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超强兵王在都市〕〔备胎大联盟〕〔剑气逆神〕〔世纪第一宠:厉少〕〔总裁的天价穷妻〕〔仙女姐姐带我飞〕〔三千韶华为君狂〕〔亿万宠妻:入骨相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三百三十二章 我只要一个
    本站:m..有不少人在寻药途中死亡,而我和你奔波数千里不过也就是寻药而已,我一直没告诉你,为何一直寻药,还专门寻起死回生的药,那是因为我只知道一个命令,寻不到起死回生的药,我们药史司也就没有存下来的必要。

    不论是遣散你我,还是要了你我的命都不是我所希望的,但我努力了那么久虽然找到金盏乡,却不敢上交我怕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

    本来还想着拖一拖,谁知道事情爆发的这么快,而你也有了好的依靠,我终于可以问心无愧的说出来了。”

    季得月忍不住泪流满面哽咽的道:“我今天见到母亲了,徐哲口中要复活的人是我母亲季玲珑,他变态的把她装在水晶棺里藏与地下冰室里。”

    向河强大惊失色的道:“怎么会这样,你的母亲当年不是火化之后,骨灰收入徐家墓室了吗?我亲眼所见。”

    季得月摇了摇头道:“可能是徐哲用了障眼法,那个女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师父,你有没有偶尔透过我看到我的母亲?”

    向河强闭上了眼睛,须臾睁开道:“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不可能搞混你和她,她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所以你也是,比我的亲生女儿还要亲。”

    季得月想到了师母和师父那夭折的孩子不禁痛哭起来道:“师父,我就是你的女儿,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父亲的,往后余生,我供你老。”

    两个人相拥而泣,向河强红肿着眼睛,想不到玲珑的尸身还在,他心里突然有股期待,这起死回生的药要不要给她试试?

    须臾,他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耻,他嘲讽了徐哲十余年,没想到到头来,他也生出了这愚蠢的想法。

    就在此时,有人进来带走了向河强,季得月担忧不已抓住那人胳膊道:“你们要带我师父去哪里,我也要去!”

    那人推搡着拽回了自己的衣服,向河强忙道:“阿月,别激动,若要杀我不必大费周章请我过来的,我去去就回!”

    季得月这才停止拖拽,站在原地目送着师父出房门。

    向河强看着对面上位的徐哲,十余年了,他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他,向河强的眼里说不出的恨,就是他,因为他,害死了季玲珑。

    徐哲看着他吃人的眼神痴痴地笑了:“你手上有玲珑的戒指,这么重要的东西她会交给你,还把孩子托付给你。

    你明知道这个东西要人命,想不到你还会冒着生命危险帮助季玲珑,你是她的什么人?”

    向河强迈过头道:“这么多年,我一直战战兢兢,我怕保护不了她的孩子。

    可是现在她的女儿长大了,我不愿意再让她过这种老鼠一样没有自由的生活,她还有大仇未报,我和季玲珑是朋友,在我落魄时,她曾帮助过我。

    她的恩情无以为报,连她的仇我都报不了,既然她需要我,我自当殚精竭虑。

    你犯下的错,定会自行承担后果的,此仇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徐哲哈哈大笑:“原来如此,难怪你会冒着生命危险带走她的女儿,那你肯定知道关于视频中的人了?”

    向河强不打算绕弯子,他点头道:“当然知道,戒指是玲珑留下的唯一信物,她拼命留下的信物自然有惊天秘密。”

    徐哲点点头道:“是个爽快之人,你这十余年来藏的挺深,我一直都探测不到,幸好你还有所忌惮,不敢公之于众,看来玲珑在你心里很重要,我有一笔生意要跟你谈!”

    向河强摇摇头斩钉截铁的道:“我对钱没兴趣!”

    徐哲转了转手上的戒指道:“这个我知道,你对钱没兴趣,你对季玲珑的女儿也没兴趣,当做女儿养在身边数十年,这份情怀值得珍惜,那你对玲珑感兴趣吗?”

    向河强眯起眼睛道:“你还不死心,你找了这么多年的药,有一种有效果吗?”

    徐哲突然拍案而起:“只要有一丁点的希望我都不会放过,我不像你,懦弱无能,有爱却不敢爱,连说都不敢说。

    我就问你,苗疆是不是有一种禁术,灵魂召唤术,将死者的身体灌入至亲之人的血,借此召唤死者的灵魂和至亲之人的灵魂合二为一,魂归一处,死而复生!”

    向河强大惊失色道:“你要做什么,我绝对不允许你伤害阿月,你已经让玲珑死不瞑目了,难道现在还要牺牲阿月的性命来做这机会渺茫的实验?

