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是我的星球 第三十三章 总算摆平了&.
    !

    “其实我不是把你当充电器啦。”殷筱如赔笑着到他身后捏了捏肩:“我还是把你当个宝的。”

    夏归玄感受着那毫无诚意的随手捏捏,很是无语:“哪像个宝了?”

    “充电宝。”

    “嗖。”殷筱如又被摆成了个盘坐造型丢了出去。

    胖虎圆溜溜的脑袋跟着她的轨迹目送,看着她在栏边一按,又很潇洒地倒翻而回,好像对被丢出去的结局已经早有防备了似的。

    继而又很自然地隔着石桌坐在夏归玄对面,看夏归玄情绪不是太高的样子,好奇地问:“开玩笑的啦你有心事?呃不会就是因为我不认真学仙法吧?”

    夏归玄情绪不高当然是因为道途瓶颈,这才是他最重要的事情,没多少扯淡的心思。

    本来以为科技之道触类旁通的话对自己颇有益处,如今看来好像有点偏差,连受伤复原的意义都没有,别提突破的价值了。

    或许是因为这些还是太容易解析?嗯有可能,毕竟自己只是解析出构造和实效,基础理论原理并没有吃透。

    这个毕竟是完全不同的理论体系,这方面他的基础知识等于零,理解还是按照自己的那一套,那也就还是在自己的原有框架之内,当然也就意义不大。

    但如果这样旁通见证并不够,真需要把科学基础知识从头学起的话总觉得怪怪的,并不像是自己该走的路。

    当然这种事情并不急于一时,多少年过来了,怎么可能因为两三天的见证就急不可耐?

    求道是急不得的,来日方长。

    夏归玄终于也没多说,只是道:“你的手表还有一半电量充个什么电话说这手表的原理是平日里自动转化空气热能和太阳能来驱动?”

    “是啊如果长期待机状态几乎可以不需要充能,但谁能只待机呢,大家对它依赖已经太大了,功耗不是闹着玩的。就算轻度用户,每隔几天也还是要针对性充一次能的。”

    “那这个”夏归玄抚摸着战衣:“这个能源是什么?我感觉也有一部分电能,但原理不太一样?”

    “这是微核能,自己裂变产生能量,可以转为电能激活一些东西,当然也可以转化其他能量作用,但这个也每隔一段时间要定期维护的”殷筱如下意识答了一大段才忽然反应过来:“咦你为什么有战衣?”

    “这么大件衣服你现在才看见?”

    “只有焱姐姐能给你搞吧?”

    “这话有点歧义,你不能换个词?”

    “反正只可能是她没错了。”殷筱如瞪着眼睛,非常惊奇:“我让焱姐姐给我搞一件战衣她都不肯,说是违规!为什么肯给你!”

    因为她知道我根本就没必要穿这个出去用啊!夏归玄真是哭笑不得:“你这狐脑子平日里真不知道在转什么,让你屏除万念的修行恐怕真是做不到了——你要说我有心事,那心事就是教个徒弟如同白痴。”

    “哎,但我真想学的啊,我认真的。你看我今天上班就去了两小时,平时要到中饭的!”

    “哦?”夏归玄瞥了她一眼:“难道是我给你的法诀你有什么不懂的特意来问?”

    “挺好懂的啊,没什么不懂。”殷筱如道:“就是一开始练,有点心虚,最好是你在旁边嘛。”

    夏归玄微微颔首,殷筱如又不是连术语都不懂的初丁,他量身定制的功法也是由浅入深,一开始学是很好理解的,这都有疑难那估计得怀疑一下她的智商了。

    他想了想,便道:“我觉得你的难题在于心不静,你且试试打坐入定,据功法而行我在旁边护着不会有事。”

    殷筱如左右看看:“现在?”

    夏归玄收起石桌上的茶壶茶杯:“嗯,就坐石桌上就好了,我随时可以矫正。”

    “石桌?”

    “谁修行不是席地一盘,最多有个蒲团。怎么,你还想多特殊的设备?九品莲台?”

