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高主宰〕〔都市超级高手〕〔金石为开〕〔圣恩隆宠,重生第〕〔和甲方同居的日子〕〔任女〕〔灿唐〕〔弱小王子对霸气公〕〔倾世侠妃:霸道皇〕〔女神经异闻录〕〔重回80当大佬〕〔颜控蜜恋史〕〔医武兵王〕〔新来的室友我见过〕〔最强斗音〕〔我的佛系田园〕〔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都市雄杰〕〔超级医生在都市〕〔苏惟推开的那扇门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同桌有尾巴 37.我的
    此为防盗章

    时迁顺着尾巴的方向,视线落回自己身上。

    她低下头,着自己腰上多出来的东西。

    “他……我……尾巴……”

    她微微张口,又极快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把对方吵醒。

    时迁心翼翼地抬起手,像确认真假一般,动作极为缓慢地、一点点,向自己腰腹处的“东西”靠近。

    她轻轻地用指尖点了一下。

    暖暖的,与人体身上的温度差不多。

    就是它,在不断往她身上输送热量……吧?

    时迁等了几秒钟,没有任何反应。

    她胆子大了点,用手摸了一把。

    毛茸茸的,表面上的那层洗洗的绒毛,比上好的丝绸还要舒服。

    令人留恋的手感,在时迁还想再摸摸的时候,突然,尾巴动了,“咻——”得一下,就不见了。

    “你在做什么?”旁边一道低沉喑哑的男声传来。

    时迁飞快把本要伸出去的手藏到了身后。

    她甚至不敢抬头对方。

    朝阙单手支着下巴,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见人没反应,他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你刚刚在做什么,嗯?”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偏生最后那个字的尾音,让时迁的心脏忍不住抖了抖。

    她声音打着颤,期期艾艾道:“尾巴……尾巴不见了。”

    时迁听到旁边人轻笑了一下。

    朝阙:“抬头话。”

    时迁老老实实地抬头,他。

    咦?

    一抬头,时迁就出了不同。

    她眼睛都瞪圆了,声惊呼:“耳朵……耳朵也不见了!”

    “你什么尾巴,耳朵的?大晚上的,你不会是做梦还没睡醒吧?”朝阙面上冷淡,嘴角挂着浅薄的笑,似乎在嘲笑着时迁做梦没睡醒一般。

    时迁狼狈地收回目光,她抿了抿嘴唇,嘀咕了一句:“刚刚明明都还在的啊,我还摸到……是热的呢……”

    “你什么?”朝阙扬扬眉。

    “没什么。”时迁脑袋缩了回去,也不敢再他。

    朝阙见她不再话,又趴了回去。

    闭目养神。

    时迁有一肚子的疑问,憋着。

    她把眼镜摘下来,用眼镜布擦着镜片。

    深度近视的双眼,视野里像涌进了一大片的雾气,重新戴上后,周围才变得清晰起来。

    时迁忍不住又往旁边了。

    人背对着她。

    还趴着。

    不知道是不是又睡着了。

    教室里亮着白炽灯,照映出两个黑色的影子。

    他是人,吗?

    有影子,应该不是鬼吧?

    那……之前那个尾巴还有耳朵……

    刚刚是她错了吗?

    时迁陷入自我怀疑中。

    而她没注意,另一边,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他的周遭无形中似有一圈清冷稀疏的空气,与周围隔绝开来。

    就仿佛窗外夜风一般,悄无声息的到来,又转瞬即逝。

    朝阙心中默念着咒语,堪堪维持住身形。

    他的本体还在千里之外,魂体仅剩的一些灵力都在刚刚输送给了时迁。

    咒语的效果只有两个时。

    要么把时迁身上的灵力回收,朝阙打消了这个念头。

    否则……他只能回到本体。

    朝阙的本体要抵达这个地方,至少要大半个晚上。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她……

    哪怕一分一秒,他也不愿意再与她分开。

    腓腓的味道,他都快要记不住了。

    “他……到底是谁……谁呀?”

    完全不知道对方心里想着什么的时迁,也在心里打着九九。

    肚子不难受了的她,脑袋清明。

    班上人不多,她来之前只有三十位同学,每张脸她都大致有印象,没有一个有他这么好。

    想着,时迁再度向旁边人投下一撇。

    他……刚刚有注意到我吗?

    应该没有吧,他那么好,自己却这么普通。

    连身上的味道,都跟那些臭臭的男生不一样。

    真,好闻。

    时迁觉得自己有点变态了。

    她千方百计地想要遏制住自己向对方靠近的欲望。

    但是,一点,都没用!

