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吴霸春秋〕〔重生战斗民族富二〕〔天降龙医〕〔就他嚣张吗〕〔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皇冠亦有所属〕〔海贼我在洛克斯船〕〔战神归来陆云叶倾〕〔大炎不良人〕〔都市修真邪帝〕〔精灵宝可梦之梦境〕〔韩拾初虞初蝉〕〔荣凰〕〔星际:她靠治疗异〕〔震惊!太子会读心〕〔我成帝了金手指才〕〔只想当山贼的我怎〕〔那年1981〕〔谋夺凤印〕〔精灵:我能穿梭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三卷 第三十五章 圣诞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上甜品是女孩子的最爱,就是想保证身材的也是一样。欧阳嫣然嘴里说着“啊!不能再吃了,再吃又得发胖!”,但那调羹是不会停。董浩堂想笑,赶忙偏过头,看到三个人进来,脸色一沉,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别看李默注意力主要放在林馨身上,但眼角的余光时刻注意着董浩堂,敏锐地观察到他脸色发生的变化,若无其事地一偏头,看到三个熟人。这时董浩堂已经站起,热情地笑道:“剑铭,你什么时候来的北京?也不事先通知一声,我好张罗着替你接风。”

    雄震集团的小开秦剑铭风度翩翩地大步走来,异常热情地伸出双手,紧紧握住董浩堂的双手,使劲摇摇动着,“浩堂啊,没想到你在这里。我早上才飞来,专程是来陪方妍、艾佳她们姐妹俩过圣诞。怎么样?嫣然,大家凑在一起闹闹。”说着,他的目光在林馨身上掠过,目光当即亮得有如上百瓦的射灯。

    欧阳嫣然起身,挡住他的视线,“得了吧!你还是陪着方妍、艾佳吧。谁不知道我们若是真去,你不把我们这些灯泡想法子断掉电才奇怪。”

    秦剑铭“呵呵”笑了几声,这时方妍和艾佳来到面前,客气地和大家招呼。李默一直低头在和林馨说话,目光尽量避免放到秦剑铭身上,以免控制不住自己怒气勃发,但这举动仍然很得罪人!那个什么艾佳就是,大概从没受过这种待遇,轻轻哼了一声,自顾自转身找位子坐下。

    高妍朝李默、林馨看了一眼,和欧阳嫣然耳语几句,不等秦剑铭和董浩堂客气完,追到艾佳身旁坐下。秦剑铭自然也就从客套中解脱,来到两女对面坐下,“嘿!怎么啦?佳佳很不高兴。”

    艾佳不说话,秦剑铭转向方妍,“小妍,那几位都是你同学?我看那一男一女很面熟,长相不错,不过不怎么礼貌!”

    “那是!人家两个可是偶像级人物,海报满天下都是,自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艾佳忿忿地回道,她还没想起双方在游戏的接触。方妍则偏头望了秦剑铭一眼,不说话。秦剑铭若有所思,点菜时接连犯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过雪后,北京的平安夜气氛可比南方强太多!既然要让大家知道些内幕,张亚干脆把班级活动也塞进俱乐部的范畴,一通布置,全班绝大多灵敏人都来了。晚餐搞了个冷餐会与火锅合并的那么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让大家各取所需。晚饭后来聚会的人更多,两、三百人在酒吧和泳池边一通狂欢。魏明身边经常是庄青璇的影子,纳兰则和柳若絮的一个姐妹靠在一起。这几天他们俩分别在各自的比赛里通过了第一轮,神色间透着怎么也耗不完的兴奋。

    赵茹都被从医院里接出,待角落里感觉这气氛,不时合着音乐扭动着自己的上身,看来伤势恢复得非常快,这让李默很欣慰。

    张亚形象虽然还没完全恢复好,却不甘寂寞地扭着似乎瘦下一圈的身体跳起街舞。别看他体型比较大,动作倒是非常溜,很有点黑人的节奏感,现场就董浩堂这花花公子敢上去和他对练。最后高兴得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拉上李默。

    李默从小就是个玩主,加上练功夫的人,动作伸展能力和节奏感可强得很。上去就是连续的托马斯全旋加单臂倒立旋转,而后跟着几个原地时快时慢的空翻,不时用一字马、大幅度的腾空横滚做连接,还没跳过三分钟,已经是赢得一片口哨跟喝彩声。

    刚刚原地立定,丁蕾拉着霍颖跟林馨两个进场。此时众人眼光如何?如何想?李默全然不在乎,目光里只有眼前这三个风格完全不同、但都能让人疯狂的女人。三女也丝毫不怯场,四人围成一圈,手拉着手跳起,十分投入。三女的美丽众所皆知,放开架势地跳起,舞姿各有自己独特地销魂韵味,把众人看得心跳加速,头晕目眩,口干舌燥!

