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吴霸春秋〕〔重生战斗民族富二〕〔天降龙医〕〔就他嚣张吗〕〔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皇冠亦有所属〕〔海贼我在洛克斯船〕〔战神归来陆云叶倾〕〔大炎不良人〕〔都市修真邪帝〕〔精灵宝可梦之梦境〕〔韩拾初虞初蝉〕〔荣凰〕〔星际:她靠治疗异〕〔震惊!太子会读心〕〔我成帝了金手指才〕〔只想当山贼的我怎〕〔那年1981〕〔谋夺凤印〕〔精灵:我能穿梭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三卷 第三十二章 变化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柔和的日光暧暧地笼罩着大地,蔚蓝的湖水温润如玉,原野上的草青翠柔弱,如同块巨大的地毯,托着小山冈上那棵孤立着的、郁郁苍苍的古槐。本来轻柔抚过的清风突然随着急促的马蹄声而变得狂乱,古槐的细枝惊异地刚刚扬起,“嗖嗖”,两支黑影过后,一根枝条悠然飘落。

    李默纵骑如风一般从山冈下掠过,双腿加紧马腹,回头望月,又是一连珠箭出手,将刚刚落了一半的树枝狠狠地钉进树身里。“好啊!”附近响起几声清脆的叫好声,童欣姐妹几个在马上使劲拍着巴掌,丁蕾和林馨两人则在她们后面,满面笑容。

    兴致高昂地催马来到众女面前,李默右手抚胸,弯腰先做了个阿拉伯的见面礼,跟着手在额头、胸口一阵乱绕,似是而非,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玩意,“几位美丽的女士,请问这里是否就是传说中的仙湖,仙女居住的地方?”

    “是啊!当然是。”众女嬉笑着回答,李默故作色狼晕倒状,“那……那几位不就是仙女?哇!真美啊!我爱仙女。”众女顿时笑倒一片。林馨红着脸,催马上前扬起鞭,“你这家伙,不好好在医院里睡觉,又跑到游戏里干什么?”

    李默嬉笑着不说话。他现在在游戏里基本等于内功半废,虽然学会的技巧废不掉,但与迎风绝剑这类高手放对,技巧相当的情况下,拼的就是内力,吃亏啊!还好,他有个别人暂时都还没有的本事,有特异的感觉能力,另外箭射得有些变态的自如,准头就更加不用说。面对可能围过来的赏金猎人,自然要多加练习才行!尤其是这骑马射箭,更是保命、上战场的第一等绝技。

    经过四、五个时辰的全心练习,在静寂、孤独的环境中,在无思无虑的状态下,李默的骑术和箭术突飞猛进,仿佛已经到达个无法用言语说明的状态!只要那种特异的本能感觉存在,他就可随心所欲的保持箭箭中的,有种能将箭尖瞄准的每一个敌人的生死掌握在自己手里的错觉,让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就能够在这游戏里作弊。

    丁蕾驱马上前,关心地问道:“你的伤好得怎么样?可别太逞强!”李默知道自己很可能是一考完期末就得走,不想让身边的女人担心,同时也想有个万一,能让她们有个温馨的回忆!一反常态,嬉笑着拍拍自己的胸膛,“你放心!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身体倍棒、吃饭倍香!”

    众女再次笑起,李默见林馨神情有些疑惑,赶忙岔开话题,“你们几个一样这么晚,不在谷里待着,干什么去了?”她们一帮姐妹跟着林馨练了几个月剑术,在游戏里也有了点高手的风范。据说这几日经常去樊城,帮着逍遥的人马挑逐鹿山庄的场子,很是拉风!