    “不是”殷筱如咬着下唇,眼里却奇怪地闪过恶作剧和媚意掺杂的异色:“那夏老师指点一下我的姿势标不标准哦。”

    夏归玄随口喝茶:“当然呃噗”

    殷筱如斜坐石桌,两手撑在身后,上身便形成了优美的s曲线,黑丝长腿斜斜伸着,比她平日里斜靠沙发的样子更诱人了。

    继而微微偏头一甩长发,眼波轻送,风情撩人,声音妖媚无比:“还让人坐桌上品鉴,想不到夏老师这么会玩。”

    夏归玄切齿:“殷筱如你故意的吗?”

    殷筱如这回真是故意的,她觉得夏归玄一本正经的时候特别可爱,从初识的那一天就觉得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很好玩了,现在还一副老师模样更想撩。

    “夏老师不想要这个姿势啊?”

    夏归玄的声音简直从齿缝里挤出来:“让你平心静气打坐,不是让你卖骚!就你这样还说想认真学呢!”

    殷筱如似是好奇地问:“打坐是什么姿势?”

    “我看你们的网络上到处是视频,你还装不懂呢?双跏趺坐,五心向天,摆正了,少卖骚。”

    “哦。”殷筱如弱弱地坐直,眼里又闪过了笑意。

    夏归玄没好气地喝茶,还摆不平你了我呃等等

    殷筱如这回姿势还是很标准的,然而她是套装短裙,直勾勾地在面前盘膝而坐,还是在桌上,视线一眼看去,那真是什么都尽收眼底。

    白的,还有情趣镂空呢。

    “噗”夏归玄忽然转头,喷了胖虎一脸。

    胖虎:“?”

    殷筱如正在道:“原来夏老师喜欢正经中不经意带着一点那啥啊,怪不得和焱无月勾勾搭搭”

    “殷筱如!”夏归玄觉得自己的涵养都快被她弄没了,真是哭笑不得:“你真就没点矜持的吗?”

    殷筱如很是委屈:“这是你叫我摆的姿势,做徒弟的可怜巴巴不敢反抗,你还倒打一耙”

    “我没想过会这样,你肯定想过。”

    “我为什么就要想过?”

    “因为你现在还不收起来!”夏归玄无奈道:“调戏我很有乐趣吗?”

    殷筱如终于笑了:“你对狐狸精有什么误解吗?”

    “那你在别人面前怎么不这样?”

    “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是狐狸精啊。”

    无懈可击。

    夏归玄叹了口气:“神裔根本不是妖,你不是狐狸,是有狐狸特质的类人种族。”

    说着忽然伸手一点她的眉心。

    殷筱如愣了愣,感到自己隐藏起来的狐耳狐尾清晰地展现在外,而与此同时,体内似有什么正在滋长,一种与天道共鸣的感动和追寻在心中唤起,那是已经遗忘了很久的,本源的追寻。

    一直觉得静不下的心、搞笑的意识,在这种本能的感动中压得干干净净,就像是人类到了空旷的高原,看着蓝天碧草,风吹草低、四处苍茫,似有神祗的低语在心中回荡,尽是对自然和天地的共鸣与呼唤,再也没了在快节奏社会中匆匆行色的浮躁,没了恶作剧的念想。

    耳畔传来夏归玄的声音:“如果你是狐狸,就更应该从你的化妆品、影视剧、公司业务、机器人与网络之中离开一会,看看这忘却已久的生命与自然。”

    殷筱如慢慢闭上了眼睛,在一片苍茫之中缓缓入定。

    好像搞定了?夏归玄却得意不起来,没想到这都要用上归灵术,以后怎么办?

    算了不管怎样,能入定就行,这货其实很有修行天赋,一旦专注下来,瞧这周天运转得多顺利啊那灵气气旋飞速运转,法力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在滋长。

    可是

    这狐耳狐尾、西装衬衫、套裙黑丝偏又安静圣洁,灵韵动人

    怎么感觉有点口渴。

    夏归玄慢慢喝茶,神识接收到了胖虎的意念:“你说她这样的,打一拳会哭好久吧?”

    夏归玄很欣慰后继有人,然后把它丢了出去。

    圝..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