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笑傲仙缘〕〔全服逮捕令:池爷〕〔无缺道途〕〔锅包小鲜肉〕〔国产英雄(我的邻居〕〔黑暗巨星:Hello,〕〔重生之体坛巨鳄〕〔我用尽全身力气去〕〔此生不悔入绝地〕〔顽妻来袭:夫君,〕〔不定时通关〕〔在动漫世界挑选战〕〔诸天位面旅行家〕〔北宋的无限旅程〕〔万古邪帝〕〔穿越农女〕〔三界主宰〕〔神级炼丹师〕〔符尊传〕〔残明霸业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二百六十五章 俯卧撑
    次数多了,季得月就会直接上脚踩娄台,让他消停会。

    娄台看着葡萄成熟多汁却吃不到,馋的口水直流,只能偶尔通过轻微的触碰缓解内心的饥饿。

    季得月炒菜还是一如既往地吓人,开了火,倒上油,噼里啪啦的声音里她就变了另一个人,一个疯婆子。

    踮着脚尖,一直后退,偶尔伴随着尖叫,厨房外的人都吓得魂飞魄散,一颗心又好奇的像发了牙却不敢看。

    厨房内的男人,旁若无人的继续,该扣的扣,该搂的搂,该抱的抱,丝毫不受影响,只要不牵扯到他就行。

    偶尔见季得月的神经达到了不可控的境界时,就顺手灭了她的火,厨房瞬间又成了他的地盘,这个油这个火太抢戏。

    一顿饭让季得月饱受沧桑,旁边的娄台却眼睛微眯,甚是享受的模样,季得月气不打一处来,怒道:

    “发挥失常都怪你,老是关我的火。”

    娄台微微笑着,不恼不怒:“不关你的火,你就会点燃我的火,焚烧我的内心我就会让你知道我的火要怎样才能灭!”

    季得月撅着嘴巴骂道:“牛虻,你的火难道喝王老吉都不行,非要用灭火器才能灭?下次我给你试试!”

    娄台呵呵地笑了:“可以,现在就试试,先喂饱了我的心再喂饱我的胃。”

    季得月端着盘子绕过娄台:“再废话一句,今夜撬窗都不让进!”

    娄台瞬间老实的跟在季得月身后,连忙拿着碗筷端着盘子,点头哈腰,厨房门一出,见到有人立马脊背挺直,走出了唯我独尊的气势。

    季得月才不理他,坐下来指挥道:“盛两碗饭来!”

    娄台一个响指:“黄岐,盛两碗饭!”

    一旁的黄岐立马站起来一路小跑准备去厨房,季得月黑着脸再次道:“娄台,盛两碗饭来!”

    娄台一个眼神杀,黄岐脚步立马停住,乖乖地向后转做鸟兽状散尽。

    娄台笑眯眯地回答:“好的,老婆!”

    甜蜜蜜的递来了饭碗,季得月接到手中,拿起筷子,就要伸手夹菜。

    娄台抢先一步抵住了季得月的筷子道:“让我先吃!”

    季得月不服:“我的手艺肯定进步了许多,不需要你来掩饰。”

    娄台就是不放开:“你的手艺我相信,我来替儿子尝尝咸不咸淡不淡。”

    季得月抽回筷子,看好戏似的道:“是吗,那就辛苦你了!”

    娄台皱着眉头,果然辛苦,很是难以下咽,表面还要装的若无其事道:“这道番茄炒蛋稍微多了点盐,适合我吃,你是孕妇,要清淡饮食!”

    心里却在吐槽,这是倒了整袋盐吗?尤其是个别番茄的窝窝里,窝的全是盐巴,搞不匀称。

    接下来的品尝都太过中肯:“这道红烧肉油腻度对我来说刚好,我喜欢,儿子肯定会拒绝的,他随你不喜欢油腻!”

    妈呀,满嘴肥肉的肥腻感,还咬不烂,娄台捏着大腿才勉强生吞了进去。

    娄台,又尝了尝了土豆棍,不禁给了个大拇指赞一下,话都不想说了,一股胡巴味!

    烧焦的土豆棍,各位来亲眼见见,这么粗的棍子硬是给烧的黑漆漆的,牛不牛。

    抱着最后的希望,娄台颤抖着手尝了尝鱼花蛋羹汤,眼睛猛然一亮,终于有了交待连忙道:“这个汤不错,老婆,你负责喝汤,其他我包了!”