    童欣忙回答,“我们去练习骑马!一口气冲到汉中而后转回,一路顺便拿些小强盗之类的练箭!不过怎么练,也没法子像你一样射得那么变态。”语气带着丝遗憾。李默当即尾巴翘到天上,指手画脚,做起了人师!说到高兴处,就差唾沫星子满天乱飞。

    但李默越是表现得做作,林馨也就越沉默!其实两人之间的了解,已经到了一个眼神动作就知道对方大致的心情与想法。丁蕾似乎也知道了什么,也很少开口,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回到谷内,李默意识到自己非常愚蠢,趁着众女和人说话,自己去了趟钱庄,取了点东西,而后大步赶回自己的那个办公室。

    林馨站在窗前,出神地望着谷内。李默来到她面前,手在她的眼前晃了一下,手腕一翻,月影剑突然出现在手掌心上。“啊!”林馨惊呼一声,双手一把将剑抢到手,仔细察看过,确认就是自己原来的那把,抬起头,“阿默……”

    不等林馨往下说,李默已经轻轻把两根指头放在她红润的双唇上,“什么都别说!只要你明白我的心意,我就心满意足!”林馨慢慢伏进他的怀里,搂住他的腰。他使劲亲吻着她的头发,“我并不想对你隐瞒什么!真的!但……馨儿,有些东西知道不如不知道。放下心,把外面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行吗?”

    “我明白!”林馨瞬间放下心中的负担,闭上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咳嗽把两人从这种温馨的气氛里拉出,丁蕾微笑着坐到一旁,“别怪我煞风景!外面天亮了。”林馨突然一阵茫然,回了一句,“是啊!天亮了。”

    这天,从下午到晚上,在日本举行的世界自由搏击大奖赛又要再比八场。中午丁蕾先到,神色有些疲惫,拉着李默跟霍颖来到阳台上,想了半天,“小默,今天早上,林馨和安枫摊了牌,请他以后不要再来俱乐部,并为他结算了工资。”

    霍颖和李默听了似乎都不奇怪,沉默良久,霍颖感叹道:“想来就是了!小默,馨儿这几天心情不好,就是一直牵挂着这件事情,她终于放下了包袱!”李默点点头。

    “我就想不通了!好好的,安枫怎么会和罗冥搅到一起?他怎么看都不该是这种人啊!”丁蕾感觉十分不能理解。李默却没说话,爱与恨,只要足够强烈,都能让人变成魔鬼!

    午饭后,丁蕾开着车,接着李默去了俱乐部。和魏明以及朋友们打过招呼,趁着大家在讨论比赛,李默出到门外。在练功房里站了一会,黄中华、阿杨领着一群兄弟推搡着洪业进来。

    大厅的门紧紧合上,李默静静地打量着练功房里的每一样设施,过了许久,来到拳台边,背冲着大家,突然开口,“你为什么不逃?罗冥没有通知你?”

    大厅里沉默许久,洪业慢慢开口,“没有接到警告!我以为安枫被赶走,我就没事了!”他被大家带进来时就有了心理准备,说话的表情十分平静。

    “哼!那录像是两个人拍的,然后剪辑、合成在一起,让人难以确定,否则也不会让你们俩还逍遥到现在!”李默冷笑,“警察若是要收拾我们,除非你们俩出面作证。但你们的图谋太大,这么个小罪名,不能让我伤筋动骨,还放不到眼里,所以暂时隐忍不发。”洪业一句话不说,算是默认了!李默抓住拳台的护栏,仍然没有回头,“是谁确定的以小茹为目标?”

    洪业回答得很干脆,“不管你信不信,我只负责把俱乐部的情况一一告诉出去,出主意这种事情我不负责,最终如何决定他们也不会告诉我。”又犹豫了一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本来他们也不想用这么激烈的手段来对付你!只想把你赶走,令小丁姐屈服。只是你和小丁姐之间的进展,让某位大人物感觉到心里很不舒服,所以这次干的才会这么仓促无序。”

    “嗯!是这样。那是我的运气不错喽?你为什么来做卧底?”

    “没什么!我穷,家里也困难,需要钱,也喜欢钱。至于你们这些有钱有势的人想怎么斗,那是你们的事!”

    这话说的很坦然,李默点点头,“你这只棋子已经被你那位老板弃掉。现在自己说说,我该如何对付你?”