    这只是传说而已,传说死者复生,至亲之人消亡,这种残忍的邪门歪道的方法,是不被任何有人性之人认可的,这不过是记载在大巫王的日记里,企图生生世世不老不死。

    可是现在根本没有这个人,说明这种方法无效,若有效这世上怎么没有活过两百岁的人?”

    向河强声嘶力竭想要驳回徐哲荒谬的想法,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即使是玲珑,她也不会让人伤害阿月,那可是她最后的托付,一生的牵挂。

    徐哲呵呵一笑道:“你先不要激动嘛,至亲之人又不一定非要是玲珑的女儿。”

    向河强不明所以:“那你是什么意思,据我所知,玲珑这一生就只有这一个骨血至亲。”

    徐哲拍手道:“玲珑的骨血至亲是只有一个,可她生的是女儿,会传承,我的医生已经检测出那个叫阿月的姑娘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

    你想想,他们可都是玲珑的外孙,也是骨血至亲,我只需要一个,一个就够了,另外一个可以存活。

    我们只要留住阿月,让她在这里分娩,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一个,谎称死胎,她也没有办法。

    万一玲珑真的复活了,阿月必定高兴,牺牲一个孩子算什么,说不定要她两个她都愿意。”

    向河强听完吓出一身冷汗,嘴唇有点发抖:“既然你已经有计划,那找我来对我说有什么目的呢?你不怕我告诉阿月,败露了你的计划?”

    徐哲走过来拍了拍向河强的肩膀,斩钉截铁的道:“你不会,虽然你不承认,但我知道你的心思,当我提到玲珑时你的表情都在告诉我,我俩是同道中人,都一样希望她复活。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我需要绝对保密的医生,而且会这种禁术,你就再合适不过,若玲珑万一复活,知道了复活的方法,你觉得她会原谅你我,愿意活在这世上吗?

    所以以防万一,你和我就是上了同一条船,你不干,我就拿阿月开刀,会这种禁术的肯定不止你一个。

    我这个人决定的事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做成,就是我等不了那么久,医生说孩子起码还有两个月才能取出来,你同意和我一起干,我就耐心等等,保住阿月和她的孩子。

    另外复活了玲珑,若她让我自首,我就会去自首,这是我对她的承诺,我只想让她知道现在的我为了她愿意放弃所有!”

    向河强摇摇头叹口气:“何必自讨苦吃,都是上了岁数的人了,为何还如此执着,放不下执念!”

    徐哲咳嗽一声道:“对,就是执念,就为这一点执念,我没有睡过一天好觉,我时常假设,若我听她劝告,结局会怎样,到底会怎样,会让她把我藏在心底吗,会,当然会!

    只是老天愿不愿意给我这次机会就看你了,我并不奢望和她天长地久,我想你的心中肯定也有遗憾,既然有遗憾,就让这遗憾变成不遗憾。”

    向河强默不作声,他最大的遗憾就是在知道季玲珑有危险时没能去救她,当然,世上没有两全法,她更看重孩子,那他只能按照她说的做!

    假如有重来的机会,他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正儿八经的向季玲珑表达爱意,表达这些年的心中所想所思,这是他自卑的另一面做不到的事。

    向河强想了一下道:“阿月腹中是谁的孩子,你知道吗,你动了不该动的人不怕付出惨痛的代价吗?”

    徐哲哈哈大笑:“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怕过谁,这一切都是拜娄台所赐,刚巧,我听说这就是娄台的种,你说无巧不成书,他将我赶尽杀绝,我拿他儿子开刀。”

    向河强冷哼道:“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万一季得月知道了,以她刚烈的性子,宁愿死也不会让你伤害她的孩子,她和她的母亲是一类人。”

    徐哲眯着眼:“正因如此,我才要告诉你一件事。”

    徐哲说完打开了电脑,电脑上出现了几个人的头像,她们个个都被绑住手脚,嘴巴眼睛都被封住,有两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关在同一个屋里。

    徐哲点了点屏幕道:“来,挨近点看看,你以为你手上有我的视频,我会没有防范吗,毕竟拿到视频的人可都不是三岁的小孩,你们都在我手上,我判定他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我不同,我这个人随性惯了,你手上有我的把柄我不怕,可我手上有你的把柄,你就要怕了,我一不高兴你的不配合,我就可能随时在她们身上割块肉给你看。”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西游之白莲妖圣〕〔穿梭在电视剧〕〔长生归来当奶爸〕〔神格:九世界冒险〕〔龙凤双宝:老婆,〕〔列王纷争之权利的〕〔最强小医仙〕〔快穿:拯救尸体行〕〔恋上美女上司〕〔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一梦天下〕〔我!巨龙领主〕〔流年不负遇见〕〔嗜血霸爱:爵少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