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超强兵王在都市〕〔备胎大联盟〕〔剑气逆神〕〔世纪第一宠:厉少〕〔总裁的天价穷妻〕〔仙女姐姐带我飞〕〔三千韶华为君狂〕〔亿万宠妻:入骨相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六十五章 她是良药
    走到石门前,季得月动了暗门的机关,石门打开来,里面的一切如初次所见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唯有不同的是里面躺着一个人,娄台!

    季得月连忙跑过去,心道:“他怎么躺地上,这温度比外面低许多,不适合躺在地上啊!”

    便放下保温盒,伸手去扶他,他已经没有意识了,任由季得月拉扯,软绵绵的,稍有不慎,他就再次载倒在地上!

    季得月拍了拍他的脸颊,滚烫,他怎么晕过去了?

    季得月坐在他背后,让他躺倒在她的怀里,摸了摸额头,滚烫,又摸了摸身上,也是滚烫,果然如火烧!

    季得月猜想,是不是这蝴蝶粉末起了作用,缓解了他的疼痛,这没有意识的躺着也好过疼的满地打滚啊!

    算了,饭是吃不上了,去给他拿个毯子垫着吧。

    这光秃秃的屋子,连个凳子都没有,更别说床了,只能以地为床了。

    将他的头轻轻地放在地上,起身准备离开,垂在身侧的手却被人抓住,季得月忙看向他。

    他的眸依然深闭着,只是面部表情痛苦地纠结在一起,他抓人的力气很大。

    只听他哀求道:“阿月,别走,求求你别离开我,陪陪我,我疼!”

    声音柔弱无力,却又字字铿锵,他似卸下所有的防备对着自己的爱人倾诉衷肠,似一把锤子敲在季得月心田!

    娄台那看似坚不可破的堡垒傲然屹立在雪山之巅,原来,只要少许的阳光既能融化他的心房。

    他拒绝任何人进入他的心房,却又主动打开门邀请季得月进去,这所房子她镇不住!

    季得月瞬间忍不住鼻酸,泪如雨下,心疼万分。

    他说他疼,这不是她所认识的娄台!

    他把最柔软的一面呈现在阿月的面前,甚至乞求她,她真有那么重要?

    犹豫的脚步最终忍不住停留,重新坐下,知道他听不到但还是呢喃道:

    “你可知和我在一起要受的苦并不比你这病痛少?”

    让他靠在她的怀中,他瞬间舒展眉头,季得月看他安稳的睡相,又觉得一切都值得!

    拥他入怀便要做好承担不能承受的后果!

    不知过了多久,季得月胳膊有点麻木,保持这个姿势久了,怕换个姿势就会弄醒他!

    背挺得太直,腹部受力,腰很痛,她正想动,突然娄台动了一下!

    季得月立马全身僵硬,再不敢乱动分毫,娄台稍微侧了一下身,手扶上额头。

    疼,还是疼,今天的枕头很特别,特别温暖,像是有温度一般。

    为了缓解疼痛,娄台左边枕一下,头疼,翻个身右边再枕一下,还是头疼,但又特别想睡,睁不开眼!

    娄台能确定这枕头确实有温度,突然立起身坐直。

    似睁非睁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季得月,却又似空无,没有聚焦!

    季得月屏住呼吸看着他一连串动作,大气都不敢出,她不知他是睡是醒。

    最后在刹那之间脸部着地扑在季得月的大腿上,又没了动静!

    季得月好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这是又趴着睡着了?

    正疑惑间,又见娄台像中邪般坐了起来,使劲用手拍打头部骂道:“走开,都给我走,别再缠着我!”

    脸部五官扭曲在一起,似乎非常痛苦!

    季得月知道他在说胡话,还是忍不住四周看了看。

    空旷的屋子里只有他俩,季得月赶紧上前去抓他的双手,将面容抵在他的面前道:

    “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娄台听到响动睁开那半闭的眸,这才看清面前的人是徐然然!

    可是有阵阵锣鼓在他脑袋里敲,他的脑袋都快震得粉碎了,让他无法思考,只想赶走这个魔鬼!

    只清醒了一秒,复又将手掌捏成锤头砸向自己的头,砸了几锤却越发的疼。

    加上周围有手在拉扯着他,身上像是火在烧,五脏六腑感觉都快要被蒸熟了。

    心里乱糟糟的,实在忍受不了,便直接将头砸在地上,一下一下“嘭嘭”作响。

    每碰一下,头脑暂时就空白,一切都不存在了,疼痛也不见了。

    季得月瞪大眼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每一下都敲在她的心上。

    一把把他拉起,箍在怀中,她的身体靠近他,踏突然就不动了,任由她抱着。

    季得月看他安静下来,便松开手准备看着他和他面对面的谈谈!

    娄台却突然一把将她抱的更紧反客为主,抱着她,让他有很凉爽的感觉,躁动的心似被泼了凉水,好舒服!

    娄台不明白为何这冰块有忽近忽远的感觉?

    冰块一离开热气就上涌,冲的脑袋直打架!

