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超强兵王在都市〕〔备胎大联盟〕〔剑气逆神〕〔世纪第一宠:厉少〕〔总裁的天价穷妻〕〔仙女姐姐带我飞〕〔三千韶华为君狂〕〔亿万宠妻:入骨相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十九章 我的专属女佣
    今天这蟒蛇也是和吃了猛药一般,狂躁无比,竟快要拆了他的机关,不过这倒是个好契机!

    再次走过去一副了然的样子道:“你果然认识我,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季得月这才意识到不该惩口舌之快,这下彻底暴露了,之前的人设也已经崩塌。

    只得等着他宣布结果。

    他看着她继续道:“既认识我,当然知道我的本事。想要见识我的绝招?数不胜数,就怕你不敢!”

    眼里有讥诮,这刺激到了季得月,她偏生是不服输的性格,恁道:

    “笑话,我有什么不敢的!”

    娄台一听激将法竟然有用,当下高兴的道:“是吗?敢吗?不如我俩打个赌!”

    季得月抬着头仰视他道:“赌什么?”

    娄台戏谑的说:“我赌你不敢上我的船“

    季得月差点听错了,心思一被打乱,话语也有点吞吐起来断断续续的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别说是船,床我都敢上!”

    为了壮胆,口不遮拦!叫嚣完察觉不妥,又不愿示弱,心里有点忐忑!

    娄台满眼笑意,腹黑嘴毒,明明得逞还不愿意饶人道:

    “想上我床的不止你一个,可你绝不在我的接受范围内!”

    季得月听着他锥心的话似从云端掉进冰窟,有种凉透了感觉,见鬼,咳嗽一声嘴硬道:“那再好不过!”

    娄台莫名的有点火大起来,转身去拿了一根注射器,丢给季得月道:

    “让它睡觉吧!”

    季得月赶紧接住,看着他似水桶般的腰身,狠狠地戳了进去,像是发泄般,嘴上输了,行动也失败,还被迫答应他去船上伺候,偷鸡不成蚀把米!

    看着巨蟒一动不动了,心里才回暖,看来此消彼长的道理是有的,若她表现得太过受伤,娄台肯定会越有成就感。

    绝不能让他逍遥得意,慢条斯理的整理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拒绝了他放下来的软梯,顺着钢管爬了上去,拍掉他伸过来的猪脚,倔强的咬牙站了起来!

    怒目而视,咬牙切齿道:

    “早晚我要告发你,随意饲养大型蛇类攻击人类!”

    一句无厘头的话不合时宜的出现在这里,娄台想过千万种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独独想不到这一句!

    笑容不自觉的加深,如此有趣的灵魂,才配和他深入交流,想要放过,已无可能!

    不动声色的翘着嘴唇戏谑道:“撬我的锁,爬我的窗,意欲何为?”

    娄台故意走近她,对着她惊慌失措的小脸吹了口气,她耳边的碎发随风飞舞,像一根丝带缠绕了娄台的心!

    看着她躲闪的姿态,眼中的愤怒,呵呵笑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她,他没有看见她的害怕退缩,这和他非常像,又忍不住调侃道: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爬上我的床?”

    季得月无力辩解,也无法反驳,只能顺着他的话揶揄道:

    “谁让你这龙床还未有女主人,怎么,不能爬吗?你未婚我未嫁,又不犯法!”

    赌气的话语,振振有词!

    娄台心情大好:“如果你执意要爬我的床,我就给你这个殊荣,接下来怎么做就看你的了,这次我就不追究你了,那不要忘了你刚刚承诺的事,去我的船上,伺候我一个人!”

    季得月听着他的话真想嗤之以鼻,狂妄自大,嚣张跋扈的家伙!他当自己是古代帝王,还召幸她她还觉得无比荣耀不成?

    实在不明白的开口道:“听说你的未婚妻在这里,你又不缺女人,在让我去伺候,不怕她吃醋啊?“

    但听娄台闷哼一声道:“你真是高抬了自己,我可没把你当成女人,何来吃醋之说!”