    洪业沉默许久,“想来这就是我这种人的命!你要杀要打,随你!我认了。”

    “嘿!”李默冷笑了一下,转过身看着他,“这几天发生的事你也该有所耳闻!小茹伤了,我也在医院里乘风破浪着;不过那个付老大已经成了过去式,罗冥则暂时要做段时间夹着尾巴的狗。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就是和付某人走一样的路……”

    话音未落,洪业神色当即发生剧烈地变化,双拳紧紧握起,青筋爆出,呼吸急促,到了最后却突然泄气,神色变得平静,慢慢放开,“这是我罪有应得!”

    李默一直冷眼看着,这时才接着说下去,“另一条路就是把自己贱卖给我,卖给这个俱乐部,直到你没有利用价值为止!我给你一分钟时间,你自己选。”

    结局不言而预,阿杨几个拉着洪业出去,外面等着两名律师,早就准备好了份“卖身契”。首先是张巨额的、子虚乌有的欠条,而后才是各种法律文书,足以让他免费替俱乐部干上三十年也没办法赎回自由。

    待洪业的事情解决,李默又带着黄中华到了武老大的修车厂。里面现在早已成鸟兽散,只有几个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在各自干自己的事情,见李默和黄中华进来,都站起身,疑惑地望着他们。

    李默没理会他们,带着黄中华四处看看,就像是这里的主人。年轻人终于忍不住围上,有个看着身材高大、人也比较结实的上前,“喂!你们是谁?有什么事情么?”

    李默仍然不说话,正想领着黄中华走上武老大原来那间办公室,一个人突然从角落里跳出,“我认得你!两个月前,在西五环上飙车,你用辆太子车赢了我们!”

    “哦!是吗?”李默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露出一个颇有些玩味的微笑,“那就好!以后我和你们面前这位……”说着把黄中华拉到面前,“就是你们的新老板!”黄中华顿时吃了一惊。

    众年轻人一片哗然,相互对望,最后还是第一个出面的年轻人首先开口,“谁是老板我们无所谓!但武老板欠了我们几个月的工资,你们替他出?”

    李默回身一笑,笑容带着股淡淡的邪气,“想要工资是吗?去找武老大。不过,好象武老大已经到了……”他对着天上指指,“天堂!哦!对了!他这种人可能去不了,那就是下面了!”手指翻转朝地,“至于第几层,我不清楚!你们可以自己去找找。”

    这话威胁的意味非常浓厚,几个年轻人之间顿时发生小规模的骚动。李默没理,走上二层,正要打开办公室,那为首的年轻人突然叫出声,“你以前来过!和个胖子!就是死……出事的那天。”说到后面,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李默侧头望着对方,突然几个大步走下楼梯,站到他面前,把他吓得往后退了两小步,而后又不服气地跨上前。李默仔细打量过他,压低嗓门,“你叫什么名字?”

    “何晃!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李默点点头,淡淡地警告:“以后不要乱讲话!”说着转身欲行,又停住,“你们不是武老大的人,是勤工的学生,对吧?我不难为你们!你们商量一下,愿意接着干的,我照你们原来的薪水发!不愿意呢,出去记得关门。”

    说完,李默再次回到办公室门口,掏出头天邵虎交给他的电子钥匙打开门,黄中华一头雾水地跟着他进门。进屋后,他一一拉开抽屉看过,最后把黄中华摁在武老大的椅子上坐下,自己站在屋子中间,“老黄,你知道吗?这里曾经是本区最大的贼车、黑车改装厂!换句话讲,这里的老板曾经是个江湖老大。”

    “哦!小默,你想要我干什么?接手这里的生意?”黄中华略微有些明白了。

    “是!你说对了。”李默望着屋子中间,脑子里出现上次把个壮汉打得脑浆崩裂的场面,长长叹口气,“老黄,我吃了这次大亏,突然悟出个道理,就是想痛痛快快地玩,也要有相应的保障能力才行!是吗?”

