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高主宰〕〔都市超级高手〕〔金石为开〕〔圣恩隆宠,重生第〕〔和甲方同居的日子〕〔任女〕〔灿唐〕〔弱小王子对霸气公〕〔倾世侠妃:霸道皇〕〔女神经异闻录〕〔重回80当大佬〕〔颜控蜜恋史〕〔医武兵王〕〔新来的室友我见过〕〔最强斗音〕〔我的佛系田园〕〔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都市雄杰〕〔超级医生在都市〕〔苏惟推开的那扇门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二百七十章 电棍
    还有你和师母,若你的情报属实,那你们一定要撑下去,组织正在用人之际,说不定哪天就会对你们大赦。”

    林美丽声音低沉的道:“我倒希望娄台能真的将组织一锅端,这样说不定他们就无暇顾及我们,趁乱逃走才是上策,这种日子真实过够了。

    尤其是你,不能与所爱的人长相厮守,今后的日子会更苦。”

    季得月没想到林美丽会有这种觉悟,她何曾没想过?

    只是组织做事向来阴狠,只要老大不死,一切都会回归原样,他们既然在每个成员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又能操控的印记,自然有办法在重组时召集部下回归效力。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季得月想着林美丽的话,若能一锅端,也是的不错的选择。

    师父师母,林美丽,她还有娄台孩子,过着普通人普通的日子,真的让人好向往呢!

    既然娄台已经去了朵拉广场,季得月也只能放手一搏,她现在也没有办法了。

    像林美丽所说,若真的想不出万全之策,不如真的放手让娄台自行解决。

    组织能想出这样的方法也确实让人发指,现在越来越看不懂组织了,前面重重迷雾,到底何时才能拨开云雾见日明。

    娄台看着时间,朵拉广场即将关门,他看着身上的保安装,和黄岐小心地混在保安群中,将帽檐压到最低。

    尚北冥则带人潜入顶楼,李昂一直都潜伏在车里,旁边车上的人不动,他也不动,别人伸懒腰,他才敢换个姿势继续躺着。

    待锁好了各个楼层,保安们互相打了招呼各自回家,大楼内部设置的有一个宿舍,供两名保镖居住。

    顺便看守大楼,娄台和黄岐跟随着那两个保安,分别在卫生间和走廊死角里击晕了他们,将他们绑着用胶带封起了嘴巴。

    两人昏昏沉沉之际,黄岐一盆子冷水浇醒了他们,两人面面相觑惊恐万分。

    娄台道:“放心,我不会对你们怎样,只要你们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两个保安点头如捣蒜,娄台坐在凳子上转动着手里的一截电棍,偶尔打开一下,电流通过时整个棍子刺啦刺啦的响,无形中给人造成压力,尤其是地上贪瘫坐的两位。

    而后道:“每天晚上都是由你俩看守吗?”

    黄岐拿了把刀子,挥刀而上,那人吓得直往后退,汗如雨下,一直点头点头,旁边那个直接瘫软在地。

    黄岐按住他的头,在他闭眼时,刀子划过嘴唇,嘴上的胶带开了个口子。

    娄台道:“说吧!”

    那人半响才回过神来,睁开眼,没有疼痛感,长出一口气,发现可以说话了,连忙跪下道:

    “是的,是的,这里需要两个人住宿舍,看守大楼,我和易哥是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虽然环境简陋,但是不用给房租!”

    娄台点点头道:“那就好,我问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怪人?”

    那名保安下意识的添了下嘴唇,才摇摇头小心翼翼地道:“没有!”

    娄台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旁边被他喊着易哥的男人,那易哥见娄台看着他,他立马摇了摇头。

    娄台手上的电棍打开刺啦刺啦的响,他将棍子对准那个能开口说话的男人,那男人顿时吓得跪坐在自己的脚上,恐惧的摇摇头。

    娄台手心一转,电棍直击易哥,电光火石间,那个叫易哥的满嘴呜呜呜呜叫,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尿布扭曲,眼睛瞪得老大,额头的汗滚滚而下,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娄台的收回电棍道:“让你说话了吗,多嘴!”

    旁边那人早已经吓尿了,头点着地求饶道:“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

    黄岐拿了个桶走到易哥面前,一桶水倾泻而下,将那倒霉的男人从地上揪起来,哐哐两巴掌,直接煽醒。

    易哥睁开眸见到娄台,第一反应跪着上前嘴里呜呜不停,黄岐手上一把刀子一划,易哥吓得抖个不停,见能说话了,赶紧求饶道:

    “我说我说,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也只是接上级命令,今夜会有人在商场布景,让我们俩别出去,不用巡逻。

    您也知道白天客户多,晚上工人干活很常见,更何况是上级经理命令的,我们兄弟俩刚好落得清闲,打算洗了就睡的。”

    娄台看着易哥,在看了看旁边那个男人,见那个男人神色慌张,娄台瞅了他两眼道:“还有什么全部交代清楚,给你们一分钟!”

