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吴霸春秋〕〔重生战斗民族富二〕〔天降龙医〕〔就他嚣张吗〕〔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皇冠亦有所属〕〔海贼我在洛克斯船〕〔战神归来陆云叶倾〕〔大炎不良人〕〔都市修真邪帝〕〔精灵宝可梦之梦境〕〔韩拾初虞初蝉〕〔荣凰〕〔星际:她靠治疗异〕〔震惊!太子会读心〕〔我成帝了金手指才〕〔只想当山贼的我怎〕〔那年1981〕〔谋夺凤印〕〔精灵:我能穿梭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二卷 第四十三章 困境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李默,仙湖一战后,无论现实还是虚拟世界,你名利都有,好好的,干嘛去惹这种事?”两人一走,董浩堂转头就问,“那郑成我认识,是个痞子!不过家里在北方也算有钱有势。”

    李默淡淡地笑了笑,“我就想给这种人抹点眼药!老董,你清楚杀鸡可以骇猴!整天有票人围着自己的女朋友,又有人放出风声来威胁我,就是个泥人也有点土性子,我烦了!很烦!想找人出口气,尤其是要找个比较刺头的出气。对了,听说学校有个世家子弟的俱乐部,每个新来的漂亮女孩都会在内部讨论分配,是吗?”

    “哦!这话也传到你耳朵里了,真是!”董浩堂摇着头,一阵感叹,“这世界上啊,什么样的谣言都有!这事不是没有,但并不完全是你想象的那样!有这么个俱乐部存在那不假,但主要作用是用来给世家子弟们相互联络感情,拉关系。不单只是我们学校的,整个北京各个大学院校的少爷、衙内大都在内。里面的成员身份背景都很强,资格审核相当严格。如张亚这种家庭档次,绝没资格进入。而我,也不过是个外围份子,因为我除了有钱以外,没有任何人脉关系。”

    “哦!听说其中有人对我很不满,想收拾我。老董,你是b大世家子弟的代表,你说我该怎么做?”

    “代表?嘿!你错了!我不过是表面上出名,其实真正说了有用的另有其人。”董浩堂的语气里有种捉摸不透的味道,“算了!不说这个。要教训你,那只是一部分人的叫嚣。这个社会,每个阶层都有能人,也有废物,你完全可以不用放在心上!其实你对世家子弟有些误解,现在没有世袭的贵族,更没有什么铁板一块的阶层和团体。今天我或许可以算是个世家子弟,但若不是嫣然的父亲帮忙,我的家产老早就被人变着法侵占一空,哪还有进入这个圈子的资格?大家都清楚一个事实,现在看着

    风光八面的人,难说哪天就一败涂地,去街上拾垃圾都没份。所以真正有底蕴的世家,对子弟的教育是很严格的,并不都会仗势欺人。”

    李默仔细听着,觉得这话也不是没道理,“老董,一开始你对我很不客气,现在似乎又很关心我,让人很难适应,怕是有什么原因!像你们这样的人,吃惯见惯,无事可不起早!”

    董浩堂一直没转过头,沉默了半晌,大概是不好说,转变话题,“你朋友那事情我可以出面,替他安排时间和地点与对方会面,我们俩再加上张亚在一旁做中人。不过我说句不中听的大实话,他不去见那个女孩还好些,见了刺激更大。”李默本就打的这个主意,他既主动说出就更好。当然他也了解对方言下之意,可这世界不是人人头脑都能清醒的!扪心自问,若是林馨现在被人抢走,他会如何?怕是要杀人!

    董浩堂办事利索,很快就和对方约定好中午在学校附近一家高档餐厅。在学校门口,陪周浩然来的人中多了一个,身材高大,衣着简朴,面目看着很和气,董浩堂却皱起了眉头。

    众人走进餐厅,最里面的落地窗旁有一男一女,男的长相一般,神色油滑;女的带着墨镜不肯摘下,看着轮廓倒挺漂亮,举止也有点气质。见董浩堂进来,男的马上站起,“董哥,够给你面子的吧?你一召唤,我可是马上就来了,也没带什么帮手。原想也就姓周的小子,怎么来这么一大帮人?”