    从一分钟两眼,到一秒钟一眼,再到眼珠子黏在人家背上下不来。

    时迁一面唾弃着自己,一面又趁人背对着自己睡觉,而肆无忌惮地牢牢锁定着他的身影。

    “喂。”稳定身形后,朝阙伸了个懒腰,转过身。

    时迁仍旧保持着他的姿势,都入神了。

    “我。”他的眸子,乌黑,狭长,眼珠隐约泛着一丝蓝,黑色的衣衫随着动作发出的细声响。

    “啊?”时迁像是才回过神来,一点点粉红爬上耳尖。

    “你再我。”朝阙再度开口,声音有一点暗哑。

    就像刚睡醒没多久,沾染了一点奇妙的磁性,在空寂的教室里回档。

    “再我,我就把你吃掉。”

    时迁突然站起来,后退了一步。

    她后面是一堵墙,已经退无可退。

    “你……你是妖怪,对,对不……”时迁睁大了眼睛,紧紧抱着包,神色慌张,“别,别吃掉我……我……我不好吃……”

    朝阙也没想到,随意的一句玩笑话,能把人吓成这个样子。

    他一同站起来,安抚道:“我开玩笑的,我不是妖怪……我是……咳,我也是人,你的新同桌,不会吃人的。”

    “骗……骗人。”

    “不骗你的,我真的不吃人。”

    “你……”时迁咬了咬唇,声道,“你的耳朵,又出来了。”

    朝阙:“……”

    头一天晚自习的事情,第二天从寝室床上醒过来的时迁,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唯一的一点儿记忆,也就是离开教室的时候,好像又下了一点儿雨,雨水淅淅沥沥地落下,沿着窗户玻璃滑落出一道道的水痕。

    她的梦里,有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衣衫在夜风中鼓胀,他的发,他的眉,还有他的唇,都染上氤氲的水汽,染上少见的鲜活。

    像是下一秒,就要从她梦中走出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屋子里。

    时迁睁开眼。

    她发了一会儿呆,等闹钟响起的时候,才掀开被子爬起来。

    整理好被单和枕头后,时迁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不难受。

    似乎想到什么,她飞快的往洗手间跑。

    上完厕所,时迁按部就班的开始洗漱。

    她挤了点牙膏到牙刷上,一边刷牙一边走神。

    亲戚还没走啊,竟然不痛了。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总不会是昨天梦里那人,给治的痛经吧……

    时迁都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

    她喝了口水,吐掉,双手接了一些水扑到脸上。

    一同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扑散,整个人清醒过来。

    时迁擦干净脸,把毛巾整齐地挂好,准备出洗手间的时候,余光往镜子里一撇。

    脚步顿了顿,极为难得的凑到镜子前,认认真真地打量起自己的脸。

    “是错觉吗?”时迁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觉得白了点?”

    时迁狐疑地跑回房间,翻出另一面镜子,对着自己的脸又照了照。

    “好吧,果然是错觉。”她轻轻叹了口气。

    英川的学费真是体现在方方面面啊,连女生寝室的镜子,都能把人照得更好一点。

    时迁到食堂的时候,碰到了坐在她前面的两个女孩子。

    “一起吃早饭不?”林宜笑着跟她打招呼。

    “嗯。”时迁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林宜走在中间,而她的另一边,是扎着高高马尾辫的舒晴。

    “你肚子,还难受吗?”舒晴探过头来问她。

    时迁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不难受了。”

    “你之前是哪个学校的呀?”林宜好奇地问她。

    “我以前是一中的。”

    “哇,咱市一中吗?”

    “嗯。”

    “一中很好啊,都是学霸呢,你怎么突然就转我们这?”

    “就……家里出了点事。”

    “出什么事了?”舒晴忍不住插话,“你都高三了,你们家再大的事,也大不过你吧?”

    林宜胳膊肘拐了一下她,转过头道:“她话不过脑子,你别介意。”

    时迁也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只笑了笑,表示自己没关系。

    早上的课一眨眼就过去。

    适应了一天,时迁估摸着自己跟上班上的进度不难。

    她原本的学校,一中,学业压力和强度比这高多了,两年就把高三三年所有要学的知识点给上完了,高三,也就是用一整年的时间,来复习前两年学习的内容。

    与之相比,英川这边的课,还在上新课。

    不过,与一中完全按照高考大纲走不同,英川课程内容丰富得多,尤其是英语课。

    等时迁翻过了一遍英川的英语教材,教室里基本上已经没有人。

    她关掉空调后,不急不赶地往食堂走去。

    吃完饭,她绕了远一点的路,想要消消食再回寝室休息。

    学校不大,树倒是很多。

    树也都是是普通的树,各式各样,中规中矩,时迁也认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西游之白莲妖圣〕〔恋上美女上司〕〔嗜血霸爱:爵少你〕〔三国有君子〕〔无限气运主宰〕〔大唐御史饶命〕〔大道争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萌宝来袭:爹地请〕〔都市魔尊奶爸〕〔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五域封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