    “你~”季得月内里突然发热,气血逆行,又是一口血喷涌而出,刚刚的内伤被他一刺激,直接气的吐血!

    娄台这才收起玩笑脸,按下内线,张扬来了!

    张扬把脉好久,娄台在旁询问已经超过两次,张扬黑着脸恁他道:

    “我给你看病的时候也没见你过问过一句,哪怕要死了,也是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模样,怎么,这么着急,是比你的性命还重要么?”

    一语道醒梦中人!

    季得月竟满怀期待,想看看他如何回答,半天却不见响动,抬头对上娄台的视线,他安静地像个孩子,似沉思又似反省!

    张扬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娄台一眼,不再说话,一室静谧!

    张扬走了,什么都没说!

    娄台追出去,留季得月一个人在书房,这会倒也没了继续翻箱倒柜的心思。

    这医生是不是太牛啊,看个病把病人扔在这里,自己一声不吭走了,看了也是白看。

    这才想到个严重问题,叹口气,她这会竟无处可去,总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徐然然房间吧,再者娄台还可能找她,这还不是时候,思来想去,便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书房门大开,娄台随时会回来!

    娄台追上去叫住张扬,张扬虚张声势的摇摇头,惊得娄台一时语塞。半信半疑的问:

    “没救了?”

    张扬再次摇了摇头故作神秘的道:“你俩真是有缘分,她的脉象竟和你相似,实属罕见,如果你纯属意外,而且完全靠意志力强撑,那她绝对是个奇迹。

    她可以镇压所有的毒素,虽然脉象紊乱,可没有任何毒入五脏的征兆,相反毒已和血液其乐融融!”

    娄台惊讶的道:“这怎么会?”他深知毒留体内的苦楚。

    张扬叹口气道:“从医学角度,这有两种可能,一种先天抗病毒。一种后天人为抗病毒。

    如果是前者,必定骨骼清奇异于常人,但我看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如果是后者,那她来头肯定不小,她的身边起码有一位比我还厉害的又懂毒又懂医的行家,那你可要小心了!”

    娄台吃吃地笑了起来。要的就是她的特别!

    只不过,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那她从小就是试毒者?”

    张扬看着他,了然于胸!拍了拍他的肩膀:

    “也许吧,当然,她肯定还有派得上用场的地方,说不定可救你的命,好好留着吧!”

    说完扬长而去!

    娄台心里有细微的异样,类似心疼,却又不似心疼,他从没有过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娄台从门外就看到她蜷缩在沙发上,自我保护的状态,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娄台想起昨天晚上灵猫咬破她的脖子,她却没有任何反应,现在都解释通了。

    灵猫全身剧毒无比,咬了她她必然中毒,在看到她与常人无异时,他就应该有所怀疑,可他恰给忘了。

    五味陈杂的看着她道:“你已无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回去吧,明天早上八点准时出现在大堂,我要看到你。

    不要食言,不要试图逃跑,不然再让我抓到你,你只能乖乖的服从于我了!“

    不忍心为难她,也许是真的有同病相怜的感觉,但她野蛮的利爪不给她修理掉,怕是他招架不住!

    晚餐过后,季得月不得不镇定的若无其事的面对娄台,她要以徐然然晕船的借口来配合季得月的出海行动,她俩只能有一个人出现!

    娄台的面色有点苍白,她生怕他对此有微词,毕竟是女主人的形象。

    可他看了她两秒,爽快的答应了,派了张阿姨和四个保镖随时差遣!

    月圆夜,季得月静静地坐在窗户上望着明月,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和父母分离这么久,到底何时能团圆?

    在这一墙之隔,有人正承受着炼狱般的痛苦!凄厉的猫叫声划破夜空,季得月觉得像是鬼片,吓得钻进被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西游之白莲妖圣〕〔穿梭在电视剧〕〔长生归来当奶爸〕〔神格:九世界冒险〕〔龙凤双宝:老婆,〕〔列王纷争之权利的〕〔最强小医仙〕〔快穿:拯救尸体行〕〔恋上美女上司〕〔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一梦天下〕〔我!巨龙领主〕〔流年不负遇见〕〔嗜血霸爱:爵少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