    娄台说完,手上就掏出了一把匕首,用手帕小心翼翼的擦拭着。

    易哥冷汗都出来了,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明天过后商场就会停业整顿,我们就要丢饭碗了,这是我们值的最后一夜。

    本来经理说今夜不用值班,清空商场的,后来我听他们说,等娄台死后一定会有人过来查,所以我们俩作为人证必须在,今夜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另一个人赶紧补充道:“是真的,我感觉他们在筹谋一个大计划,那个叫娄台的明天可能有危险,有人给了我们很多钱让我们一致对外称,没有人来过这栋楼。

    今夜的监控全部都是正常的,实际上是他们做了手脚,监控里不会出现任何画面。”

    娄台揉了揉眼睛,全都是没有价值的话,看来问不出什么了,摆了摆手,黄岐将两人重新绑了,只是腿没有绑住,方便他们跑路,丢在床底下道:

    “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今夜没有人来过,包括我们,待会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想要活命的话都不要出来。”

    两个人惊恐万分的点点头,娄台的耳机里突然传来声音,是海风。

    娄台道:“检验报告是什么?”

    海风面色凝重的道:“是有人把一种机器零件植入在这些死尸的腹中,可以远程遥控他们的行为。”

    娄台皱起眉头:“这些死尸能做什么?”

    海风吹了口气:“能制造死亡现场,大量人员伤亡的死亡现场。”

    娄台惊道:“糟糕!”

    尚北冥藏在顶楼,娄台怎么还没有指令?

    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动静传来,娄台和黄岐从门缝里往外看,没有人。

    娄台接通了对面楼上的人的信号,道:“看到了什么?”

    对面有人回答道:“什么也没看见。”

    李昂全身发麻的趴在后备箱里瞪着那辆车,哇靠,都这么久了,这人还是一动不动,难道他都不吃不喝的吗?

    想给尚北冥通风报信都不行,难不成今晚就要这样保持这个姿势一晚上不成,这些人难道不是搞破坏的?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林美丽盯着电脑又累又困,那辆车貌似没有什么问题。

    她叫来泰六坐着盯梢,自己一头扎进沙发睡得昏天黑地。

    娄台从保安宿舍悄悄出门去,黄岐拦在前面开路。

    还没走出两米,头顶忽然刮过一阵风,黄岐第一反应就是伸腿横扫,不管你是人魔鬼怪通通现身。

    有人从上而下狠狠地给黄陂的腿大力一击,腿风凝厉,黄岐被迫单膝跪地大叫道:“少爷小心,头顶有人偷袭。”

    娄台拿出匕首做出防御姿势站定,周围一片黑暗,没有一丝灯光,他只能靠着耳朵闻风而动。

    黑夜中突然传来一阵瘆人的笑声,那声音像是即将濒临死亡的乌鸦发出的最后的笑声。

    笑声过后空旷的走廊上只有那一阵一阵的回音,娄台听到有人在说:

    “就知道你会来,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今夜你的死期到了,我让你有来无回!”

    娄台闭着眼睛心思却澄明,听到这个声音反而没那么紧张了,娄台不慌不忙的道:

    “原来是老朋友啊,好久不见,自从上次一别,我还以为你刺杀我任务失败被雪藏了呢,原来是手下败将自投罗网来了,你若没有脱胎换骨,你觉得你能是我的对手吗?”

    黄岐也在一旁道:“齐鸣,你是一个人吗,一个人我来对付你足够了,不用少爷亲自动手!”

    齐鸣似乎被激怒了,哈哈大笑起来:“口气不小,可惜,你没那个资格和我对决,这些留给你去玩吧!”

    说完从四面八方涌来四个黑衣人,团团将黄岐围住,他们似乎丝毫不受黑暗的影响。

    黄岐被围在中间,腹背受敌,又不能判断方位,很被动,手上的电筒刚打开就被人踢翻在地,刹那的光亮让娄台看到了齐鸣。

    娄台十分惋惜的道:“你怎么还是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啊,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去植皮不就好了吗?”

    齐鸣怒吼道:“娄台,你也不用太得意,我就要留着这幅皮囊装满对你的仇恨,拉着你一起下地狱,很快,你就嚣张不起来了。

    娄家盛世名门很快就要在z市消失落败了,哈哈,我早就告诉过你,让你别得意,你除了姓氏比我好,哪一点比得过我!”

    娄台摇摇头道:“你就这么点本事,想要耍嘴皮子赢过我吗,想打败我,那就拿出真凭实学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西游之白莲妖圣〕〔恋上美女上司〕〔嗜血霸爱:爵少你〕〔三国有君子〕〔无限气运主宰〕〔大唐御史饶命〕〔大道争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萌宝来袭:爹地请〕〔都市魔尊奶爸〕〔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五域封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