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吴霸春秋〕〔重生战斗民族富二〕〔天降龙医〕〔就他嚣张吗〕〔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皇冠亦有所属〕〔海贼我在洛克斯船〕〔战神归来陆云叶倾〕〔大炎不良人〕〔都市修真邪帝〕〔精灵宝可梦之梦境〕〔韩拾初虞初蝉〕〔荣凰〕〔星际:她靠治疗异〕〔震惊!太子会读心〕〔我成帝了金手指才〕〔只想当山贼的我怎〕〔那年1981〕〔谋夺凤印〕〔精灵:我能穿梭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挑战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赵青龙一直在努力与对方拉开距离,山冈容一却缠得很紧,随着“噼里啪啦”的肢体交接声,他的情势越来越被动。散打协会的人焦急的在下面喊着,意见却不统一,乱成一团。

    这时,赵青龙突然发起蛮,选择了一种最简单,也是最不理想的解决方式,倚仗自己身强力壮,硬抗住对方在两肋的一个连手击,强行弯腰抱住对方的大腿,而后又依靠肩背硬受了对方两记肘击,大喝一声,把山冈生生从地上拔起,而后往空中猛地一抛,不等落地,跨步一记迅猛如雷的右扫腿。

    整个体育馆都可以听到一声巨大而结实的闷响,山冈容一横飞出好几米,重重摔落在台边,马上试图爬起来,到半路手上已然无力,砰地一下趴回地面,咳嗽几声,吐出口血。不用裁判读秒,整个体育馆里已经开始如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尤其是的尖叫声最让人心潮澎湃。

    赵青龙试图举起双臂向看台上致意,但举到半路马上落下,脸色唰地一下变得铁青,汗跟着流了一脸。他弯着腰,双肘紧紧夹住腋下。几名散打协会的同学急忙跳上,把他扶下台,满场的欢呼声就此止步,众人都抱着头,见他直接上了担架,顿时心灰意懒。

    虽然是两败俱伤,但好歹是赢下了第一局,学校领导们含蓄地鼓起掌,日本大使馆文化参赞以及几名秘书一类人物勉强挤出笑容,虚拍着手。台上台下一阵忙乱,组织人好一通忙活,经过沟通,而后主持人上前宣布,将由宫崎川城接受跆拳道协会一名韩国选手金中玄的挑战。

    金中玄是个意志非常顽强的选手,虽然技术与宫崎川城有差距,数次被打倒,又数次坚强地站起,最后被一个凌空旋身的飞扫,重重踢在头上。他直直倒在地上,血流如柱,仍然试图再次站起。也不等跆拳道协会的人丢毛巾,几名裁判同时宣布他已经负出,示意医生上台救治。

    宫崎照老套路上前对着正在包扎的金中玄一个深深的鞠躬,正想开口说话,但台上各种骂声已经铺开盖地而来,担架上来抬着人就走,根本不给他再放屁的机会。主席台上的几名日本人此时的笑容就比较明显,对学生们的不礼貌也不再计较,显得相当雍容大度。

    台上的宫崎也很会配合,样子显得十分无奈,遗憾地走到台子中央。主持人和他客套了两句,正想转变话题,他一把拿过话筒。林馨顿时心里一沉,把脸捂进李默的怀里。李默紧紧搂着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胳膊,耐心地等待着。

    宫崎川城再次重申了一遍他那以武会友、追求武道最高境界的一套,并对赵青龙的受伤无法再次出战表示遗憾,顺嘴损了散打协会一个再无高手的评语!而后口风一转,直指武术协会,说女孩子的太极剑表演让他看到一种武术的美,想与协会的高手切磋一下,领教中华武术的精髓。

    这个要求打乱了学校的某些安排,引起主席台一阵混乱。一名本来是负责与李默协调的老师站在看台上不知所措!武术协会几个主心骨,安枫直接没看到影子,主席梁亮连小野都打不过,只剩下一个高荣兵还能支撑门面。他刚刚站起身,两名老师就过来抱住,死活不肯放,生怕他若是出点什么意外,学校可是难以向他的家里人交代。

    这结果宫崎川城似乎早有预料,脸上露出一丝鄙薄的微笑,看着笑话,享受着对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蔑视与嘲弄,并不急于转入他自己拟定好的下一个步骤。

    这时张亚见对方没有按原来想的那么上套,有些坐立不安,想起身去找个人,被李默探手一把拉住。这时林馨突然直起身体,在李默脸上吻了一下,“相信我!”而后起身走下看台,李默一进反应不及,愣住了!

