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吴霸春秋〕〔重生战斗民族富二〕〔天降龙医〕〔就他嚣张吗〕〔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皇冠亦有所属〕〔海贼我在洛克斯船〕〔战神归来陆云叶倾〕〔大炎不良人〕〔都市修真邪帝〕〔精灵宝可梦之梦境〕〔韩拾初虞初蝉〕〔荣凰〕〔星际:她靠治疗异〕〔震惊!太子会读心〕〔我成帝了金手指才〕〔只想当山贼的我怎〕〔那年1981〕〔谋夺凤印〕〔精灵:我能穿梭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实人生 第二卷 第二十七章 准备
    www..,最快更新虚实人生 !

    .“李默,对方已经同意你提出的所有要求,你什么时候可以到俱乐部?我们几个把合约签一下。”丁蕾的声音从手机免提扩音器里传出。李默存在做仰卧起坐,示意林馨回答。林馨点点头,“小丁组,我们马上就出发,你放心!”

    “别骑摩托车!我让张亚开我的车来接你们,你们等着。”林馨答应了。这电话刚断,邵虎的电话就打进来。李默赶忙停下运动,接过电话。

    “小默,我已经跟王动打过招呼,这事他不会放在心上,让你尽管放手干!”得到这个答复,李默心里不再有什么负担。邵虎大笑,“本来今天是你首出江湖的第一战,我应该过来给你助威。不过有点事情耽搁,就让强子全权代表。昨夜他已经领着一班弟兄出发,你记得替他们工作证和门票办好。”

    走进俱乐部,丁蕾迎上前,仔细审视了一下李默那略微有些亢奋的神色,有些好奇,“怎么啦?昨晚好象没有睡好?”他没回答。这并不用担心,晚上的比赛,现在休息最合适,所以昨天他在游戏里还特意多待了一会,问道:“小丁姐,人呢?”

    “已经到了,正在更衣室里准备。先吃东西,吃完东西再开始。”丁蕾说道。李默点点头,众人一起吃了饭,大步走进更衣室。里面有位满头白发的老人,神情肃穆,正襟危坐着,眼睛里只有面前的工具。阿杨赤着上身正对着一旁的镜子显摆,一条漂亮的斑斓猛虎出现在他的身上,栩栩如生。

    走到老人面前,李默恭敬地说道:“麻烦老人家了,我现在想趴在长椅上睡一会。您先在背上来,行吗?”老人眯着眼打量着他身体好一会,点点头。他迅速脱下身上衣服,往长条椅上一伏,很快就进入梦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被人轻轻摇醒,老人仍然正襟危坐在一旁。丁蕾抬着食物站在他头里,他侧头问道:“老人家,好了吗?”

    “行了!早就好了。为了让你多睡会,才没叫醒你!现在离比赛还有四个钟头左右,是吃东西的最佳时间。”老人没说话,丁蕾出言解释。

    这些李默懂,从椅子上跃起,全身伸展了几下。虽还处于发育期,稍微瘦了些,但已经可以显示出非常良好的肌肉线条,给人以力量的美感。丁蕾趁着阿杨和李默在吃东西,把两份合约递到他们手上。阿杨估计早已经看过,毫不犹豫签下自己的大名。李默则没在意,而是拿着食物坐到老人身旁,递给对方,“老师傅,辛苦您了!您也吃点。”

    老人笑着摇摇头,第一次开口说话:“我老了,吃东西时间一般很固定,这样有利于身体健康。”然后好奇心压倒了自持力,“年轻人,马上就要比赛,你就不紧张?”

