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零异能小娇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克莱因之瓶〕〔猛兽直播间〕〔重生之都市极道仙〕〔法爷永远是你大爷〕〔万兽朝凤:帝尊,〕〔沧元图〕〔万界基因〕〔捡漏大亨〕〔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冷酷战神独宠仙妻〕〔鱼不服〕〔都市最强高手〕〔一胎二宝:神秘老〕〔现实封妖游戏〕〔仙侠之最强发明家〕〔邪医传承〕〔透视邪医在山村〕〔系统供应商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二百七十二章 撒娇
    .. ,毒妻休想逃

    季得月的一颗心跳的七上八下,跟随着林美丽讲解的节奏一下快一下慢,活像听了一回书。

    在听到所有人都没事时,季得月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今夜娄台估计是不会回来了,这才昏昏沉沉睡去。

    审讯室内低气压弥漫,一桶水泼过去齐鸣还是懵的,娄台在他耳边小声道:“这就是你全部的本事了吗?林茵茵知不知道,你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

    你对她那么好,始终得不到她的青睐,你甘心吗?”

    齐鸣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忽然睁开那幽黑的眸,张口就朝娄台的脖子咬来。

    娄台一把掐住齐鸣伸过来的脖子,啧啧的在他的伤口上撒盐道:“真是奇丑无比,你发怒也没用,不仅咬不到我,还得不到林茵茵。”

    齐鸣的声音几乎是从肺部发出一般:“她不是你这种小人能亵渎的,她不爱我,我爱她就够了,只怪我没办法让你从她的世界消失,是我无能,就算我下地狱也不会放过你!”

    娄台不禁鼓起掌来讽刺地道:“你的刀离我喉咙只有零点零一厘米,你为什么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为何不拔出你的枪?”

    齐鸣怒吼道:“不要太得意,你自己也说过想杀你的人排成队,马前失蹄,迟早的事!”

    娄台呵呵地笑了起来:“想杀我的人结局都和你一样,我其实就不明白你今晚来送死的意义,不是说明天已经策划好让我自投罗网吗?

    我已经做好了拼个你死我活的准备,今夜为何还要给我来一拨惊喜?”

    齐鸣扬起嘴角讽刺地道:“你的本事还不小,杀你的女人都敢留在身边,她要完成不了任务的话,为了防止你提早准备反击,当然要做两手准备,治你于死地!”

    娄台冷笑一声:“我不是你,挑拨离间对我没用,即使我知道她和你为同一个人卖命,我依然珍视她。”

    话虽说完,心里却痛起来,原来阿月是和齐鸣同门,据他所知,齐鸣就是加入了那个神秘组织,怎么会这样?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会主动掉入追逐已久的凶残的狮子的陷阱里!

    齐鸣吐了口唾沫:“你的爱还真是卑微,那个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娄台果然被驯服了,可惜是被那种女人所驯服,她不知道骗了你多少,隐瞒了你多少,被多少男人上过!”

    娄台忍无可忍,挥动拳头一拳一拳的砸下去,齐鸣被打的眼睛都睁不开,嘴里淌血还依然垂死挣扎道:

    “怎么,被我说中了你的心思,恼羞成怒了?让我猜猜,你是恼怒她欺骗你呢,还是恼怒她被其他男人用过呢?”

    娄台的眸瞬息万变,突然就放了手,拍了拍衣服呼了一口气坐回原位道:“激将法对我没用,你是想让我手上染上你的鲜血,想让我下半辈子都记得你吗?

    不可能,我的手上只有叛国分子的鲜血,你的血比他们都要肮脏,我不屑于沾染。”

    齐鸣吐了口血道:“这才是原来那个自大狂的娄台,别把自己说的太高尚,我的血比你干净!”

    娄台闭眼再睁开道:“别绕弯子了,你不是不相信我不会灭了你们的组织吗,不是说只要杀了我就没有人能再阻挡你们的路吗?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何不杀了我,放任我抓了你,你肯定能算到我在全城戒严期间绝对不会带多余的武器!”

    齐鸣挣扎着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恶狠狠地道:“你以为我不想一下崩了你吗,可是猫逗老鼠要慢慢逗才觉得开心,你这只肮脏的老鼠早已是别人砧板上的肉还不自知。

    你想消灭我们,可我们心中有恨,那恨就像疯狂生长的芦苇,一茬接一茬,消灭不完的。

    单凭你一个人的力量不可能撼动他的根基,他也不会蠢到在这么重要的时期惹火上身,这一抢蹦下去,你倒了,就等于打响了全国驱逐秘密组织的浪潮。

    总要撇开关系不知不觉间让你死于意外还永远不能翻身才是最好的,至于你手上的那些资料会随着你的离去随风飘散。

    再给你二十年,你也不能把这些掌管z市命脉的人驱逐出去,你的梦从八年前就断了,断送在我的手里,哈哈!

