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重岛〕〔绝天武帝〕〔神豪假女婿〕〔超级女婿〕〔全能豪婿〕〔铁路往事〕〔青梅很强势:小狼〕〔我真是一个好人〕〔步步为局〕〔总裁偏要宠我宠我〕〔神龙废婿〕〔崛起复苏时代〕〔豪婿〕〔赝太子〕〔三国之巅峰召唤〕〔我的小妈是宇宙首〕〔我的娱乐那个圈〕〔报告总裁爹地:妈〕〔最强炼气初期〕〔玉手调香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五十六章 涨姿势了
    第二天季得月先去了一趟方老太太家,带了一大车子粮食,老太太孤苦无依,季得月怕她不堪重负。

    老太太精神不错,在院中陪着猫儿晒太阳,自那五只小猫死后,陆续又有几只不明症状的死掉了。

    季得月已经拿了这些猫儿的尸体冻住了,她要用来研究解药!

    这次入明园,季得月打算将这些尸体一并带去,并请求师祖的帮忙!

    收容所自然是要去的,馆长为人慈善,她要去跟他道个别,顺便带走一些资料!

    临行前的一个晚上,季得月思前想后有一件事还未解决。

    组织上下达的任务是拿到娄台竞标的企划书,阻止他竞标成功,这些天来,她由于忙于小猫的事情,并没有认真去实行。

    这个时候她却要离开娄家,这无论如何也不能违背组织的吩咐。

    一来她无法交差,二来来接头的小女孩她也不忍心看她受苦!

    她自认为这些天和娄台相处的不错,他现在正在书房,如果她给他端杯咖啡也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吧?

    只是她从未与他如此亲近过,怕到时候不自然,只能硬着头皮一试了!

    夜探书房太危险,不如明目张胆地去好了!

    看着托盘里的咖啡,季得月站在书房门前深呼吸几口气,犹豫不决。

    娄台看着监控里的人在门前如跳舞一般,前进一步,后退一步,走一步转个身,再走一步蹙一下眉头。

    退数步,又回头嘲他的书房来,看着她蹙眉瞥眼啾嘴,这个女人表情简直了,他停下手中的事,静静地坐着看着。

    犹豫半响终是敲响了门,季得月警告自己不要忘了初衷。

    她内心有点诧异,现在执行任务并没有以前义无反顾了,是什么事情左右了她的信念?

    娄台实在坐不住了,敲了门又不进来,只好自己过来打开了门,立在门边看着她。

    季得月看他开门赶紧扬了扬手中的咖啡道:“我看你总是熬到很晚,明天就要去明园了,来找你聊聊天,不会打扰你吧!”

    娄台待她进来关了房门,接过她手中的咖啡道:“去明园虽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过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去跟李阁老说说!”

    潜意识里他竟觉得她不去明园就待在娄家也挺好的,季得月一听就知他误会了,能去明园是她求之不得的事。

    既然他这么说了,就装着舍不得的样子叹了口气道:“做人怎可三心二意,既然决定了,无论多艰难都是要走下去的。”

    娄台看着那杯咖啡端起来准备喝,似又想到什么放了下来,再看了一眼人,她要走了,他的心里有种模糊不清的感觉。

    季得月现下却是心里痒得很,看着他端起咖啡凑到嘴边又放下,一颗心此起彼伏,悬在嗓子眼里,真正是虱子挠痒挠心挠肺。

    娄台看着她道:“那倒是,能有这个机会也难得,只是去了之后,尚北冥,你给我躲着点!”

    季得月看这话锋转的太快,有点应接不暇,疑惑地问:“尚北冥在m市,我又见不到他,我躲他干嘛!”

    娄台哼了一声有点恼怒道:“你只要记得你是有夫之妇便好,尚北冥见不到那是最好,如果见到了,你也该知道怎么做!”

    季得月吐了吐舌头,仔细的分析了他话中的意思,这听起来有点画地为牢宣示主权的意思。

    再一看他的表情无比认真,不像说笑,便起身站到他的书桌前好奇的弯着身问道:

    “尚北冥难道就没有人管,比如有没有婚约或者女朋友?”

    娄台听她一提,似想到了什么,不禁神秘一笑道:

    “是了,我差点忘了,他可是m市地头蛇王章德的女婿,他和王蕊烟两年前定下过婚约的,如此一来,你更是要远离他!”

    季得月心里好笑,他担心的有点多余,还是佯装听话的笑着点点头道:

    “我与他也不熟,只是每次见到他,他喜欢奚落我而已,没交情的,不如你尝尝我做的咖啡,我很少做!”

    娄台听她这么说,便端起来杯子喝了一口,季得月期待地看着他问道:“味道是不是你喜欢的?”

    娄台认真品了品,点了点头,再看季得月,发现她脸庞红似朝霞,眼若星辰,美不胜收!

    季得月的表情让娄台觉得他的点头是对的,心里也不自觉开心起来,只是疑惑她怎么会这么高兴?

    深夜,整个别墅都静悄悄的,季得月自然高兴,心里窃喜!

    有点挑衅的想:任凭他再神通广大,他今晚不可能再突然出现在书房了吧?

    她不过是加了一些安神促睡眠的东西在咖啡里,每次都坏她事,今晚怕是要睡的如同死猪了!

    卸了妆容,恢复本貌,身着黑色短t和黑色皮裤站在窗台静静地看着黑夜,这一双眼何时才能看清隐藏在黑暗的一切?

    还是一样的初衷,万一不幸被抓包,也不能牵连到徐然然的身份!

    待一转钟之后,季得月悄悄打开门,避开摄像头,伏在娄台门前的地板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很安静,没有异常。

    季得月更加确信,肯定会万无一失。

    转身就嘲书房而去,这里毕竟是老宅,有不少娄爷爷手下得力的兵,所以没有做警报防范!

    按照之前的经验,季得月很轻松就进去了。

    这一次季得月很是小心,把所有可能摄像的东西都排除了,才去打开每个抽屉,只是翻遍抽屉,也不见竞标企划书!

    季得月沉思片刻,回想起最近的种种,娄台擅长做机关暗格,会不会这间书房也有密室,这可如何是好!

    上次在岛上他竟养了条蟒蛇在地下室,那这里又搞的什么古怪?

    越看越觉得这个娄台真是太变态!

    季得月仔细在墙壁上摸了一遍,屋里一点光亮都没有,季得月是戴着一副夜视眼镜,这眼镜也是散发蓝色的光,看不真切!

    整个墙壁却是光滑如镜,没有一点踪迹可寻!

    颓废的坐在地板上,冥思苦想,要不要去会会娄台?

    她的药水一般都是百发百中,可这个娄台不知道对药性敏不敏感?

    看了看表已经在此逗留了一个钟了,却毫无收获,如果能让他乖乖听话,倒省了她这样乱闯乱撞!

    唉,没办法,只能去冒险一试,为了完成任务只能不折手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在万界送快递〕〔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我给万物加个点〕〔我真没想出名啊〕〔玩家公敌〕〔伏天氏〕〔超神制卡师〕〔神级弃少在都市〕〔西游之白莲妖圣〕〔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