    董浩堂正想说话,那跟来的男人已经先开口,“没什么其它意思!小周精神不好,我这个人素来爱多管闲事,就自告奋勇陪着来。郑同学若是担心,我们的费用自己掏!”

    “哦!高荣兵,你今天专门是来寒碜我的啊!”郑成冷笑,瞟了眼已经自顾自坐到一边的李默,也一屁股坐下。李默拿起菜谱扫了一眼,待众人坐下,抬起头,“郑少爷是吧?”郑成闻言坐直身体,“你呢也别给我胡掰!喷水池后面那两桌人吃东西的德行太臭,我看侍者已经有些不耐烦,要不你过去教教?”众人同时朝那个方向望去。

    郑成的脸色在青白之间一通变换,很快就恢复正常,脸上堆起虚假的笑容。李默没理他,望着目光一进来就没离开过旁边女孩的周浩然,“你们俩去找个空位子,我们吃东西,吃完你们也就算谈完,结果一定,以后互不纠缠,如何?”说着回头看了眼江湖气比他还重的郑成。郑成很有信心,点点头,翘起二郎腿,“行!就给董哥……和你一个面子。”

    大家闷头吃东西,周浩然那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女孩的态度很坚决,他情绪相当激动,想去抓女孩子的手,被对方躲开。郑成脸色一黑,望着董浩堂,董浩堂正盘算该怎么说,李默抬头望着卢逸云,“你去把浩然控制住。”而后转过头看着郑成,“行!我想今天就到这吧!这事我们会尽量让他冷静,接受现实。不过……”他的头朝那帮人的方向一偏,“我不希望那些哥们在他附近绕,大家文明人,做文明事!若是不想做,我们也可以奉陪!”自从亲手杀死那吊角眼,搬开心理上的重负,他的信心和威势无意中与日俱增,原来相对收敛的性子也有所改变!

    郑成被这气势镇了一下,心有不甘,嘴角泛起微微的冷笑。一直都没说话的张亚写了行数字,招手让侍者送到那边。过了没多久,跑来一人,带口河北腔,“啊!不好意思!武老大那里还请兄弟捎带一句,小弟们不过是来帮朋友的忙,不是想在他地盘上闹事。”

    郑成领着那女的和一帮子人走了,众人这才安心吃饭。魏强打电话过来与李默视频聊天,对着他连说无数次羡慕,说李默在游戏里大侠的形象是弄了个十足,嫉妒死人了!李默大笑。这边说着话,那边高荣兵和卢逸云两个正在劝慰痛苦难当的周浩然,董浩堂干脆要了瓶高度酒,让他灌着解愁。

    待周浩然喝糊涂,众人抗起他往外走。没想这家伙酒量实在太差,也可能是空腹,没到门口就差点吐在两美女身上,惹得数声惊叫。李默把电话挂了一看,是两真正的大美女,几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个子高,瓜子脸,凤目丹唇,鼻子高而且直,只是一个冷冰冰的,一个眼角在天上,都皱着眉头,相当恶心的样子。细一分辨,哦嚯!太巧了!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太小,虽说面貌并不完全相同,但仍可以认出又是两游戏里见过的人。

    “不好意思啊!方妍,没弄脏哪里吧?他心情不好,所以多喝了点,见谅!见谅!”张亚很客气地招呼对方。李默一愣,这可就更巧了。方妍见都是同学,不好计较,冷冰冰地板着漂亮的脸,“艾佳,你没事吧?”另一美女摇头,捏着鼻子,两人飞也似地逃开。

    把周浩然往他宿舍的床上一丢,几人出门,李默瞅着卢逸云,“你看好他,别再去找事。”卢逸云点点头。高荣兵突然开口,“其实这结果你们早有预料的,是吗?”三人不说话,他淡淡地叹口气,“悲哀啊!中国的有钱人,从来不把别人的幸福放在眼里,就会占着有几个臭钱或是家里有点权力来欺负人。”

    李默淡淡地扫了这家伙一眼,董浩堂抢先开口,“荣兵,别忘了!你也出身在这样的家庭,你是不是也会仗势欺人?不能说话一棍子把人都打死!”