    阿杨领着张若澜入场,而后张亚等人都带着女朋友一拥而上,所有的人都开始合着音乐在跳,在喝,在欢笑!不管他(她)跳得好坏,一时间都沉醉在这忘却世俗、烦恼以及自我的欢愉中不能自拔。

    跳了一会,**萌发,十分抱歉地把赵茹交给脸色怪异的丁蕾照管,三人偷偷上了楼。从进电梯开始一直吻到进家,待入了卧房,身后留下一路的衣服裤子,而后房门一关。三人最后干什么,没人猜不出,具体的自己想象去吧!

    **过后,三人匆匆洗浴过,来到楼下。这时大多数人都已经不在酒吧里,不过可都没走。天下国际的游戏仓下午已经完全调试好,游戏迷们都已经摸进去。两百台全部爆满,剩下的、比较有风度的都被安排到楼下桑拿房,躺在沙发上戴头盔。李默刚刚从原来的老板手里将其盘下,准备扩充游戏仓数量,同时也可以安排大家有个洗澡休闲的地方。

    董浩堂和欧阳嫣然并肩坐在酒吧的吧台上,正和丁蕾聊天,看到三人神色亲密地下来,目光里露出难以形容的神色。李默和他们俩打过招呼,比划了抱歉的手势,而后与三女一起把昏昏欲睡的赵茹送回房间,替她擦过身体。待她睡下,四人围坐在餐桌前、烛光下,你望望我,我看看你,都没说什么话,相互碰着高脚杯,抿着酒,静静地感觉着这种十分温馨的氛围。

    看过表,与打铁谷众人约好的、打boss过圣诞的时间差不多快到,四人纷纷起身准备进入在家中架设的游戏仓。趁着丁蕾收拾餐厅的时候,霍颖偷偷问道:“小默,你就准备这么一直折磨阿蕾吗?”李默苦笑,望了眼林馨,“我想还是等我从国外回来,到时候再说。”

    “我知道你的想法!”霍颖轻轻一笑,有些苦涩,“你还是不怎么了解女人的心思!若是你真的回不来,她这一辈子都会在后悔,对她未来的生活并没什么好处!”说完,拉着一直低头不语的林馨进入游戏房,把门一关。

    丁蕾收拾完,逐一把不需要的灯关了,在房门口看过赵茹,转身正想进游戏房,看到李默一个人靠在门口,心甘情愿跳骤然加速。李默也不多说什么,走到面前轻轻搂住她的腰,低头轻轻地吻向她的唇。

    吻着、吻着,丁蕾的回应逐渐开始激烈,抱着他的头,修长的右腿,慢慢离开地面,挂在李默的腰上。李默顺手托住!而后她的左腿也离开了地面,用力把身体盘在李默的腰间,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吻着就不肯放。

    直到进入房间,两人的头才分开。把李默轻轻推到床上躺好,跨坐在他的腰间,迎着他的目光,丁蕾轻轻把上身释放。李默再也忍不住,仰起身,把脸埋在早已经渴望了许久的沟壑中,嗅着淡淡的体香,感觉着那令人发狂的圆润与坚挺,猛地张嘴把峰顶含入,含得是那么深,那么有力,让峰峦的主人仰头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

    眼前一亮,李默本能地看了一眼内功显示。几天前用三匹好马换来一本普通的道家内功《静坐通灵》,大概是以前练过,或是智力相对实在太高,亦或是二者皆有,内功进步飞快,短短几天就已经进入十层关口。他照提示箭头运行内气,行走三十六周,系统提示已经练成,加了3000的内力,300的内攻击。这样他的内攻击再次上到一千以上,强差人意!

    《剑荡刀旋》内外兼修,练习的方法只有战斗中运用。李默一直在洞内杀到50级,该武功的层次也就刚刚升上一层!相比别人好几千的内功攻击数,后面的路依然非常漫长。至于《阴符经》,这功夫太高级,现在智力刚够,还不稳妥!若是学了,低级内功就没办法再练,少掉不少加成,实在是不划算!