    想不了这么多,这冰块绝不能拿走,他霸道地更紧地往季得月身上靠了靠。

    这感觉很真切,只要挨近她就感觉舒服,她就是一团降温的冰块。

    季得月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本想立马推开他,但见他好像平静了下来。

    想到刚刚他伤害自己的暴力行为太可怕,真怕他不知不觉伤到自己,如果她能让他安静,便牺牲一下吧!

    不知何时,季得月撑不住了,栽倒在地,只是腰间的双手不曾松动丝毫!

    谁先动的已无从考究,只是动过之后,相继睁眼,眼中倒映的便是彼此放大的脸!

    尤其是这双不和谐的扣在季得月腰间的手,刺痛了娄台的心脏,他抱着她为何?

    想要缩回手却已经麻木到没了知觉,这个动作维持了多久?以至于僵硬的动都不能动!

    季得月看着他忽明忽暗的眼眸,懊恼的神色,难以明辨的情绪过后竟是纹丝不动!

    她一眼便看出,这是他认不清人带来的后遗症,这会才发现抱错了人,只是他干嘛不拿开他的手?

    不禁很平静地问道:“醒了吗,醒了就起来!”

    娄台用牙齿咬了一下嘴唇,尴尬的道:“嗯,你先起来,我再躺会!”

    季得月盯着他的唇,这红的程度就像打了口红,再看脸颊,似乎也有一点绯红!

    忍不住用手摸上他的额头,自言自语道:“不是说过了夜就恢复了吗,怎么还是滚烫的?”

    待摸完之后又不可思议的呷呷嘴道:“奇怪,没有滚烫啊,那你脸怎么那么红?”

    这一系列的推断导致她彻底的忽略了他的表情,而此时的娄台遭受摸脸杀,原本无碍的身体又开始滚烫起来。

    只是这滚烫他知道为何,竟有点难为情急忙掩饰!

    稍有女儿家忸怩姿态,还是那句话又轻柔地重复了一遍道:“你先起来,我胳膊有点麻!”

    季得月这才想到,不禁他胳膊麻,她的腰压着他的胳膊挺得也疼,赶紧甩开他的胳膊坐起身。

    真的是用的甩的,娄台的肩膀一动,扯得另一只胳膊就格外疼。

    忍不住从嘴里溢出一声压抑的苦叫,季得月连忙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刚刚自己冒失了。

    为了弥补一下,想着他说胳膊麻,便从手掌朝肩头给他揉捏按摩!

    娄台见她如此,愣怔片刻,想要抽回手,又无能为力,只得道:

    “无碍,我一会就好,你不用揉了!”

    季得月哪能听他的,一边揉一边道:“压了一个晚上肯定会出问题的,你等会,我试试能不能揉好!”

    眼中透漏着坚定的神色,动作行云流水一刻不停,一室清冷瞬间如阳光普照温暖起来!

    娄台看着她的侧脸,不禁疑惑:“她和阿月怎么会这么像?

    转而又心生疑惑:难道昨晚没有像往常一样疯狂暴走,除了蝴蝶粉末,还与她有关?

    心下瞬间又否定:不可能,怎么会与她有关,肯定是呆在蝴蝶谷的原因。

    以前他也是只要进蝴蝶谷就能缓解痛苦!

    娄台暗暗地提醒自己道:“千万不要想太多,你有你自己的生活轨迹,而她只是被你困在围城等待获释的女人!”

    季得月的声音打断了娄台的思绪,他看向她,柳叶眉,杏眼,高挺的鼻梁,小巧的嘴唇!

    若说她和阿月有什么不同,只是感觉这脸型更方一些,面容更刚毅一些,不似阿月那般阴柔妩媚!

    只听她轻起朱唇道:“你试试,能不能活动?”

    娄台听话的抬起胳膊,摆了摆,收放自如,默默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道:“走吧,出去!”

    季得月翻翻白眼,心道:“你个白眼狼,一句谢谢都没有!”

    出了门去,阳光正好,季得月伸了一个懒腰,好舒服啊!

    娄台告别了师祖,临走前季得月问娄台:“十里钱村的事有没有进展?”

    娄台沉默了片刻道:“之前没有眉目,没有轻举妄动,黄岐一直在暗中观察,如今有了眉目,自然是要动他们了!”

    季得月点点头道:“那就好,我希望你帮忙查查那个妇人的孩子还有没有活着!”

    那日娄台说也有可能还活着,如果真的有进展,希望这个小生命并没有离开人世!

    待人都走后,明园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明园确实是个宝库,季得月想如果把每种植物捣碎来喂给小鼠再观察显得太慢!

    于是如法炮制,季得月将药植物按药性划分出多个区域,然后围上栅栏,再将喝了猫骨酒的小鼠放进栅栏内,为期三天!

    三天之后再逐一观察小鼠体内的症状,原本寄希望于如此,希望能有一点突破!

    可事情发生的突然,z市西南方的一个村庄名叫白朗,突然染上瘟疫,和十里钱状况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西游之白莲妖圣〕〔穿梭在电视剧〕〔长生归来当奶爸〕〔神格:九世界冒险〕〔龙凤双宝:老婆,〕〔列王纷争之权利的〕〔最强小医仙〕〔快穿:拯救尸体行〕〔恋上美女上司〕〔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一梦天下〕〔我!巨龙领主〕〔流年不负遇见〕〔嗜血霸爱:爵少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