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重岛〕〔绝天武帝〕〔神豪假女婿〕〔超级女婿〕〔全能豪婿〕〔铁路往事〕〔青梅很强势:小狼〕〔我真是一个好人〕〔步步为局〕〔总裁偏要宠我宠我〕〔神龙废婿〕〔崛起复苏时代〕〔豪婿〕〔赝太子〕〔三国之巅峰召唤〕〔我的小妈是宇宙首〕〔我的娱乐那个圈〕〔报告总裁爹地:妈〕〔最强炼气初期〕〔玉手调香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一百零二章 想怎么死
    黑衣人用嘴吹了一下枪口道:“你是该安心,只要我的抢响,你就可以永远的安心!”

    娄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好奇地道:

    “我知道你可能杀人不眨眼,但我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告诉一个将死之人,谁要杀我,杀了我徐然然能不能放回来!”

    男人呵呵地笑了道:“别人我不关心,她能不能放也不是你该关心的,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

    你死是必然的,我给你个权利选择自己的死法,说吧,想怎么死?”

    娄台故作轻松地开口引诱道:“我还想再见识见识你的马来刀,据我调查,这马来刀全世界仅存三把。

    一把是美国富商卡莱顿所有,来源于1954年的一场拍卖会。

    一把是马来刀的传人所有,也是马来世家唯一剩下的一把。

    还有一把就是抗战时期从日本人手上夺过来的,所属人是当时任第四十三军团的团长齐镇所有。

    不知你这一把从何而来?”

    黑衣人掏出马来刀,用布小心翼翼地擦拭了一遍道:

    “这个问题怕是你永远得不到答案了,既然你想死在马来刀下,我就成全你!”

    说完便亮出招式准备杀过来,娄台神情一顿大喊道:

    “齐鸣,我知道是你!

    只有你爷爷有这把刀,我不知道你现在为何变成这样,你真的一点都不顾我们的兄弟情义了吗?”

    对面的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却凄惨异常,他狰狞地笑道:

    “既然你认出了我,我也就不跟你装傻,什么兄弟情义,狗屁不通。

    你何时把我当过兄弟,今天你必死无疑!”

    说完一刀割断了连在脖子上的黑布,呼啦从头顶扯了下来。

    大有一副算清总账的感觉!

    一张脸显露出来,娄台吃了一惊,印象中的那张脸哪里去了?

    只见此人整张脸都皱在一起,满脸火烧的疤痕,五官几乎看不出来,一张脸像是个平面图。

    鼻子不翼而飞,只留下一张皮和两个窟窿,嘴巴连牙齿都包不住,说起话来只看见牙齿在动。

    活像一个行走的骷颅。

    娄台不敢相信的问道:“你真是齐鸣?为何会变成这样?”

    刹那间像是有鬼哭狼嚎般的鬼叫出声,凄惨渗人,是齐鸣,顶着一张鬼脸的齐鸣,他仰天哈哈大笑。

    却不知道他笑与不笑都能起到震慑效果!

    他笑完用他那像是被人拿刀宛过的眼睛瞅着娄台道:

    “这都怪你,你就是害我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罪魁祸首!”

    娄台忍住一探究竟的冲动,淡淡地道:“我没有!”

    齐鸣像听到笑话般嘲讽道:“时至今日,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你必定会受到天谴。

    你爱的女人永远不可能是你的,而现在你的命是我的,拿命来吧!”

    说完迫不及待地冲了上来,娄台躲过他的刀,严肃地道:

    “我的女人在哪?”

    齐鸣突然就气急,拿刀的手都在抖,突然像疯子一样砍了过来,口中骂道:

    “你个朝三暮四的伪君子,说什么你的女人,你这种狼心狗肺之人也配有女人?

    茵茵多么好的女人被你玩弄于鼓掌中,现在又被你害得住了院!”

    娄台其他都可以忍,唯有这一点忍不了,他正色道:

    “齐鸣,以前你是知道的,我把林茵茵当做妹妹,我不爱她,从来都不!”

    齐鸣一直处于暴怒当中,他撕心裂肺的吼道:

    “你撒谎,她明知道你有未婚妻,还疯狂地爱着你,她是多么善良,从来没想过从你的未婚妻那里夺走你。

    而你呢,你是多么虚伪,面对她的告白从来不狠心拒绝她。

    就是因为你的不拒绝,让她以为有机会,拼命地付出,拼命地等。

    结果这次是真的认清了现实,差点进了鬼门关!”

    娄台难过的别过脸,这一点确实是他的错,他总以为林茵茵是开玩笑,等她大一点就会明白。

    而且自从他退役,他俩几乎一年见不到一次面,怎么还会有这种想法?

    娄台摇摇头道:“这一次的意外确实很对不起她,但这与徐然然无关。

    齐鸣,如果绑架徐然然你有参与,你告诉我她在哪里,我绝不追究你!”