    “紧张!可紧张没用,不如看淡点。”李默微笑着解释。老人点点头,见他的东西已经吃完,说道:“正面大概还要一个多钟头,你若还想睡,正面躺着也可以继续。”

    李默顺从地躺下,闭上眼睛。这时他已经休息够,脑子里一遍遍回忆自己曾经看过的各种比赛,把那些画面一一过了遍,逐一分析在什么情况下、面对什么样的对手,该采取什么样的战术。

    “好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老人说道。

    “时间到了!”丁蕾进来通知道。

    李默穿上衣服,给老人鞠了一躬,转身出门。酒吧间里只有张亚、阿杨和黄笑。黄笑是阿杨的大学同学,也是俱乐部的会员,只是不常来。李默没见到林馨,有些奇怪。张亚赶忙解释,说她接了个电话,要去接人,让他们先去体育场,她随后就到。夜幕即将降临,李默点点头,在他们的簇拥下,走出俱乐部。

    电梯在七楼停住,一群不怀好意的家伙涌入,目光带着挑衅。没等他们开始挤,张亚和黄笑已经紧张地挡在前面。这套李默已经受够了,把丁蕾拉到身后,站到前面,一脸微笑地看着挤进来的八个人。对方刚刚往里挤,他已经一肘顶出,张亚随即头锤跟上。等丁蕾、阿杨反应过来,八个家伙已经全部倒下,一个摞着一个,似乎都晕了,没人叫唤。

    来到一楼,五人从电梯里出来,张亚长舒一口气,“呸!终于出了这口鸟气。默老大你放心,这栋楼和电梯里的监控设备都是由小丁姐管,昨天好象就已经失灵。阿杨,你说是不?”

    “哦!是!是昨天坏的。”阿杨正说着,突然涌出来几十号人。一个个那样子都是胳膊上能跑马的汉子,统一戴着墨镜,即不说话,也不让开,就想给拳手造成相应的心理压力。

    “小默!”就在大家僵持着这一会,魏强那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这地方空旷,所以声音很震人。李默微微一笑,“强子,怎么才来?”

    “路上塞车不是!”魏强一边走一边若无其事的回答。有几个家伙跳出来堵住他的去路,他一撇嘴,双指塞进嘴里吹了声响亮异常的口哨。顿时涌出好几十个兄弟,齐声招呼:“默哥!”声音整齐洪亮,把那群人吓得够戗,赶忙退到一起,紧张地商量了一会,溜之大吉!众人哄笑。李默一一和兄弟们招呼,看见赵小惠,“小惠,你怎么也来了?”

    “默哥!”赵小惠跳上前,眼珠一转,“默哥怕不是问我,是问小茹吧?她有安排,没跟我来。”她神秘地笑了笑,李默在她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这时一辆加长的豪华轿车开到附近,李默认出是邵虎的坐驾,魏强招呼众人上车。

    “小惠怎么不坐这车?”李默见赵小惠跳上一辆大吉普,奇怪地问道。魏强不以为意,“小默,你可别小看这丫头,现在已经隐隐有点成为大姐大的苗头,自己笼了帮兄弟姐妹。有虎哥在后面撑腰,管着几家迪吧、舞厅,很是拉风。”李默又望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在车上,李默给魏强介绍丁蕾等人。魏强把墨镜拉到鼻尖,打量完丁蕾,瞄着李默,再望了一眼丁蕾,又看看李默,然后露出诡异的笑容,把丁蕾看得火大。李默知道这小子的脾气,转移话题,“强子,这段时间家里好吗?”

    “好!太好了!”魏强语气里带着股强烈的自嘲,“好到想找人打架都没对象!无聊啊!还好有你这摊子事,不然我都快要被捂发霉。”李默笑了笑。现在邵虎势头正猛,c市没人敢来找事;而他也正在稳固基业、消化成果,又不是特别张扬的那种人,不会胡乱找人茬,自然没什么事发生,又问:“你们开车过来的?”

    “当然!昨夜里就出来了,临时召集,所以才来了一百多。若是今天早上再走,怕是得上千。不过有些人可能会搭今早的列车,那是田家兄弟负责的事。现在兄弟们个个都闲得发慌,在游戏里,和排教下面几个堂口的人几乎天天都要打仗,否则早上北边碰匈奴去了。你呢?还是千年新手?雄震那帮王八蛋树敌过多,都已经退到江南,跟他妈的现实里一个样,你完全可以放心出头!”

