默知道昨夜的聚会还没开始,梁清河的命运大概已经被人决定,至于那个舞娘到底扮演什么个角色,目前还不好说。跟着其他人一起打开跑步机,八个人一溜开练,直到有人来叫吃早餐,高进同志才如弃负重地跳下机器,而后直奔卫生间。

    “嘿!一夜四次郎的下场基本就是这个。”王动一脸嘲笑,引得其他人放声大笑!笑完,几个人一边擦汗,一边互相打量对方的神色,了解对方的实力,唯有李默施施然跟在王动身后,“王哥,这里怎么不能上网啊!实在是不方便。”

    “哦!可以上。你们几个房间里的网线是特意掐断的,避免被人利用。怎么,你想上网?是不是想玩游戏?”

    “是啊!”李默也不想隐瞒什么,“和家里人说好,在游戏里见面,报个平安!”王动想了一会,“行!我替你和徐老说一声,他若同意了,我通知人替你把接口重新装起来。”李默自然是得千般感谢。王动笑笑,神秘地问道:“你小子,是不是想在游戏里和马子亲热?别装了啊,我听人说过里面可以的。”李默汗然无语。

    当天白天一群人被送到野外一个林场里,在专门的向导的帮助下,熟悉当地动植物和地理环境。至于气候,那已经不在考虑范围内,本地时间待长了自然就得有所适应。

    一整天时间里,李默静静地干着别人叫自己干的事情,学习滑雪以及在极北丛林中辨位、生存的方法。同时耳朵偷偷竖起,把一些零碎的话语记在心里,经过自己的一番整理,把整个事情大致弄了个清楚。俄罗斯人这么已经说明,不准备再依靠拳脚、器械格斗来解决问题,事先就申明允许用枪,不过子弹数量可能得受些限制。举行“生死斗”的具体地点,到时候通知;规则,到时候通知;输赢认定的方法,到时候通知!几方的联络人此时似乎还在来回谈判,摆出自己一方的意见,讨价还价,估计在一个星期内,就将开始举行。

    李默正还想着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无论如何得和家里联系一次。可刚刚来到宾馆的门口,就看到三大两小五架直升机已经停在酒店门口的草坪上,其中身形灵巧的那两架加挂蜂巢式火箭筒,机腹下有两挺机枪,有够牛逼!但就这样的一个庞大阵容,明显也还不够所有人一次出发。

    不争不抢,李默很自觉地把自己发配到第二趟。待他舒服地洗完澡出来,一天疲劳消逝殆尽,却看到赵锦豪也正在怡然自得地梳着头,这不免让他很是憎恨。懒得与对方招呼,提着自己随身的包,大步来到楼下大堂。

    一屁股在看着杂志的段杀身旁坐下,李默刚刚翘起二郎腿,段杀瞅了他一眼,屁股朝旁边挪了挪,摆出很粗鲁的样子,“诶!这里地方多得很。小子,不知道坐宽点对大家都好吗?”

    李默相当配合地大声回嘴,“切!我看这里方便就坐这里。怎么?”一副挑衅的样子。段杀气氛难平地把手里的杂志丢到一旁,使劲站起,一瘸一拐地走出门。李默冷笑两声,拿起杂志,很自然地看起。

    咦!没有想象中的纸条、留言一类东西,李默略微一蹙眉头。正想着,一只漂亮的小手伸过来,一把将杂志抢去,而后张蔷以一种更加嚣张的方式坐在他身旁,飞速地翻动着。看了一会,一把将杂志丢在他身上,“不看了!这么没水准的东西也只有你们这些臭男人喜欢看。”

    李默接过,继续慢慢地翻看,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也不与张蔷搭话。张蔷静静地打量了他好一会,突然用脚轻轻碰了碰他的腿,“喂!听说你的武功不错,套路比王动玩得还溜!什么时候让我看看?”

    李默抬眼瞅了她一下,而后鼻子哼了一声,继续看他的杂志,仍然不说话。“切!”张蔷做了个十分鄙视的姿势,“你们这些男人啊!就这几个招数。要么死缠烂打,一副无赖相;要么就惺惺作态,装做彬彬君子;还有最无聊的就是你这种,表现得一派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还是想通过与众不同来吸引女孩子的目光,典型的自恋,更加无聊!”说完杵着漂亮的下巴,眨巴着眼睛等李默反驳。

    李默抬头朝对方笑笑,而后又低头看着杂志。张蔷有些恼火,再次踢了踢他的腿,“喂!喂!别装了行不行?随风老大!”

    最后四个字虽然轻,但李默的心猛地一揪,慢慢地抬头。张蔷看着自己的手指甲,声音非常低,却十分清晰,“神箭随风,箭离风存寒人胆!随风神箭,风过箭至断人肠!”

    这是仙湖攻防战后,游戏论坛里形容李默的一个对子,流传很广!但曾经用这样一个语气念出的,游戏里只有一个女孩子。李默眯着眼睛重新上下打量过面前的这个美丽女孩子,看得十分仔细,慢慢的,嘴角弯出一道笑纹。

    此时王动和尚人杰认真地说着什么,比手画脚地走出电梯。张蔷飞速站起,跳跃着来到两人面前,一副娇柔可爱的样子,“尚叔叔,王大哥,我干爹让我搭你们这趟飞机,该坐哪架?一切全听您二位安排。”

    “嘿!那就跟我吧。”尚人杰很自然地责任揽上身。王动招呼着李默和赵锦豪,以及他们两人的助手,一群人大步走出大堂,弯腰避开猛烈的狂风,快步跳进正在轰鸣的直升机。

    不到五分钟后,直升机已经飞行在无边壮阔的天海上,在波涛汹涌的、墨蓝的海面上方,背对着西坠的金乌,朝大海深处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大唐:开局继承十〕〔我,演技炸裂〕〔海贼:开局顶上盘〕〔就他嚣张吗〕〔李凡小说养鸡养鱼〕〔大炎不良人〕〔月薪两万我成了首〕〔荣凰〕〔海贼我在洛克斯船〕〔快穿黑化大佬饲养〕〔原神:我真没想当〕〔和离后,世子爷天〕〔蹭网异世界〕〔师姐,我不想努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