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重岛〕〔绝天武帝〕〔神豪假女婿〕〔超级女婿〕〔全能豪婿〕〔铁路往事〕〔青梅很强势:小狼〕〔我真是一个好人〕〔步步为局〕〔总裁偏要宠我宠我〕〔神龙废婿〕〔崛起复苏时代〕〔豪婿〕〔赝太子〕〔三国之巅峰召唤〕〔我的小妈是宇宙首〕〔我的娱乐那个圈〕〔报告总裁爹地:妈〕〔最强炼气初期〕〔玉手调香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召唤术
    本站:m..向河强一一看过屏幕,手握成了拳头,这该死的徐哲,竟然抓了金灵和林美丽,那个孩子又是谁?

    向河强诧异,金灵的肚子看起来很瘪,不像是有孩子的模样,他走的时候她的肚子还是大的很呢。

    算算月份也该出生了,难道她把孩子藏起来了?嗷嗷待哺的孩子能藏到哪里去?

    向河强心里万分难受,却没有一点办法,这里季得月也是待产孕妇,那边金灵刚产子,月子都没坐完,两边都是至亲之人,他痛苦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徐哲假装善心的阻止了他道:“何必纠结,你本就是必须为我效力之人,我只需要你给我保证此事不会传到季得月的耳中并顺利帮我完成召唤术即可。

    你这两个月最好呆在岛上努力思考努力实验,做成了皆大欢喜,做不成,她们这一个个都别想活!”

    说完,徐哲迈着步子离开了,向河强颓废的趴在墙上,全身酸软无力,这魔鬼一样吃人的东西刚刚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如果可以,他不愿意想起。

    等到天黑季得月才等到向河强从门口进来,季得月连忙从床上跳下来,迎上去迫不及待的问道:“师父,那个渣滓都说了什么?”

    向河强看着季得月笑着道:“还能是什么,就问了这个戒指从何而来,又是怎样藏起来的。”

    季得月紧张的道:“你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向河强点点头:“不交代能行吗,就大概得说了一下,徐哲现在首要任务不是这个,这个视频对他起不了任何威胁!”

    季得月一愣:“为什么,这个视频明明都说清楚了,他杀了亲哥哥,加入了杀人的组织,这还不够立案调查的吗?”

    向河强拍了拍季得月的肩膀道:“阿月,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世上没有几个人做事可以横冲直撞不想后果。

    你在徐哲的手中,就算你把视频给了娄台,他若想保全你就必须忍气吞声,暂时搁置起来。

    更何况你现在还有了他的孩子,他必定着急来寻你,徐哲早已做好了准备,说不定还会故意放长线钓大鱼,引诱娄台前来,让他有去无回呢。”

    季得月瞪大眼眸,娄台岂止是来了,只是:“师父怎么会知道娄台,还知道我怀孕了?”

    向河强叹口气:“早知道我就不该告诉你这件事,你不用下南洋,徐哲也就抓不到你,他想知道你的事不是轻而易举?”

    季得月看着向河强异常坚定:“师父,早晚都要面对的,我很庆幸,你在这时告诉了我,让我知道了我的前世今生。

    不然,万一徐哲不小心死了,我得多遗憾,我得仇人就这样安详的死了,逍遥了这么多年,他还没有明白杀人偿命的道理呢。”

    向河强看着那一方小小的天窗道:“我俩就犹如这井底之蛙一般,被关在这狹小的井底之中,根本不知道徐哲到底有多可怕!”

    季得月呵呵地笑了起来,轻蔑地道:“他再可怕还不是被当做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且娄台马上就会来。”

    向河强摇摇头:“他的势力遍布全球,并不是仅有一个国家,就算娄台搅了他的地盘,杀了他现有的人,他随时可以换一个地方,迅速崛地而起,势力不容小觑!”

    季得月疑问道:“他能这么猖狂随心所欲,是因为那黑科技在人体植入的追踪器吗?”

    向河强看了看季得月点点头道:“不光有这些,徐哲善于制衡之术,组织内部的成员散布世界的各个角落,他不反对成员成家立业。

    往往成家立业之人他才更好掌控,成家之人的小孩就是组织内部招募的对象,孩子可以生,生了为组织效力,一代一代传承,永不灭。

    就算要灭,这些孩子的父母岂会坐视不理,必定会凝聚在一起互相抱团为徐哲所用。”

    季得月震惊的一锤砸在墙壁上道:“卑鄙,不仅毁人一代,还要毁人世世代代,那师父,面对这种追踪器难道就没有对付的办法吗,可不可以消除?”

    向河强道:“这根源就在于徐哲本身,他是统领组织的天选之人,而下一代天选之人还未产生,听说这个秘术只有统领者才知道,是由上一任的统领者口耳相传的。”

    季得月突然兴奋得道:“那就是说,只要徐哲死了,大家都解放了,组织内部就无法再继续统领大家了?”

