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是我的星球 第三十八章 月色箫音*.
    !

    其实殷筱如还有很多事情想问。

    比如那个鼎是什么,墙上那把剑是什么飞剑么?

    那管玉萧……夏归玄是会吹箫么?不知道吹得怎样……呃,他若是知道这个词被污染了,不知道还肯不肯吹?

    另外夏归玄好像很喜欢一副夏朝风味的东西,大禹治水图啊,夏九歌图啊什么的,鼎难道是模仿禹九鼎?然而夏朝装束肯定不是他这样,夏朝也没有那样的宝剑和玉萧,他就像是一路吸收了新的文明进展,逐步见证到了现在似的。

    包括现在好像还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太奇怪了……你如果说地球上有这样的古老修行者,殷筱如还能信一下。可在这颗星球上怎么会有?这星球上要么是移民的新人类,要么就是星球原住民,和古华夏有一毛钱关系吗?

    满心都是各样好奇,但夏归玄显然不太想回答相关问题,她也只能憋了一肚子好奇,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毕竟天色已晚,她还是要回自家睡觉的。

    他们打算明天一早坐飞机去京城。

    殷筱如始终是有点小紧张的,她不太敢去京,之所以一直留在桑榆,除了生态园的特殊性之外,就是为了远离京师找个安身之地。想不到这次被人搞到风口浪尖,早晚躲不过去。

    临走在山道看见胖虎,殷筱如作势欲踢,胖虎抱头而窜。殷筱如“哈”地笑出来,心情又忽然变得很好。

    夏归玄是个很神奇也很神秘的人,有他在好像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了。

    就像那神奇的雌雄照妖镜一样,殷筱如至今都没有去问夏归玄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有个雄镜子,好像他手头冒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很正常。

    就像这湖珠项链……

    殷筱如纤手轻抚胸前项链,湖珠在月色下散发着柔和的光,如月如星。光芒映照着俏颜,朦胧而美丽。

    山上忽然传来萧声。

    殷筱如驻足回望,夏归玄站在顶端亭台,月下弄箫。

    他好像横着吹的?箫能横吹么?殷筱如不知道,不管污化不污化,她觉得横着很帅。

    也很好听。

    可惜这二十多年都市,匆匆行色,早在车水马龙钢铁试剂里遗忘了狐狸的艺术细胞……听不懂他萧声里蕴含的意义,只觉得听着心旷神怡,不是什么幽怨惆怅缅怀,就是很清然悠远的那种,月下清歌,渔舟唱晚。

    夜风之下,仿佛仙人送行。

    虽然他没有看她,看的是月。

    在更远的地方,凌墨雪站在黑暗之中,有些惊奇地看着山顶的人影。

    她本来也要连夜飞回京师的,一时没走,竟意外听到了这曲仙音。

    这主人……和想象中的越发不一样了。

    她的艺术细胞和殷筱如就不同了,殷筱如只觉得月下唱晚,她一听就知道这是名曲《高山流水》啊。

    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和月色渔舟没有太大关系,只是他在月下所奏,便带上了月的清幽。

    但他并不想伯牙遇子期,他要的只是这月。就算自己跑去告诉他,主人主人,我听得出你的山中幽月、高山流水,我是知音。他也大概就是笑笑,“哦”的一声。

    这是一个看尽世情而出世的山中高士,根本就不是世间人。

    那你还收女奴!

    呜……

    咦也不对……也不出世。这曲子是不是有点思念或者缅怀的感觉?凌墨雪有些不确定。

    凭一曲看人,好像也确实夸张了点,看不透的。

    人本来就是矛盾体,何况他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单纯一面?

    但是……修行到了他的层面,难道不是该很纯粹?

    凌墨雪又有些不确定。

    她的修行懂个什么啊……

    月色之下,箫音悠然,一人山中行路,一人幽影静观,各自心绪杂乱。胖虎坐在树下看上去,心想真好听,好听就完事了。

    不知道那两个蠢女人在想什么,无聊。

    …………

    次日一早,日升月落,山间月下的箫音就已经成了另一个次元的场景。

    夏归玄坐在机舱里,看着窗外的云彩,颇有兴趣地笑道:“怎么觉得几百年来飞机没变化的?这不应该啊?”

    殷筱如坐在他身边玩虚拟屏,随口道:“外形没变化而已,材质和能源变了很多。变化最大的是没空姐了,你们男人的眼睛也只能看窗外。”

    还真没空姐了,都是机器人,因为绝大部分服务还真是可以用智能服务取代的,只有一个人类领班负责处理智能做不到的事情。

    大夏人口也就几千万,不足亿,而地域却快要和欧亚大陆差不多了,真正的地广人稀,人力也就成为很重要的资源,绝大部分岗位都只能用机器人取代。

    各种服务类机器人,说不定数量比人还多。

    也难怪殷筱如说一旦它们产生人的思维会是很可怕的事情,大概不少科幻作品讨论过这种事。其实夏归玄觉得现在他们的科技对人工智能应该要更厉害些才对,不知道是刻意的压制呢,还是更高端的控制了不在民用?

    这次赴京可能会看见更多有趣的东西,桑榆毕竟只是个三线小城,连只琴心狐狸都能横着走那种,能看见个啥……

    看狐狸本狐?

    “没空姐了我就看小说啊。”夏归玄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点开光屏,随口道:“倒是现在的座椅设计有意思了很多,我以前看见的感觉不知道设计者到底在想什么,反人类似的……特别是客车座椅,虽然我没去坐过,想也觉得乘客会很难受,故意的吗?”

    “不知道。”殷筱如看着他的眼神更是奇怪:“那是什么时代的座椅?我怎么不知道。”

    “唔……”夏归玄闭上了嘴,还是看小说算了。

    殷筱如探头看了一眼:“又是那个夏朝小说?作者小九的那个?”

    “是啊。”夏归玄悠悠道:“夏朝作品凤毛麟角,偶尔看见也是说夏桀的,这居然有太康时期真是不容易,更不容易的是,居然不是反派诶……还谈恋爱,按弹幕的说法,好苏啊……这个形容什么意思来着?”

    殷筱如总在想昨晚吹箫的和现在坐在身边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憋了半天才道:“谁跟你说这个太康不是反派了?恰恰是因为反派,只要会谈恋爱,就很苏。”

    “这样……”夏归玄摸了摸下巴:“为什么谈恋爱的片段没有真人视频?凌墨雪只演武戏。”

    “凌墨雪从来不肯拍恋爱类剧本。”殷筱如撇嘴道:“冰清玉洁的清高天后,她爷爷官大,有资本。”

    夏归玄颔首赞许,但赞的不是凌墨雪:“好事,我也不想看别人乱演太康。”

    殷筱如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别人不够帅,不太可能符合原著描写。”

    殷筱如很无语地道:“为什么我有种感觉,你对这扯淡的书这么感兴趣,是因为作者把太康写得很帅。”

    夏归玄眨巴眨巴眼睛,没回答。

    “……原著都是把男女主夸得九天仙人一样,真要按原著标准,我看连凌墨雪也差一点。哪来那样的演员,你想多了……呃不对。”殷筱如上上下下看了他一阵,忽然笑道:“你去演,说不定还有点味儿。”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