    你不是最讨厌那个神秘组织,讨厌他们不顾法律,随意支配别人的生命吗,你讨厌的我偏偏要加入,长久的和你斗争到底!”

    娄台揉了揉眼眶,站起身来,算是明了了点点头道:“彼此彼此,你的梦全系在我一个人身上,真不知是荣幸还是悲哀,再见!”

    说完娄台出了审讯室,走了两步,手捶在墙上,不知是该欣喜还是担忧,看来这次大行动抓捕的人中有他们忌惮的人,给他们核心带来了一定的创伤,他们已经开始防备。

    齐鸣说的没错,这种组织异常庞大,很难消灭,他们肯定有一套专门的管理方法,才能有这么强的凝聚力,让世界各个角落的成员都乖乖听话,那是什么呢?

    人是杀不完的,擒贼先擒王,只有控制住了他们的核心,不再发布指令,解除束缚的条件,就可以使组织土崩瓦解!

    娄台头疼的靠在墙上,难道突破口在阿月的身上?

    她已经很久没有再回去复命,那她与组织之间是怎样联系的呢?

    娄台想不明白,他把全部的爱都给了季得月,她就不能为他停留吗?还是说季得月想停留,而有人扯着她的腿让她无法停步呢?

    阿月,无论是从性格还是品格上,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执行滥杀无辜之人命令的人,不是吗?

    娄台很想季得月,真的很想,很想看她安然无恙的呆在他的视线内,即使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娄台依然吩咐司机回卫明山。

    别墅内静悄悄的,娄台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拿了钥匙轻轻地开了主卧的门,空气里有股香香的味道。

    娄台把手表的光调亮,是淡淡地蓝色光芒,从这微弱的光芒里,娄台看到季得月正双手放在胸前安然的睡着。

    心里的一颗石头终于落下,娄台在客房换下了一身血腥的衣服,伤口处理了一下,包扎好,洗了手和脸,便来到主卧,静静地躺在季得月的身旁。

    伸出手紧紧地握住季得月的手,心里无比踏实,闭上眼,曾经怀疑过,愤怒过,离开过,现如今只想和她紧握!

    阿月,希望一切都不晚!

    天刚麻麻亮的时候季得月动了一下,准备翻个身时,才发现娄台在旁边躺着。

    季得月忍不住靠近了他一点,再近一点,直到头枕在了娄台的胳膊上,才觉得真实。

    本来她以为娄台不会回来了,不曾想他还是连夜赶回了。

    组织竟然派人暗杀,这是不相信她吗,那今天的任务该怎么完成呢?

    昨天娄台才在那里命悬一线生死搏斗过,今天再让他情景重现该是多么残忍。

    季得月感到深深地无力,都怪她无用,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娄台睡得很沉,季得月伸出小手仔细的抚摸他脸颊的每一处,感受着他的温暖和心跳,好让人迷恋。

    小手不经意的就被人抓住了,娄台没有睁眼,他笑着把季得月的手按在他的心口上道:

    “不要乱摸,摸的我心猿意马浮想联翩斗志昂扬!”

    季得月羞涩的缩回手时,突然从娄台垮下来的袖口里看到了那没有包扎的小伤口。

    这种小伤口有很多条,虽然不至于流血了,但碰一下也会很疼。

    季得月连忙坐起来,掀开他的衣袖,他的伤口触目惊心,实在太多太多,大大小小的不计其数,不知道被划过多少刀。

    几处大的一直流血的伤口,娄台简单的上了药包了一下,小的都没管,季得月的眼泪刷刷地往下流,惊醒了娄台。

    娄台伸手去抹季得月的眼泪时,季得月按住他心疼的道:“别动,伤这么严重回来也不叫醒我,你等着,我去拿药箱。”

    娄台搂住季得月的腰撒娇道:“让你担心了,对不起,我上了药了,不用管它,你睡吧!”

    季得月摇摇头,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像哄孩子一样道:“乖,躺着别动,我去去就来,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满身伤痕还无动于衷我做不到,我怎么说也是个医生。”

    娄台便不再阻拦,季得月赶紧去提了药箱来,一颗一颗解开娄台的扣子,手都在颤抖,娄台感觉到了,用手握住季得月的手腕笑着道:

    “你这是激动的还是紧张的,没脱过男人衣服吗?”

    季得月一巴掌拍在娄台的手背上,瞪了他一眼警告道:“再贫嘴就把你的嘴封起来!”

    娄台笑着不死心的继续逗弄季得月道:“要怎么封,用嘴巴,还是用小手?”

    季得月拿过绷带假装上手缠住他的嘴巴的样子道:“像这样,用该用的东西。”

    娄台立马举起双手奶声奶气的道:“好,好,怕了,怕了!”

    一连说了两声怕了怕了,听在季得月耳朵里格外动听,这不仅是娄台的妥协,更是他另类的撒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