    放开自己盘坐的双腿,离开游戏里的卧室,李默走进办公室,通过窗子朝外望去。今天封谷打boss银月魔狼,两道城墙的大门都关着,传送阵也临时关闭,又是过西年,谷里多是npc,十分安静,显得缺乏人气!

    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翘着腿晃了几分钟,最终还是忍不住,全身拾掇好,李默和守在洞口的墨家兄弟点头招呼过,大步走进矿洞。大厅里现在挤满被各自顶头上司挂在这里的npc干卒,附近刷出来的黑狼形状都还没全成,就被杀成碎片。

    但就是挤成这样,却没有谁舍得把自己的属下放进矿道。原因是李默那八个腰刀护卫升到82级时,被他放进去过一次,巡视领地的银月魔狼路过,轻而易举就杀了三个。若不是他正好在不远处,赶忙更改命令,就得全军覆没!

    这次进去,李默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没舍得把八个护卫都带上。霍颖领着虎头和嘟嘟在大厅口指挥,见他下来,笑容怪怪的,有股说不出的味道。李默靠近,一看眼神,马上察觉到股子淡淡的醋味!这也在所难免,赶忙把态度放得很低,免得触霉头。

    说了几句,霍颖心绪扭回正常,介绍了一下情况。根据计划只有弓箭用得比较好的人才第一批进去,用箭封住银月魔狼的窝口,其他会陷阱技能的人在几个路口挖掘和安装陷阱,什么翻板、陷坑、捕兽夹、竹签阵等等,不一而足,能想到的都搞了出来。

    李默和莫铁匠两人甚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加上如疯狂一刀这等高级铁匠的全力帮助,打出手臂粗、二十几米长的长枪三支,至少得五个人来抬,也就洞中地方狭窄,还可以勉强使使。另外专门用数种柔金打制出一张天价的大网,加上各种符文,这东西的等级居然都是一级宝器。

    整个准备不可谓不周全!但这世界就是不会让人轻松获得什么东西的,玩个游戏都让人费不少力。大家已经用出各种办法去引,倒是杀了不少护驾白狼,而那银月魔狼就是待在黑乎乎的窝里不出来,箭射进去没回音,人靠近可受不了那黑雾!它没事还会如机关枪一般放出排寒冰箭,把大家打得鸡飞狗跳。

    李默心里一动!不会又是非得他出面吧?仔细算算,月光石是他挖走的,银月魔狼的分身死在他手上,矿洞口也是他打开的,想来他和银月魔狼之间可是仇深似海,真的很有这个可能!

    和霍颖说过,李默几步走进矿道,一路都有兄弟守着,拿着各种准备好的东西,避开各种机关,来到地方,包括林馨在内,大家都望着他。他也争气,刚刚探出半边身子,弓都没拉开,就听一声沉闷的嘶吼,黑雾翻滚不休!

    “出来了!唉!终于出来了诶。”一片如弃负重般的叹息声中,杀人盈城拍拍胡乱放了两箭的李默的肩膀,转头吩咐大家照原来计划行事。李默摸摸自己的鼻子,很不好意思!他和丁蕾亲热了多长时间,大家就等了多长时间,偷偷一看显示,好象不短,有一个多钟头!这还是因为丁蕾是第一次,不怎么坚持得住。

    想想实在是过意不去,李默就不和众兄弟争功,只是尽自己的本份,远远放着箭,一点点将银月魔狼引进陷阱。首先发力的是陷坑!银月魔狼跌进去后很快就跃出,全身虽然扎了不少竹签、铁刺,但愤怒的叫声中气十足,把大家震得血气翻腾,生命值哗哗地掉个不停。

    拐过弯,银月魔狼连中几个大号兽夹。没等它站好,两根尖头巨木呼啸着一前一后撞在它身上,交替打得它皮开肉绽,但巨木也却被这家伙的铜皮铁骨震得粉碎。李默跳出,两箭射在银月魔狼的眼皮上,不过造成些许轻微伤害。它愤怒地跨前,一下踩进翻板里,一对钢铡切进它的脚踝,六根并排的铁枪刺入腹部。