    高荣兵神色默然,“我这种人少啊!这世界有钱并没错!有钱你追求享受也没错!可让人想不通的是,中国人为什么有了钱、有权就喜欢欺负人?”

    “荣兵,你这个态度不对!”董浩堂和对方很熟悉,说话直言不讳,“我不否认,很多人一有钱、有势就喜欢欺负人,那是他们没教养!世家子弟,不是有钱就可以算是,还必须有足够的教养!可你也不能否认一条,中国人仇富!不少男人在和家庭背景比较好的人争夺爱情中失败,为了挽回自己可怜的面子,都会把责任推在别人的钱上,却不肯真正地审视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是!我不否认,出身富家和官宦家庭的人是有先天优势,但在不违法的情况下,一切还是取决于被追求者的态度!她若

    是真的爱你,或是绝不看重金钱、享受,只要两人之间的爱情是牢固的,没有人能够动摇!动摇了,说明她并不全心全意……”

    “你少说这一套,浩堂!”高荣兵眼睛一下红了,不耐烦地挥挥手,“中国的有钱人三妻四妾,有几个是真心爱他的,不过都是看在钱的份上。我烦的是他们的欲望没有止境,看中好的就用钱砸。现代社会世风浮躁,女人大都爱幕虚荣,与金钱和虚荣相比,爱情在她们眼里一文不值!”

    “荣兵,别老说什么中国人,我就不信在国外就不发生这种事!只不过人家风气开放,并不认为是件什么大事,想得开!我问你,人生活在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说来说去最终还是为了追求幸福与快乐。什么是幸福?不是教科书里说教的东西,而是每个人内心的真实追求。有人认为有钱就是幸福,所以他追求金钱;有人认为做官是幸福,他也可以去追求。只要手段合法,这些都是他的权利,也是人类进步的动力。每个人的生活目标不同,所以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式也就不同。女孩子们也是人,

    是生活在世俗中的动物!漂亮的服装、首饰,足够的金钱和安定的生活,这些本都是她们的需要!你不能给她,就没有资格对她们的选择说三道四。除了纯洁的爱情,她们还有追求自己心目中其它幸福寄托的权利,你不能以已度人!”

    这种问题讨论起来无聊的很,李默懒得再听下去,搂着张亚往外走。董浩堂大概也不想与高荣兵多纠缠,几个快步追上。电梯门一合上,张亚相当好奇,“董哥,这高老兄是个什么人?”

    董浩堂苦笑,“一个性格叛逆的才子!”说着他转向李默,“他这个人比较理想化,想追求一种纯真的东西。考上大学,离开家庭约束,第一件事就是把全身衣服换成地摊货,住在四个人一间的普通学生宿舍,吃饭在食堂,就是为了脱离身后那显赫的家庭,掩藏身份,试图寻找一位完全以赤诚之心待他的知心人。”

    说到这里,董浩堂靠在墙上沉默了一会,等电梯到了一楼,他才接着说:“后来他爱上了一位高他两级的学姐。那女孩子我也见过,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确实让人心动!可惜出身于一个比较穷的家庭。两人在轰轰烈烈地交往了一年,可那女孩子最后还是放下一句话后投入他人的怀抱!等他回家抱着钱、开着豪华车去找那女孩子,一切都晚了!人家已经走进洞房。”

    李默双眉一挑,张亚已经抢先问道:“一句什么话?”

