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重岛〕〔绝天武帝〕〔神豪假女婿〕〔超级女婿〕〔全能豪婿〕〔铁路往事〕〔青梅很强势:小狼〕〔我真是一个好人〕〔步步为局〕〔总裁偏要宠我宠我〕〔神龙废婿〕〔崛起复苏时代〕〔豪婿〕〔赝太子〕〔三国之巅峰召唤〕〔我的小妈是宇宙首〕〔我的娱乐那个圈〕〔报告总裁爹地:妈〕〔最强炼气初期〕〔玉手调香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妻休想逃 第二百五十四章 父母兄弟
    最快更新毒妻休想逃最新章节!

    这不是明摆着要让我们弹尽粮绝自取灭亡吗?你说说他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季得月心里咕咚咕咚的跳,身上突然感觉很寒冷,即使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背后还是有股凉意。

    她哆嗦着嘴唇道:“看来,他们真的是要做绝,怕是你们饿死的那天师父也活不下去了,他们会不会是用你们的命来要挟师父?”

    林美丽缓和一下情绪,抽泣不止,小声道:“你说的有道理,你师父是不是掌握了什么重要的秘密,你得赶紧去见他一趟。”

    季得月蹙起了眉头道:“比起师父我更担心你们,既然他们以此要挟师父,不如我直接断了他们的苗头,把你们带走?”

    林美丽摇摇头,悲伤地道:“师父和我被关了这么久,也没人来审问,看来你的师父并没有把宝推到师母的身上。

    你的师父手上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组织想要的,而他又有可能做了备份,他一天不交,我和师母就捱一天。

    组织也不敢直接结果了我们让东西落入他人之手,所以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折磨我们,不出我所料的话,第七天肯定会有人送东西进来。

    他们不会把我们真的饿死,只是饿给你的师父看,让他崩溃直到交出东西为止,估计每天都有人向监狱说服你的师父。”

    季得月的眼泪噗噗的流下来,半响才道:“怎么会这样,那我该怎么办,我很想直接把你们都带走。”

    林美丽停止了抽泣有气无力的道:“阿月,我们还能撑下去,你先不要打草惊蛇,你不是快归队了吗,到时候再想办法接应我们。”

    季得月的眼泪流的更凶,她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想说又不敢说,犹豫半响还是问了出来:

    “美丽,若这次我们能死里逃生,你还愿意为组织效力吗?”

    林美丽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凄厉,声音里带着恨道:

    “我向来爱憎分明,我的师父做错了什么,他们凭什么这么对她,她兢兢业业为组织效力,结果怎样?

    我死不算什么,本来都是刀口上舔血头提在裤腰带上的日子,可欺负我师父就不行。

    千万别让我出去,出去我会报复社会,还有阿月,别想着逃走,你我都逃不走,除非毁灭它。

    对,就是毁灭,让他们这些恶人都不复存在,若我们大难不死,我才会期待有好日子过!”

    林美丽提起精神铿锵有力的说完这些话突然没了声音,季得月连续喂了几声,才听到她虚弱的声音:

    “阿月,我先睡会,刚才太激动,大脑供氧不足,差点晕过去了。”

    季得月连连点头焦急的嘱咐道:“美丽,一定要撑住,一定要和师母平安无事!”

    挂了电话,季得月整个人窝在被子里喘着粗气,毁灭?

    是的,若她猜测的不错,这些时间遇见的种种灾难也许都与组织有关,如此邪恶的组织,世人怎能容下它。

    难道娄台就是为此才一直追踪它,三番五次抓住把柄,惹怒了组织才遭暗杀吗?

    看来是要想办法从娄台口中套些消息了,可为何后来她接收的命令又有变,这其中有何缘由?

    若组织本该灭,她可以不出手,墙倒众人推,可他们动了她的师父师母,这些她最爱的人,她不能袖手旁观。

    林美丽说的没错,她们不可能逃走,世界各个角落,都无她们的藏身之地,组织都能追踪到她们,只因她们身上从小植入的追踪器,已经与骨髓融为一体?

    若想破,只能消灭组织,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几乎没有可能。

    据她了解,这个庞大的组织在很多年前都已经成立,经历过两代管理者,简称代表。

    这位神秘的代表季得月和林美丽都是从没有见过的,季得月旁敲侧击问过师父,师父也不曾透露过半点消息,所以对于师父掌握了什么秘密,季得月无从得知。

    正思索间,电话想起,叮铃铃的音乐声给房间莫名带来压抑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吓人一跳。

    季得月爬起来从柜子里翻出手机一看,是尚北冥,他不是刚回去了,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季得月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他的一声喂声音穿透力很强,声音低沉而有磁性,似有一股迫不及待又犹豫不决的感觉,貌似很挣扎一样。

    季得月喂了一声,他并没有立马接话,半响才道:“阿月,请原谅我冒昧的问一句,一直以来我们见到的都是你独自一人,我能问一问你的父母兄弟姐妹呢,有没有?”