    银月魔狼仰天嘶吼,使劲一甩,什么夹子、钢铡、铁枪都飞得没了影,或是直接镶到洞壁上。随后冰箭四飞,洞壁打得火星直冒,把两不慎露头的朋友送回复活点。李默赶紧回身就跑,同时大声让林馨他们一群人往后逃。银月麻狼的愤怒大概已经到了极点,撒开丫子追在后面,一路横冲直撞,以一身坚硬的毛皮和无匹的蛮力开道,连续破去十几个机关。

    终于来到预定决战的战场,大家都是平飞着越过。而被迎头的冲城木一逼,银月魔狼一头栽进浅坑里,正想起身,躲在一条异常狭小的道道里的张亚等一大群人戴着手套,猛地用力一拉手中的金属绳索,一张金属大网呼地从地上飚出,横着将其裹住,拽往通道口,试图利用地形把它卡住。

    动了不到半米,银月魔狼马上醒过神,大吼一声,全身用力,立定生根!张亚等人被它叫得气血翻涌、手瘫脚软,险些十几个人都被它拉到面前!只能尽力僵持住,手套上的金属与金属绳索剧烈摩擦,产生耀眼的火花。

    前面两个通道有两队人抗着巨大长枪冲出,一支抵住银月魔狼的胸口,另一支则顶住它的下颚。雪亮而锋利的枪头仅仅扎进十来公分,而后无论如何运气使劲,也再难有所寸进。

    轰地一下,魔狼身体附近火焰四起,吹牛上天领着人把烈酒、桐油使劲往这家伙身上砸,坛坛罐罐破碎的声音与魔狼的惨叫声在洞中交相回响。突然,魔狼身边黑雾突然往里一收,而后如同被什么东西猛地向四面八方喷出,原来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瞬间熄灭,方圆十丈内的人瞬间被冻僵!侥幸能活着逃出的,全身抖得跟筛糠一般,再没了动手的能力。

    后面抗长枪的一组人以疯狂一刀为首,由于绕道费时,幸运地躲过黑雾的最后一击。眼看魔狼身边的黑雾消失殆尽,大喜,猛地冲至。眼看枪头即将扎入难以动弹的银狼boss粪门,它头上那只漂亮的角突然冒出“噼里啪啦”作响的电弧,瞬间朝四面八方飚出,形成张无所不在的银色电网,首先就把持枪的五名全身冒烟、头发竖起的玩家送走。

    电网到了张亚等人身边,李默身上的霹雳赤龙刀自动出鞘上手,把所有的闪电吸下。洞中顷刻呈现出一个诡异的画面,一群人努力拉着张网,网中一只巨大的白色魔狼头上的角放着银色的闪电,却都集中在三十米外某个玩家手里的刀上;而那玩家全身在剧烈地颤抖,满头满脸都是大滴、大滴的汗水,身体吃不住力,逐渐后仰,膝盖在慢慢地弯曲,眼见就要倒下。

    就在这一瞬间,杀人盈城如鬼魅般从洞顶飘下,手中寒光猛地插进银月魔狼的右眼,而后凌空后翻,手里再次出现把长刀,狠狠扎入它的左眼。与此同时,林馨凭空跃至,猛地一踩顶住魔狼下颌的长枪柄,将魔狼的头翘得更高,而后借长枪的弹力,顺着枪杆御剑飞至,手中月影剑“唰”地刺入魔狼的喉头!

    就这样,魔狼仍然不死,猛地一甩头,把林馨摔到洞壁上慢慢落下,角跟着向上,把杀人盈城抵在洞顶。“凝!”伴随着这声呼喝,撞天神锤双手戴着钢质的拳套,重重地砸在它的鼻子上,而后在剧烈的反震之下,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孤雪雁和六臂大圣出现在两个不同的通道口,手里的暗器满天乱飞,但最终都进入到银狼 boss的嘴中;杀破天挥剑摸出,从后面刺入这家伙的肛中。两条黑色的身影出现在这家伙的咽喉处,跟着一把闪烁着淡蓝色电弧的长刀美丽异常地旋转着,悄无声息地破空而至,瞬间插进魔狼的左耳,直至没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大唐:开局继承十〕〔我,演技炸裂〕〔海贼:开局顶上盘〕〔就他嚣张吗〕〔李凡小说养鸡养鱼〕〔大炎不良人〕〔月薪两万我成了首〕〔荣凰〕〔海贼我在洛克斯船〕〔快穿黑化大佬饲养〕〔原神:我真没想当〕〔和离后,世子爷天〕〔蹭网异世界〕〔师姐,我不想努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