    林馨脱下上身的短大衣,露出里面曼妙的身躯,走到台下,来到何雪的身边,从她包里抽出把长剑,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这时何雪的自用剑,很名贵,有近两公斤重,现在用着她感觉稍微轻了些,不过一时间也不可能再找到更合适的。

    左手提剑,林馨慢慢走到台子中央。众人目瞪口呆,主席台上一片哗然,而李默当即就笑了,笑得很开心。来到主持人身边,林馨和声细语地开口,“宫崎同学,我是武术协会的一员,做为修练武术十年以上、并获得过本国青少年冠军的人,相信你不会拒绝与我切磋一下‘武术’。”

    宫崎川城望着林馨的神色非常复杂,可以说是爱恨交织,开口想说话。林馨已经抢在前头,“唰”地抽出长剑,把剑鞘往台上一丢,手腕轻轻一抖,剑发出一声悦耳的轻啸,寒光在众人眼里掠过,“中华武术,自古就以强身健体,练气舞剑、摆弄十八般兵器为主。素闻贵国刀法超群,小女子不才,愿意与阁下就此切磋一次。”

    宫崎川城一愣,而后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最后显得有些气急败坏,“林馨,这里是拳台,比的是拳脚,请你不要胡搅蛮缠。”林馨手腕一抖,宝剑瞬间到了他的喉头,而后连续几个变化,将其逼得连连后退,而后迅速收势,“怎么?你不敢么?你出言挑战的是武术协会!而你也该知道,我们武术协会历来以练习器械为主。以你之长,对我之短,你可真是有心!”

    台下一帮同学马上跟着起哄,“小日本,不敢比就滚下台!”张亚也明白过来,指挥一帮子兄弟姐妹齐声笑骂,把宫崎川城激得脸色通红。小野当即带丰把日本刀跳上台,正想接下这场。

    宫崎川城诺诺半天,突然大叫起来,“不!我不和女人动手!这不是我与你的战斗。”而后猛然转头,对着看台上大声喝道:“李默,你是不是一个男人?懦夫!让一个女人出来替你遮挡,难道这就是你们中国男人懦弱的秉性?亏你还是一个武士,不知羞耻!”

    这话激起众怒,林馨眉头一竖,手腕轻轻一抖,长剑在空中跳出几个漂亮的花瓣。这时李默懒洋洋地站起,来到围栏边,“你想怎么样?”

    “你三番五次地挑衅,我大人有大量,都忍住了!你到底想怎么样?”第一次声音不大,体育馆里的人都没怎么听清楚,李默接过飞奔过来的一个主持人递来的蓝牙话筒,重新问了一遍。整个看台上全是冲着他飞来的嘘声,胆小鬼的骂声不绝于耳。

    此时宫崎川城英俊的脸上浮起一丝潮红,等周围环境依照自己想象进入到顶峰,近乎是在喊,“李默,我知道你是个职业拳手。我要挑战你!”看台上顿时哑然,而后是一片交头接耳声。

    “你?”李默故意说得很大声,眼神在宫崎川城的身上仔细打量半天,夸张地摇着头,“就你这样子?!既然知道我是个职业选手,就该知道职业选手的操守以及职业比赛的规矩!以你的水平,我怕不小心失手把你打死!”说最后这句的时候,他夸张地摇着头。这时林馨突然意识到事情并不会因为她而改变,叹口气,淡淡地瞅了小野一眼,退回到台边。

    整个体育馆一阵哄笑!这话虽然说的很让大家解气,但所有的人笑完后,都在比较李默和宫崎川城的身材。两人个子倒是差不离,都是一米八十出头,但相对而言,李默看起来比较消瘦,份量感觉要轻不少。

    “李默,不要说大话!水平高低不是职业不职业的问题。你们中国的职业格斗……”宫崎川城摇摇头,伸出个小拇指,“是这个!世界早有公论。而我们……”他改大拇指,“是这个!目前世界前一百名的格斗家,我们有三十几个!而你们不过就寥寥两、三人。所以你虽然是职业选手,却不过是中国职业里的末流;我虽然业余,却是日本业余里第一流的!你那水平,我并不会放在眼里。”

    满场哗然!各种叫骂声响彻整个体育馆内,有骂宫崎的,但更多的是在骂李默。李默仍然当成耳旁风,微笑不语。宫崎川城益发气势高涨,“是男人的,请上台切磋一下。”他早已经恨不得把李默撕成碎片,说话还是要尽力保持他那个民族特有的垃圾风度。