    齐鸣对着自己的刀咯咯直笑,道:“看来,你确实找到了真爱,那可太好了。

    你不追究我难道我还感恩戴德不成,你不追究我,我天涯海角还要追究你呢,这一辈子你不死,我就不罢休!

    送了你上路,我会一并将她也送上路去陪你!”

    娄台大声吼道:“齐鸣,有什么你冲我来,何必去为难一个女人!”

    齐鸣嘲地上吐了口唾沫冷冷地道:“你娄台欺人太甚,这话该我问你,你把我害成这样还不够,还要祸害茵茵。

    现在你终于也有了把柄,我今天饶不了你!”

    齐鸣来势汹汹,力气用了十分,娄台挡住他这一刀,手臂都被震麻了,他的大马士革钢刀上的一颗钻石被砍掉了!

    齐鸣见此得意的笑了,对着娄台阴狠地道:

    “只让你见识了马来刀的锋利,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马来刀的致命招,祖传的七星海棠毒!

    放心,这种毒无痛无痒,天下无解药,一点痛苦都没有,两分钟必死无疑!”

    娄台不禁握紧刀子最后劝道:“齐鸣,我俩毕竟是战友,何必做的这么绝?”

    齐鸣咬着牙齿怒吼道:“闭嘴!你还好意思说战友,你看看我,看看我,你是怎么对待昔日的战友的?”

    娄台看着他,他一口咬定是他所为,那极有可能是爷爷为他报的仇。

    当年就是因为齐鸣泄露军情给敌方,才导致娄台的战队在任务中受到重创。

    而娄台因为直升机指挥作战的同时充当救援,招到敌军的围追堵截,后来被击落在不知名的沙漠!

    被人救回后就恶病缠身,痛不欲生,最重要的是心里的痛。

    被最亲的战友背叛,当时齐鸣可是他的一把手,副指挥啊!

    待他想通的时候齐鸣早已经退役不知所踪,所有的人都不愿意提起他,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淡忘了许多。

    这些都是娄台不愿意回忆的事,如今被放到了台面上,他痛苦的吞噎了一声道: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齐鸣一直以为他是在装傻,如今看来他也有可能是真傻,便一鼓作气道:

    “既然你是个将死之人,就让你死个明白!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出卖你?”

    娄台不忍心再听下去,不自觉的闭了眼。

    齐鸣像是突然被咬了屁股疯了一样狂吼道:“你给我睁开眼睛看着,张大耳朵听着!

    你出生好,那没有错,可我出生哪比你差,我俩同一天入伍,凭什么首长接见了你,而你就顺理成章成为了班长?

    你固然很优秀,可我又哪输你半点?我的副队长是靠自己挣来的。

    你的队长称号怎么来的,你扪心自问,难道不是你讨好林茵茵得来的吗?

    论相貌我才是大老爷们该有的长相,而你自己照照镜子,五官精致的就像个娘炮!

    可这样林茵茵还只粘着你,半点机会都不给我。

    你是利用她,利用她的身份,而我是爱她,出于男人对女人的爱!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让别人都看看没了你,我一样能把队伍带强带好,可惜老天不帮我,天衣无缝的计划百密一疏。

    老天还是眷顾你,五架战斗机耗资我五千万,都没能拿下你,是你命大!

    你被救回后,我自知不会有好日子过,没想到你真的这么狠,要活活烧死我。

    带几百人把我的房子围的水泄不通,在我屋里放一把大火。

    只要我露头,就机枪扫射我,直到屋子被烧成一片废墟,你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

    娄台摸了一把脸,这些他都不知,可那也是他背叛在前,多少兄弟命丧于此。

    他虽然保了命也是就此断送了军旅生涯!

    咳嗽一声尽量语气平稳道:“当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的兄弟崴子和九子死在了那场战斗里。

    可能我当时情绪是激动了些,这些年我也时常会想到我们的最初的时光,兄弟情一辈子!”

    齐鸣突然疯狂的抽自己的耳光,嘴里叫嚣道:“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他俩,怪只怪他俩命不好!

    本来你一个人死就好了,结果拖累到兄弟,是你害死的他们!”

    娄台的心很沉痛,为那两个枉死的兄弟也为了曾经把他当兄弟的自己!

    好一会才开口道:“既然你认为你做的是对的,那我们就用老办法,决一生死!”

    齐鸣呵呵地笑,那笑容恐怖瘆人,他道:

    “好哇,别以为当年的你是神枪手,我就不敢,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了,而我天天都在和这玩意打交道!

    娄台丢了手上的刀,熄灭了头顶的灯,地下室一片黑暗。

    连模糊的人影都看不到,娄台握着已经上膛的枪,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仔细辨别着气流的动向。

    对方也是一样,大气都不出,两个人静静地对峙,都在等着对方先一步行动。

    在这光靠听力辨别方位的紧张时刻,谁先动谁就先暴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在万界送快递〕〔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我给万物加个点〕〔我真没想出名啊〕〔玩家公敌〕〔伏天氏〕〔超神制卡师〕〔神级弃少在都市〕〔西游之白莲妖圣〕〔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