    黄中华知道李默这次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虽然表面没怎么特意表露出来,但一举一动明显带有杀伐决断的味道,不再是那个一心只想和女朋友厮混的大学生,没怎么犹豫,“小默,你若当我是兄弟,尽管吩咐!”

    “嘿!吩咐不敢当。”李默脸上浮起微笑,“老黄,你为人豪爽,拢了帮兄弟在身旁,在本地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但总这么玩下去也不是办法!若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以及事业,兄弟们成家生子以后,迟早是要散的,对吗?”

    这黄中华十分清楚,用力点点头。李默接着按自己的思路说,“我是这么想!既然在北京我有敌人,就想有个势力能帮助自己。老黄,目前本区两个道上的老大都死了,这里现在是个空白,你明白吗?”

    黄中华一下坐直身体,神态变得很认真,“小默,你说的我明白。但,两个老大就这么随随便便就给弄死了,我怕我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李默淡淡一笑,“你别急!听我慢慢说。你有几个别人不能企及的优势。首先是本地人,人脉不错,加上秉性公正,能拢住人。在这里给你交个底,我本人将会去面对一个比较高层次的较量;而你,若是愿意和我一起同乘一条船,只要把本地关系理顺,经营好产业,替大家打理好落脚地就行。”

    “小默你的意思是?”黄中华需要确定一些东西,李默静静地站了一会,“我可以保证,杀人放火之类的东西一般不会让你去碰!”

    “嘿!小默,你不用说这个。我如果想干,就不怕这个。人嘛,谁愿意一辈子窝窝囊囊地活下去,就是拼一把也不在乎!我是说,做这种事情,得事先想好,把握大点,干着才有意思。”

    李默笑了!他没看错黄中华这个人,“我有些事情不能说,你现在知道反而没有任何好处。你只需要知道,为了替小茹报仇,我把自己卖给了一个超级庞大的魔鬼!这个魔鬼有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巨大能量,而我暂时只是这个魔鬼身上的一个小指甲。”

    黄中华这下彻底明白,“行!我干了。小默,你说说你的章程。”

    “这个修车场只是个幌子!待在这里的好处在于借武老大的光,给道上的人建立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而具体该干的是,我考虑若是俱乐部那里的主题网吧生意好,就在全区推开。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垄断这个区,建立一个基础。”

    晚上,李默和霍颖、林馨待在医院里陪着已经可以勉强喝点汤的赵茹,一家人吃着热腾腾的骨头火锅,通过电脑上网看直播,都避免去谈今天发生的事。

    李默没在,酒吧里的主持变成了魏明和他两个朋友,邵虎天黑透后,也不怎么张扬地悄悄摸去。八场比赛打过,素帕卡、科里诺夫、戈特、金成根以及冈田骏都压中,再加上蒙到个巴西的史蒂夫·格雷西,大家小赢六场!翻盘的两场都发生在日本人身上。原来大家寄与厚望的前川宏意外的输给格雷西家族的新手马丁,而宫崎辽云大概是因为赢下了第一场,信心甘情愿大增,水平似乎突飞猛进,第六个回合诱敌深入,一个反身撩阴腿,把波兰大汉直接踢昏过去!

    总体来讲,大家又有进账,大都开酒庆贺!俱乐部的人气一下旺了不少,让丁蕾心里很高兴。不过她现在感觉自己似乎突然变了一个人,心态沉稳许多,不大会如从前一般,经常性的大喜大忧,情绪变化多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大唐:开局继承十〕〔我,演技炸裂〕〔海贼:开局顶上盘〕〔李凡小说养鸡养鱼〕〔大炎不良人〕〔荣凰〕〔海贼我在洛克斯船〕〔快穿黑化大佬饲养〕〔蹭网异世界〕〔就他嚣张吗〕〔我被困在惊悚游戏〕〔华娱从龙套开始〕〔韩拾初虞初蝉〕〔皇冠亦有所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