    “出身贫寒、却又心高气傲、不甘人后的人,追求纯真的爱情是种奢侈!”董浩堂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而后耸了耸肩头,目光飘到远方,“相当拗口是吧?却很实在。”

    张亚张大嘴,感觉不可思意!李默则没什么表示,在他看来,这社会就如同邵虎所描述的,和动物界一个样子,雄性讲究的就是实力!追求与自己实力不相符的东西,大多下场不佳。可矛盾的是,人类就是在这种总是由少数人成功的追求中进步与繁荣!有人赢必然就会有人输,有人上位必然也就有人要下来。生死、输赢、上下,一切、一切的结局都在于各人自身的把握,而他唯一要做的只是确保自己成为一个最后的赢家!想到这里,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

    回到俱乐部,林馨正带着二、三十个女孩在七楼大厅练剑。自从她的游戏视频和海报一出,加上天下国际大力宣传练习武术在游戏里的作用,认识她的不少女同学都被吸引进俱乐部里。丁蕾首先聘她做了武术教练,而后干脆把罗冥原来的俱乐部改成全开放式大通房,地方大得离谱,正好方便一堆人练习武术套路。

    不过李默也知道靠这二、三十个女孩交的十来万,连把俱乐部维系下去的开支都不够,何况诺大一栋楼?!所以进门见到丁蕾和阿杨两个面对面坐在酒吧里发呆也不为怪。

    见李默在身边坐下,丁蕾强笑了一下,掏出个信封,递到他面前,“不好意思啊!现在才兑现。我还得谢谢你,一直都没催过。”李默看也没看,顺手丢在茶几上,盯着丁蕾的眼睛,轻声问道:“小丁姐,有什么变故是么?”

    “是!”丁蕾对他说话的方式已经很熟,往后靠靠,神情疲倦,“今天区里再次把我的申请驳回来,说只可以对内停边,但对外经营不符合条件。”李默双手在椅背上展开,沉默了一会,“内部停边是什么意思?你问清楚了吗?”

    “问了!就是允许俱乐部会员以及本楼用户停车。我跟他们详细要了份文件说明,让他们领导签字盖章,先把内部停车许可证拿了回来。”丁蕾解释道。最后长叹一口气,说话:“这是在逼我们只能依靠经营好俱乐部才能生存下去!”

    “小丁姐,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对方既然出手这么狠,我估计执照明年的审核也很可能成问题。”张亚在一旁提醒道。

    “那怎么办?”丁蕾一下急了,这不是想逼死她么?明年的执照审核若对方再插一脚,把俱乐部给封了,那就得彻底完蛋!看来对方是不达目的决不肯善罢甘休。

    李默静静地坐着,这里现在也算有他自己一份,已经属于自己的东西,无论如何要努力保护好的。可这里是北京,不是老家,没有人能帮忙,他开动脑筋,“小丁姐,我想知道阻力到底是在哪里?能告诉我么?”

    “也没什么!”丁蕾也不再遮遮掩掩,“除了罗冥,区里的常务副区长是个老色鬼,几年来一直盯着我不放。”

    “哦!”李默恍然大悟,刚还有人在说着这问题,转头自己身上就轮到一个,报应来得快啊!想了好半天,问道:“小丁姐,我听阿杨说你有个朋友在天下国际,可以帮你弄到游戏舱?”丁蕾赶忙点点头,李默接着问道:“这游戏舱是不是个别人专用?”

    “不是!每次进舱得把自己的头盔和游戏舱连接。”丁蕾回答,有点明白他的意思,“游戏舱就和电脑一样,要与头盔结合起来用!只是游戏舱里有把可以让人自由活动的机械椅,坐在上面进行游戏对身体有一定的锻炼作用,而且更加舒适。另外游戏舱的电脑里还有比普通电脑更多的辅助效果,更快的运行速度,可以大大强化头盔的功能,游戏感觉更真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大唐:开局继承十〕〔我,演技炸裂〕〔海贼:开局顶上盘〕〔就他嚣张吗〕〔李凡小说养鸡养鱼〕〔大炎不良人〕〔荣凰〕〔海贼我在洛克斯船〕〔快穿黑化大佬饲养〕〔原神:我真没想当〕〔蹭网异世界〕〔我被困在惊悚游戏〕〔华娱从龙套开始〕〔韩拾初虞初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