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高冷老婆〕〔我老婆的秘密〕〔重生之最强仙王〕〔异食斋〕〔入骨强宠:替罪娇〕〔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密罪〕〔龙都兵王〕〔怒指苍穹〕〔行走的神明〕〔一根竹子通三界〕〔重生之农门娇女〕〔从垃圾堆走出的强〕〔凰君〕〔骄记〕〔混子的挽歌〕〔宅厨师〕〔反穿第一妖女〕〔轮回乐园〕〔厉少,今天求婚成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二百五十七章 那块石头
    季得月的心突然很痛,他说女人孩子随便想要就能有,虽然是实话,怎么就这么逆耳,让人心里委屈呢?

    但看娄台试探的神色,季得月咬紧牙齿,既然想要让他在明天到来之前死心或者记恨她,以减轻背叛他给他带来的痛苦,那就不能心软,硬着头皮心一横道:

    “就凭你三番五次上我的贼船,即使我已经更换身份,你依然对我矢志不渝,我这人其他都好,就是自傲,我从骨髓里感觉到我就是你的软肋,不然你这彻夜不眠守在我的床边是为何?”

    娄台揪心的绷着最后的神经,她字字句句都是穿心之痛,说的一点都不错,即使知道她是来谋害他的,却一点也狠不下心来质问。

    反而期盼她不要说出实情,那实情必然伤人,最糟糕的是,被伤的体无完肤之后依然疯狂的思恋着她,这显得他很下贱!

    娄台抱着最后的希望踉跄着起身,死灰复燃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那是他最后的筹码。

    而后盯着季得月的眼睛,忧伤地道:“我承认,你是我的软肋!”

    季得月的心如擂鼓,他亲口承认了她在他心里的地位,本该高兴的她为何这样心痛,娄台抬眸充满希冀的再次问道:“那这个你怎么解释?”

    问这话时娄台的声音抖的就像是五线谱上的音符,高低起伏,季得月差点听不斟酌。

    只能根据他的口型和他的动作来判断,按照他的指引,看向他微张的手心。

    脑袋忽然闪过一道雷,轰隆隆,炸的头皮发麻,这个东西怎么在娄台的手里?

    那是她意外得来的一块鸡血石,她的这个东西是跟她的百宝袋里其他的东西放在一起的。

    娄台拿到了这个,那就说明其他的那些杀人凶器他都看到了?只是,他为何偏偏好奇的是这块石头?

    季得月抿了抿嘴唇,组织了一下语言,略带吞吐的道:“祖传的,不行吗,你干吗翻我的包?”

    娄台看着季得月慌张的表情反而淡定了,她说谎时就喜欢抿嘴唇,这是他同时在季得月和徐然然两个女人身上总结下来的经验,错不了。

    娄台指了指书桌上的牛皮百宝袋道:“你说那个包啊,我听到里面好像有手机在响,你是在紧张这个祖传的宝贝,还是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小玩意?”

    季得月看过去,果然是乱七八糟,桌子上散落的全是她的珍宝,还包括那把袖珍手可以拿的小家伙。

    季得月几乎是煞白着脸从柜子上拿起手机,严肃地问道:“你有看到什么内容吗?”

    这可不是普通的手机,季得月虽不用它打电话,可任意一个电话背后全都是机密。

    娄台从季得月手中夺过手机神秘的道:“我越来越好奇你的真实身份,来,让我看看你是紧张这几根毒针有没有刺伤我,还是这一把弹簧刀有没有突然蹦出来?

    这里,这里,这里,还有几个小按钮我有点不敢按啊,听说你是用毒高手,我有几分忌惮,不如,我现在当着你的面试试,反正你在我死不了!”

    说完就要去按那几个按钮,季得月连忙抢过来握在手中,松了一口气,他没看到内容就好,忍不住揶揄道:

    “我在,你死的更快!”

    娄台再次伸出手继续不依不饶的问道:“看来,是我命硬,过了这么久还抱得美人归,多好的运气,那么,你能说说这块石头的来历吗?”

    季得月皱起了眉头,把被子一拉盖住大腿道:“都说了祖传的,你想知道等去了底下问我祖先吧!”

    娄台好奇的把玩了一下,又对着光仔细的看了看道:“那这个字呢,你知不知道什么意思?”

    季得月眨眨眼装作无辜的反问道:“什么字,我怎么没看见过,听不懂你说什么!”

    娄台不紧不慢的脱了鞋,坐上床,季得月本能的躲避,离他远远的,可他偏不,一把扯过季得月搂在怀中,把鸡血石放在二人眼前,慢条斯理地道:

    “老婆大人眼神不好,那就让我来指给你看。”

    娄台骨节分明的大手捻着那块血红通透的鸡血石,甚是好看,他指着那个“禁”字道:“来,看这,看到了吗,有个字!”