    说完,连忙殷勤的给季得月盛了一大碗汤,把其他三个盘子全部拨到自己面前,大快朵颐到脸部变形。

    她辛苦的烧了这么久,他若不捧场,怎么对得起她的一片心,不让她尝就是为了保留她的初心,那颗爱他的心。

    娄台坚信,只要她的自信心不受挫,假以时日,她一定是一位贤妻良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栓得住老公管得了儿子,家里全由她说了算!

    季得月怎么会看不出娄台的表情,可她不想阻止,她就想看娄台包容她的样子。

    往后十年,二十年,若能和他共度,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若不能,他的样子她会永远记在心里。

    看到最后实在不忍心了,季得月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道:“吃得好饱啊,娄台,收拾碗筷陪我散步!”

    娄台像得到大赦令一样,嘴里含的一滴不剩全吐进了厨房的垃圾桶,折磨结束了。

    苦难之后总是伴随着甜蜜,不枉娄台的一番讨好,季得月主动等在花园,见娄台出来,又主动伸出了小手给他牵着。

    幸福来得太快,像阵龙卷风,让娄台措手不及,手心握紧手心的那一刻,踏实的温暖,真实的传递。

    花园的风景依旧,只是逛花园的人心情有所变化,娄台自然高兴的难得的哼起了歌,一手插裤兜,一手牵着老婆儿子,走出了高贵又慵懒的气质,是个男人都想高歌一曲。

    掌心的温暖将季得月冰封的心融化,她努力的告诫自己:“不要多想,不要多想,享受眼下比唉声叹气怨天尤人好的多!”

    挣扎过后发现今天的天气格外蓝,今天的空气格外地新鲜,今天的人格外地调皮。

    听听旁边那个满脸禁欲系的大男孩在唱着什么,“姑娘姑娘,你等等我,我追你追到海角天边…………”

    季得月微微一笑,娄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oen了,真是太可爱。

    见到他们牵手而来,路过的佣人全部假装没看见,绕道而行,不碍着主人的眼,娄台满意的点点头。

    “晚风习习,晚霞光辉印日,都不如你今晚迤逦”,娄台的内心所想就是如此,却不好意思开口。

    片刻的宁静即是享受,那河里的水,水里的鱼,都不要睡,都来见证他们美好的时刻吧!

    季得月的手机突然嗡嗡地响了起来,没有声音,只是在荷包里震动,这是手表无法接通自动转过去的,季得月心里自然明白,这个电话很重要。

    但是娄台就在身边,他若起疑,事情就复杂了,季得月突然对娄台道:“不如我们玩个刺激点的游戏,怎么样?”

    娄台饶有兴趣的道:“什么游戏,奉陪到底!”

    季得月吹了个口哨道:“那我们就挑战一下极限,从现在起你开始做俯卧撑,做多少个我会让人清点,我们来玩捉迷藏,做到一百个,来找我,十分钟内找到了今晚大门为你敞开。

    我会从现在计时,你那一百个也算在内,有没有问题?”

    娄台挑了挑眉毛,一副谁拍谁的模样大声道:“没问题,我会让你心服口服!”

    季得月在手表上设置了时间,给娄台看过,叫了一个人交待清楚了,按下计时键道:“现在游戏开始,娄台,我相信你,不要作弊噢!”

    娄台微微一笑:“为了你的信任,我绝不作弊!”

    待季得月一转身,娄台瞬间露出迷之微笑:“为了我,不作弊怎么行!兄弟,你懂的,是吗?”

    被季得月喊过来监督娄台的人一脑门的汗,这两个人秀恩爱还要拉上什么都不懂的他,现在不懂也要装懂了,连忙点头,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季得月背过大树,赶紧接起手机来,娄台那么霸道的人,季得月不相信他会真的做一百个,时间紧迫,她要速战速决。

    电话果然是林美丽打来的,季得月刚接通就听见林美丽大喊大叫的声音,声音穿刺着季得月的耳朵,她忙捂住生怕有人偷听。

    季得月忙道:“美丽,低调低调,出什么事了?”

    林美丽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胸脯道:“我感觉有大事发生。”

    季得月看了看背后,有点着急,这时候林美丽还偏偏卖关子,季得月捂着嘴巴小声道:“美丽,快说来听听!”