    季得月听到父母这两个字时头像被人锤了一锤,炸裂,再听到兄弟姐妹,眼前都开始有些模糊起来。

    心里突然记起那次和尚北冥一起在徐家地下古墓看见过得画像。

    心中虽有一百分的疑惑,却不敢去解开,这没有可能不说,她怕心里最后的一点希望都破灭。

    她不是没找过,是一点痕迹一点线索都没有,苍茫人海,大海捞针。

    再听尚北冥突然提起埋藏在心底的人只觉得是被人扒开了尚未愈合的伤疤,再次撕裂的血淋淋的。

    尚北冥见电话里没有半点声响,只是偶尔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困难一样的喘气声,担忧不已的连连道歉道:

    “阿月,你别激动,我随口一问而已,你不想说也没关系,你别多想,来,深呼吸,千万别伤害自己。”

    季得月睁了睁泪眼朦胧的眼睛,努力想要把眼睛睁大,看清楚面前的事,可是雾气隆隆怎么也看不清。

    季得月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道:“我没事,我没有父母兄弟姐妹,我是个孤儿,这种事我已经释怀了,你不用担心我会想不开。”

    尚北冥闭着眼睛,回想着那两张化验单,试探性的问道:“阿月,我不是诚心想要让你难过,我只是心疼你,我说假如,假如能找着父母,你是怎么看待他们的呢?”

    季得月坐起来靠在床头,看着窗外的星星点点,怎么看待他们?

    曾经她也用望远镜看过那星空,可是星空没有给她答案,星星有那么多颗,找到那一颗有血缘关系的太难了。

    况且,她没有半点关于他们的记忆,是的,半点没有,对于这种没有希望的事,季得月也不想麻烦别人。

    她低声道:“很感谢你关心我,只是,我已经长到这么大,父母对于我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若是他们故意丢了我,那我宁愿一辈子蒙在鼓里。”

    尚北冥难过的摇摇头,努力的让自己冷静,这件事看来需要查清楚才能告诉她,转而笑着道:

    “你生的这么可爱,小时候肯定像个洋娃娃,他们怎么会舍得丢呢?也许真的是走丢了或者有不可言说的苦衷,你有没有想过找他们,我可以帮忙,我在找人这方面很擅长!”

    季得月很淡定的摇摇头道:“不用了,我找了许多年都没有踪迹,不需要浪费不必要的精力。”

    季得月说完擦擦冷汗,让他查还得了,万一查到了她的背后组织可怎么办,那不是有可能陷他于危险中。

    而且她现在还没想过暴露,万一暴露,牵连甚广,后果无法预计。

    挂了电话,发现已经十一点,娄台还没回来,脑中杂事太多,季得月起床喝了杯牛奶,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昏昏沉沉,想睡又睡不着。

    感觉身上的被子有千斤重,压在身上,喘不过气。

    用手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腹中他的存在,真的有感受到一个心跳似的,嘴角上扬,弯出弧度,还好有他陪着。

    看来,留着他是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她太孤单了,太彷徨了,需要有一个人支撑,需要找到活下去的意义,而腹中的他就是这个动力。

    季得月手放在肚子上,踩在一片云朵中前所未有的放松,她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她正在云朵里爬,像是还不会走路似的。

    季得月好奇的看着那小女孩,突见一个身影出现在小女孩的身后,提着她的双臂将她提了起来站稳,温柔的说着:“来,跟妈妈一起学走路。”

    走着走着,她扭了过来,季得月一愣,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庞,却更显得温柔显得慈眉善目。

    那是?季得月正愣怔间,身旁有人扯了扯她的衣服,她惊讶的看过去,身旁没有人,低下头才看见一个小男孩揪着她的衣服,仰着头,用那稚嫩的目光期盼的望着她。

    这目光像极了一个人,正在想此人是谁时,一股清流涌入鼻尖,是龙涎香的味道,恍然大悟,啊,像极了娄台。

    娄台的香味环绕着季得月周身,充斥着她的鼻尖,她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他的体温传遍季得月的四肢百骸。

    季得月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好真切啊,他似乎是从背后抱住了她,季得月再看看前面,没有人,一片洁白的云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在万界送快递〕〔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我给万物加个点〕〔我真没想出名啊〕〔玩家公敌〕〔伏天氏〕〔超神制卡师〕〔神级弃少在都市〕〔西游之白莲妖圣〕〔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