    “是不是男人用不着你说!你又不是女人,考虑这个干什么?啊!难道你有那方面爱好?”李默进一步用言辞打击对方,最后仍然是那么一句话飘出,“你最好别逼我!我怕气急败坏,一个失手把你打死,我还得负责。”

    一场学校年庆的晚会,现在变成了两个学生的胡搅,不少有识之士感到很奇怪,校方居然没人出面制止。这时主席台上日本文化事务参赞和校长轻声攀谈起来,很快形成共识。一名日本大使馆秘书下到台前,“李默先生,你要如何才肯与宫崎君比试?作为职业选手我们知道出赛都要出场费,这个没问题。”

    “哦!很简单!签份生死状。这里是学校,本不应该发生类似的比赛,但贵方一意孤行,执意要比,我出于被逼无奈才同意出战。请参赞和我们校长一起作个公证,大家签下生死文书,赛场上拳脚无眼,意外难免,应确定死伤自负其责、各安天命,我就上台!”李默的声音不大,语气也很轻扬、舒缓,但在场所有人都同时吸进口凉气,这可是摆明了相要以命相搏,不死不休了!刚才的什么懦夫、胆小鬼一类的言语还在空中飞舞,这时已经被一股脑吸回到嘴里。

    人世间的事情就是奇怪得很,越是目的已经非常明显的东西,有些人就越是不相信。张亚出面,当场把早有腹稿的法律文书装模做样的拟好,现场打印出来。李默把自己名字几笔签上,甩给那秘书。待宫崎川城也签了,宣布文书生效,他一摁栏杆,一股热气从脚底升起,整个人就如同一片树叶慢慢飘落在地,悄无声息!全场的人顿时惊诧莫名,待他来到台下,喝彩声才轰然响起。

    慢步走上台,林馨很自然地退到他身边。李默从她手里接过长剑,随手舞了几下,眼睛望着宫崎川城,长剑慢慢地划出道炫目的弧,轻轻一挑,地上的剑鞘如精灵一般跃到空中,而后手腕一抖,宝剑入鞘,发出悦耳的清鸣!余音缥缈中,他很自然的一拉,剑如一道美丽的彩虹,乖乖地旋回到林馨的手中。

    李默这一手耍得实在是漂亮,在如雷般的掌声中大有先声夺人之功效!宫崎川城惊疑不定地签下生死状后,本来心里就已经有些没底,现在一看这两个动作,明显气势被夺,浑然没有原来那咄咄逼人的嚣张。

    当着全场上万人的面,李默慢条斯理地脱下外面的夹克、衬衣,露出件白色的紧身运动t恤,紧紧绷出结实的肌肉;而后脱下半筒的厚底皮靴、外裤和袜子,留下一条式样宽松的、白色收口的运动长裤,再拿出护带,逐一把踝关节和手腕一一包上。

    这时全场的人都已经很清楚地接到了李默给出的信息,这场格斗看着似乎是临时挑起,但他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大家怀着一种兴奋、忐忑以及对背后阴谋的各种臆测混合在一起的、极为复杂的情绪,略微有些焦虑地期待着这场格斗的开始。

    隔着裁判,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裁判例行强调规则。李默没去听,而是靠前对着宫崎川城微微一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你想打我已经很久了吧?说实话,我想揍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忍得好辛苦啊!”

    宫崎川城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其出身民族那特别喜欢自虐、自弃以及疯狂的秉性如油桶爆发,变出一股破釜沉舟的疯狂杀气。裁判的手刚刚挥下,他毫不犹豫就是踏步上前,大喝一声,双手虚晃出无数残影,一记一往无前、气势恢宏的正面右脚直踢,径直穿心而至。

    众人的嘴唇刚刚变成o字型,尚未发出声音。就在这一瞬间,李默吸气贯身,右脚小步踏前,力量之大,促使全身火焰霍然爆发,身体旋风般转起,一个原地360度旋身左脚侧身直踹。

    “嘭”地一下,一条人影如皮球一般在空中翻滚着,掠过二十几米宽的台面,“啪”地一声摔落在地!

    “哦!啊!”短暂的一片惊叫过后,全场鸦雀无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大唐:开局继承十〕〔我,演技炸裂〕〔海贼:开局顶上盘〕〔就他嚣张吗〕〔李凡小说养鸡养鱼〕〔大炎不良人〕〔月薪两万我成了首〕〔荣凰〕〔海贼我在洛克斯船〕〔快穿黑化大佬饲养〕〔原神:我真没想当〕〔和离后,世子爷天〕〔蹭网异世界〕〔师姐,我不想努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