    季得月头扭在一旁,倔强的不配合,娄台斜倪着她,没有生气,反而像逗老鼠一般,捏着季得月的下巴强迫她看:

    “看出了什么?”

    季得月两眼一瞪道:“看出了你是牛盲禽兽。”

    娄台也不恼,手指仔细的摩挲着她下巴上的皮肤,触感很好,皮肤细腻,娄台的眼神晦暗不明的道:“那自然有办法让你看到!”

    说完,头压下来,夺住了季得月的唇,季得月瞪大眼睛呆愣住,半响才使劲要推开娄台,娄台直接将她的两只手按在他的胸膛上,力气出奇的大。

    直到季得月动弹不得,他才放开她点了点她的朱唇道:“有没有看到?”

    季得月心里着实委屈,这种时候,他还有心思这样对她,他们难道不是吵架吵的正如火如荼,马上要分道扬镳吗?

    怎么被他这么无理取闹一通,心里那层坚强的膜又薄如蝉翼般了。

    季得月捂着嘴巴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娄台,只能接过鸡血石假装认真的对着光看,还是那个“禁”字,这个字好像红的更厉害了!

    娄台明明看到了,就是一个字而已,他干嘛老是揪着不放,季得月点点头道:“谁知道是哪个祖先手上传下来的,刻了他的名字也不足为奇,你老揪着不放想干嘛?”

    娄台盘腿坐下,饶有兴趣的道:“你不知道是吗,那刚好我知道,我说给你听!”

    季得月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娄台,只见他双手摩挲着鸡血石道:

    “这块鸡血石,是从我祖爷爷的祖爷爷手上传下来的,他的画像至今还供奉在我娄氏宗祠。”

    季得月难以置信的一口否决,激动地道:“娄台,你不要胡说八道!”

    季得月看着娄台那认真的神色,很慌乱,他千万别告诉她,当年她救的那个男人,是他!

    娄台不理会季得月的阻止,继续道:“据说当年他在地方是个大官,有不少贡品经过他手,其中就有这块石头,从西域进贡而来。

    祖爷爷的祖奶奶一眼相中,就留了下来,这个东西在当年还未开发矿物资源的时代是稀奇珍玩,祖奶奶走时不忍心陪葬,就传给了儿子。

    这个东西传到我这里时,已经成了个古董,虽然我家古董众多,可是因为意义重大,所以我还是很爱惜的。”

    季得月嗤之以鼻道:“说的跟真的一样,这个东西可能就是我那素未谋面的爷爷在赝品店买的个次品糊弄我爸爸的呢!”

    娄台指了指鸡血石道:“这成色想以假乱真都难,更何况它还雕刻了我的名字呢,就这个字,不是一般人能刻的。

    当年我的爷爷是请了世界顶尖钟表艺术家威先生雕刻的,除了他谁也刻不了。”

    季得月张大嘴巴,惊讶到失声一般,从喉咙里喁喁哝哝一句话:“你说那是你的名字?”

    娄台内敛的一笑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季得月大惊失色,千万不能让娄台知道她是他的救命恩人,不然他这辈子不都要追着她不放?

    季得月吞吞吐吐的道:“是想起来一点事,这个东西其实不是我祖传的,是我捡的!”

    娄台突然提高声音,略带威胁的眼神盯着季得月道:“捡的?在哪里捡的?”

    季得月连连摆手道:“我真是捡的,机缘巧合我难得去一趟医院,不巧撞到一个人,东西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可我追过去,她却说不是她的东西,我也好无奈,只能留着它。

    好巧哦,我还以为捡了个大便宜呢,早知道是你的,我就给你还回来了,只是你什么时候改名了?”

    娄台看着季得月,一丝玩笑心都没有,再次道:“我的这个字寓意深刻,是我的父亲亲自提笔而成,内容涉及广泛,也与他从小的悉心教导有关。

    它对我确实很重要,阿月,你都知道什么,告诉我,好吗?”

    季得月看着娄台真诚的央求她的样子,实在不忍心为难他,看来,他并没有忘了救过他的人!

    只是境况却如此尴尬,若提早一天知道这件事,也许她会认为是老天给的缘分,可现在,这缘分不得已要斩断,怎可再藕断丝连,害人害己!

    而后娄台再次开口,声音里有一丝怨念:“你还记不记得撞到的是什么样的人?若让我知道是谁丢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一定追她到天涯海角,还有,我这病也跟她脱不了关系,找到她也许我的病就好了!

    阿月,你仔细想想,真的不知道是谁丢的吗,相貌特征还记得吗?”

    季得月为难的陷入回忆,咬着指头认真的回想,是真的很认真,那一天,她到底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

    怎么样才可以描述的逼真,让娄台信以为真不再纠缠呢?

    那时候她十岁,那一天同往常一样,她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一双半旧的运动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我有一座恐怖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三国有君子〕〔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重生修仙之饕餮赘〕〔旺夫小农女〕〔我在万界送快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