    她边听着边找地方躲藏,这里娄台很熟悉,靠躲是躲不久的,看了看表,时间过去了三分钟,娄台估计开始找了。

    林美丽也突然假装神秘,压低声音道:“我发现一辆鬼车!”

    声音低的像是在讲鬼故事,季得月脑门一阵汗,这家伙还以为她躺在床上和她聊天吧,说的这么细水长流,怕是要讲到明天的节奏。

    季得月急得一把抓掉了一朵花,略带生气的道:“知道我胆小,你还故意吓我,快点交代清楚!”

    林美丽似乎看到了预期的效果,哈哈大笑起来道:“就知道你胆小,我应该深更半夜打来的!”

    季得月叹口气,一屁股坐在灌木丛里,看来在娄台找来之前林美丽这话还说不完。

    娄台现在在家,肯定就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了,林美丽再打来躲进卫生间接也不安全吧。

    季得月几乎是求爷爷告奶奶的求着林美丽说,林美丽才交待:“你可真没意思,娄台明天就倒大霉了,我可高兴了,我管你什么想法,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他。

    哼,地下车库突然来了辆全黑的七座车,我的直觉觉得它有问题,尤其是停下了没人出来。

    所以我就查了一下,你猜怎么着,那是挂名在火葬场的车,这种车也敢大白天的开着跑,唉,没有王法。

    那就算是这种车也得有人开吧,有人开就得有人下车吧,可是,没有人,整整三个小时,一个人也没有,我把监控调了方向还是看不到人。

    现在给你打电话已经快四个钟头了,还是没有人动,这种车不是有就是有死尸。

    他们可能等着晚上商场关门再行动,我怕晚上等人家行动再告诉你就晚了,你想想有没有什么对策。”

    季得月心里有一团迷雾一般,点点头道:“那你把车牌发给我!”

    挂了电话,季得月脑中有点混乱,这件事难道并没有那么简单?

    季得月手机震动之后,她打开来,确实是有点神秘。

    季得月疑惑重重的也顾不上娄台了,刚把手机塞进荷包,背后突然有响动,季得月一回神,忙抽出手,差点吓得把手机带了出来。

    身后娄台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季得月,季得月拍拍胸口,好险,季得月看了看手表八分三十秒,佯装生气道:

    “你吓我一跳,这里也没什么地方好藏的,你找起来这么容易,偷笑吧?”

    娄台伸手拉起了季得月,她的头上还有一片来自灌木丛的叶子,娄台细心的把它摘掉,仔细的理了理季得月的头发道:

    “可不许耍赖,我找到了,你也真是拼,这灌木丛里面有很多小虫子,咬到了怎么办,你可以走远些,说不定我时间就超过了!”

    季得月双手叉在一起,略带羞涩似的小声道:“我走远些怕你找不到!”

    娄台瞬间感觉爆炸,一把搂住了季得月,这是明目张胆的放水让他心动吗?

    两情相悦大概就是如此,他起初还以为她是故意不想让他今晚进门才出此下策呢,原来不是!

    娄台激动的吻了吻季得月的脖子,吃吃地笑了起来道:“你这个小调皮,真是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心,时时刻刻都想把你拴在身上才好呢!”

    季得月也忍不住打趣道:“你对你的手指有兴趣吗?”

    娄台没怎么懂,他伸出手指看了看,摇摇头,季得月一副大概就是如此的样道:

    “若你把我天天拴在身边,那岂不就是变成了和你手指一样的存在,你还会有兴趣吗?我才不会相信你这张破嘴,想让我变成跟屁虫,没门!”

    娄台这才恍然大悟,被季得月一字一句饱含哲理的话逗笑了:“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歪曲理论还不少!”

    两人牵着手边说笑边往回走,夕阳西下,映红了半边天,成双成对的影子在地上拉的老长,每一步都记录着他们曾经的存在。

    回到屋内,季得月忽见桌子上有一个很大的精美礼盒。

    季得月愣了一下,指了指那个盒子朝娄台眨眨眼:“是给我的吗,刚刚怎么没看见!”

    娄台放开她的手道:“闭上眼睛!”

    季得月切了一声十分不配合的道:“好老套,现在送礼物还用这套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恋上美女上司〕〔跨越24区的留学生〕〔无限挑战游戏〕〔三国有君子〕〔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大道争先〕〔背景板人权系统[快〕〔萌宝来袭:爹地请〕〔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都市长恨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