    向河强点点头道:“你若这么理解也可以,但是既成的编号已经存在,若秘术不消除,被有心人利用,大家还是会在有生之年受到威胁。

    另外若除了徐哲,那就是大功告成,将他的组织打的溃不成军之后,应该不会有人再愿意为组织卖命,就算有人打着这个旗号,在这日益严峻的环境下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季得月满脸希冀的道:“徐哲看来命不久矣,师父,你知不知道此人有没有什么弱点?”

    向河强冷笑一声:“冷血之人,能有什么弱点,若要说弱点,可能就是你的母亲季玲珑。”

    季得月灵机一动道:“这个男人确实奇怪,好像有间歇性神经病,他已经反复好多次将我错认为母亲,师父,你说我要是扮成母亲的日常模样能不能骗到他,趁机杀了他!”

    向河强表情凝重一口回绝道:“不行,太危险了,他要是认出你来,万一发怒,会殃及你腹中胎儿,你太大意了,绝对不可以,你不是说娄台要来了吗,等娄台做了决定再说!”

    季得月垮下脸来,一种无力感,突然又热情洋溢的道:“好的,师父,我听你的,那你能跟我聊聊我母亲的日常吗,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有什么爱好和癖好?”

    向河强听到季得月提及季玲珑,表情逐渐柔和,像是脑海中勾画了她的日常模样,笑的很是温和。

    季得月想,师父的前半生应该就是这样远远地看着母亲的一颦一笑也跟着心动微笑的吧!

    季得月的隐形耳机在这里没有半点用处,这里面的所有信号都是屏蔽的,这很正常,他们有自己的对接频率,其他的通话一概拦截。

    季得月和师父坐在床边聊了许多关于她的母亲的事,讲到有笑点的地方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季得月感慨的道:“原来师父才是最了解我母亲的人,若是我的母亲能了解你的心意,一定会注意到你,说不定结局就不同。”

    向河强悠悠地道:“这就是缘分未到,不过也没什么不同,我对她好,你的父亲对她比我还要好,要是她嫁给我,你依然会活在组织的监控中!”

    这话惹笑了季得月,季得月呵呵的笑着,这是这几天以来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刻,只是有一事,她想说又不敢说,犹犹豫豫的时候,向河强开口了。

    他道:“你知不知道你的师母和林美丽在哪里呢?”

    季得月松了一口气道:“师父,其实我也正想和你聊关于师母的事呢,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向河强笑着道:“你这孩子是我带大的,你的一举一动小心思我能猜不到?看你犹豫这么久必定是有什么难为的事想说又不敢说,而能困扰你又与我密切相关的事只有她们了。”

    季得月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她哽咽的道:“师父,师母真的……真的受苦了,她日夜盼着你回来,我不知道怎么说,你们的孩子……没了……呜呜呜……”

    季得月说完止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向河强愣在当场,难怪刚刚看金灵的小腹空空,他还以为是藏起来了,原来……

    他抖着唇道:“怎么回事?”

    季得月擦了擦眼泪道:“师母生产的当晚,门被堵死了,不能去医院,而我当时人在国外,自你走后,组织就派人日夜看守她们,不能踏出大门一步。

    林美丽屡次出逃,屡次被抓,是我对不起你,师父,我空有一身本事,还是得到了您的亲传,我却没能及时救下您的孩子。”

    说到这季得月噗通一下跪在了师父的面前,磕头认罪,悔不当初,痛哭流涕。

    向河强也湿润了眼睛,金灵和他一直是患难与共志同道合的伙伴,也是最亲的人了。

    他虽然心底一直装着另一个女人,但是过去的就过去了,对于金灵,他是想和她这首共度一生的。

    这些年两个人共同带大季得月和林美丽,他是看得到她的付出的,他感激也爱护她。

    没想到却因为他的过错,让她承受了丧子之痛,从怀孕之初她有多兴奋,她就应该有多心痛!

    向河强继续道:“后来呢?”

    季得月捂着嘴巴调整了情绪后接着道:“等我回来时,孩子已经没了,师母受到极大的刺激,开始浑浑噩噩疯疯癫癫,我和林美丽开始计划逃离和反抗。

    我把她们接到了我现在住的地方,在我来南洋之前师母还是不见人的,从她刺伤娄台为您报仇之后,她释怀了许多,于是我和林美丽求着她和我们一起。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在万界送快递〕〔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我给万物加个点〕〔我真没想出名啊〕〔玩家公敌〕〔伏天氏〕〔超神制卡师〕〔神级弃少在都市〕〔西游之白莲妖圣〕〔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