    “我知道!等哪天你带着兄弟们过襄阳,我带你去我游戏里的家看看。”李默笑道,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一说到这个,张亚就很兴奋,乐滋滋的,满脸是笑。魏强看着奇怪,“小默,这哥们挺面善,你新交的朋友?”

    “嘿!是!对了,你们俩可以多亲热一下。从功夫水平上讲,你们俩差不多,他就是临场经验差点。”李默这话音才落,魏强的目光顿时像狼一样,把张亚瞅得浑身不自在,李默暗暗阴笑。

    车队呼啸着来到区体育馆,再加上已经赶到体育馆的,居然有三百多号人。大家聚在一起,把值勤的警察都吓一跳。

    “小丁,你来了!”车刚刚驶进体育馆的停车场,高副局长就笑眯眯地迎上来。虽然对眼前这架势有些吃惊,但自持是在自己的地盘上,煮熟的鸭子跑不了,也不是很担心,神色显得和蔼可亲,“今天有几位贵客,现在正在贵宾室里,你也来招呼一下?”丁蕾犹豫地看了一下身后的几百名年轻人。高副局长已经抢先说道:“你不用担心,选手和工作人员我会安排人带去选手休息室,其余的都上南看台,已经按你的要求给留了座位。”

    丁蕾只得依从,跟在这矮胖子的身后,来到贵宾房。一进门,一位高个的中年男子就迎上来,伸出手,微笑着招呼道:“小丁,好久没见了!没事怎么也不来看看我。”

    丁蕾轻轻握住对方的手,满脸堆笑道:“您看您说的!您可是区长,日理万机,我一个平头小百姓怎么敢擅自打扰!”说完,不露痕迹地把手抽出。那男子似乎没在意,继续笑道:“你个小丫头,说得跟真的似的。我不过一副区长,哪有什么好忙的?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就是,你知道我电话的,对不?”

    “那当然!”丁蕾笑面如花,“这可是您自己说的,别到时候说话不算话啊?”那男人哈哈大笑,指着丁蕾直摇头,旁边一人冷冷地插嘴,“钱区长为人直到,小丁你可要多多走动一下,说不定能帮你不少忙才对!”

    丁蕾冷笑着回应:“罗老板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说话就是不一样,我是得好好学学才对。”罗冥淡淡地笑笑,摆出一副不与小女孩家一般见识的样子。一旁的沙发上站起位高级警官,三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相很英俊,就是笑容有些猥亵,上前献媚,“小丁,钱区长很关心你的!一直招呼我们要好好照顾你,说你一位单身女孩子,支撑这个家业很不容易,要在政府层面上多多照顾,你要知道他的好心才对。”

    “那当然!”丁蕾笑道,“别说钱区长,就是你马副局长对我的照顾,我都时刻牢记在心。”后面几个字丁蕾几乎是咬着牙齿说的。这里的人都是老油子,没人放在心上。这时丁蕾看到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位高级警官,诚心实意地笑着上前招呼:“徐局长,您也来了!”

    那警官把手里的报纸折起,往茶几上一丢,站起来,严肃地教训道:“你这小丫头,没大没小的,连叔叔都不叫了!是不是你爸爸去了,就不再把我这叔叔放在眼里?”丁蕾的眼睛顿时红了,轻声叫了声“叔叔”。那徐局长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笑着说道:“你阿姨怕你被人欺负,叫我来看看你,你说我敢不来吗?”

    这话一出,贵宾房里不少人心里很有些不自在。那徐局长也不在乎,扫了屋子里一眼,拉着丁蕾来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面前,介绍道:“贺局长,这是我侄女。丁蕾,这是刚从部里调来市局的贺局长。”

    丁蕾赶忙上前自我介绍,那贺局长笑道:“别!副局长。小丁你叫我贺刚就行。”丁蕾当然不可能不识相,浅浅地笑了一下。目前这房间里以这位贺副局长的级别最高,但钱副区长是常务,据说马上要转正。政府口权力更大些,所以房间里就以两人为中心,团团坐下,扯起闲话。

    突然贵宾室的门被猛得推开,一位十分年轻漂亮的女警官冲进来,身后跟着个三十多岁的警官和位年轻的少校,两人都是一脸的无奈。那女警官一进来,直奔贺局长面前,笑道:“我就说贺局在这里,王队,你敢骗我?”

    贺局长这时已经站起来,笑道:“你这个小丫头,又让你们队长为难!是我吩咐过的,不许让人知道我来这里,就你喜欢多事。”说着,抬头和少校招呼,“戎生,听说你已经调回北京啊!哪天一起吃顿饭,大家叙叙。”叶戎生点点头,见贵宾室里人太多,没说话。

    “许你来看,就不许我来?您也太官僚了吧!”那女警官毫不在意地笑道。其余人这时都已经起身,一个一杠两颗花的小警察敢这样和市局主管治安的副局长说话,十有八九是背景深厚。再看贺局长跟那军官说话的客气劲,更是心中了然。这首都的大小官僚们早成了精,纷纷陪着笑望着几人说话。

    “贺局,这可是自由搏击,学校里都没办法教的,你居然也不叫我来看,太不够意思了!若不是我和老叶从附近路过,眼睛尖,正好看到王队,差点就此错过。你说你该怎么赔我?”那女警官对附近的人毫不在意,说话张扬,其他人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贺局长苦笑,说道:“小丫头,你说要怎么赔?我把主席台的位子留给你行不?”

    “得了吧您诶!谁才稀罕!我只要能在第一排就行,最好就在裁判的身后。”那女警官要求道。不等贺局长开口,区体育局的副局长高某人就赶忙一口答应。那女警察这才满意,拉着叶戎生,直接就坐到贺局长旁边,根本没给原来在这个位子上的分局徐局长面子。丁蕾就此当口,起身告辞,贺局长和颜悦色地挽留:“小丁,你别急着走啊!坐着!到时候大家一起出去。”

    丁蕾忙笑着解释:“不行啊!贺局长!我今天也要出场,现在不去做点准备,等会上台去被人踢下来可难看。”

    贺局长脸色瞬间变了,狐疑地望着她,难以相信地问道:“小丁,你也要上?”这时不只是他一个人奇怪,不了解内情的人都奇怪地望着丁蕾。丁蕾苦笑道:“说好一个俱乐部出三名拳手,我们人手不够,我身为俱乐部的主人,自然责无旁贷。”说完也不拖延,微笑着和众人打了圈招呼,从容出门。

    贺局长望着丁蕾出门,又望了望周围表情各异的众人,若有所思。旁边的徐局长微微一笑,他今天请对方来的目的基本已经达到,心里的石头悄然放下。那女警察这时也从吃惊中恢复过来,一下跳起,大叫道:“混帐!混帐!哪有让一个女孩子打这种比赛的道理?”

    区里的大小官员十分尴尬,高局长忙出来打圆场,笑道:“这比赛是由丁蕾自己提出的!再说,她是鞭腿王王动的师妹,从小就练功夫,是本区著名的女侠!你别小看她哦!”说完故意豪爽地笑了几声,其余众人也附和着笑起来,发出一片“是!就是!哈哈!”的杂音。

    那女警察将信将疑,坚决说道:“不行!我去休息室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完拉着那位王队长就走,叶戎生并没有跟上。区公安局的马副局长想起身拦,但被罗冥拉住。钱区长笑着试探道:“这女孩子,不愧是警察,倒是个急性子!贺局长的亲戚?”

    “哪里!”贺局长笑道,“我一警官学校学长的女儿。她父亲在l省,把她交给我照顾,自然不敢怠慢。”众人同时打了个哈哈,没想这贺局长的口风挺严。若只是普通同学,鬼才相信他会如此纵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大唐:开局继承十〕〔我,演技炸裂〕〔海贼:开局顶上盘〕〔就他嚣张吗〕〔李凡小说养鸡养鱼〕〔大炎不良人〕〔月薪两万我成了首〕〔荣凰〕〔海贼我在洛克斯船〕〔快穿黑化大佬饲养〕〔原神:我真没想当〕〔和离后,世子爷天〕〔蹭网异世界〕〔师姐,我不想努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