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高主宰〕〔都市超级高手〕〔金石为开〕〔圣恩隆宠,重生第〕〔和甲方同居的日子〕〔任女〕〔灿唐〕〔弱小王子对霸气公〕〔倾世侠妃:霸道皇〕〔女神经异闻录〕〔重回80当大佬〕〔颜控蜜恋史〕〔医武兵王〕〔新来的室友我见过〕〔最强斗音〕〔我的佛系田园〕〔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都市雄杰〕〔超级医生在都市〕〔苏惟推开的那扇门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同桌有尾巴 36.奇怪
    此为防盗章

    闻言,时迁上下摸了摸自己,没感觉有什么不同啊?

    不对,她没戴眼镜,非但整个世界清晰无比,连之前朝阙与大鱼的搏斗也都能得清楚。

    要知道,第一次见朝阙与毕方打架时,她就是个睁眼瞎!

    除此之外,她的身体好像变得轻盈许多,怪不得之前能跑那么快躲过大鱼的攻击。

    感觉好像还不错哎……

    时迁对朝阙笑了笑,想要让他放宽心,别总板着一副凶冷可怕的脸。

    “我应该没事。”时迁。

    朝阙也不她,走上前,蹲下来。

    他来回触碰着时迁躺在地上的身体,眉头紧紧拧着,脸上的表情起来比之前与赤战斗的时候还要严肃。

    时迁不由得心里犯起嘀咕,“我……应该,没事吧?”

    一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拂去“时迁”脸上凌乱的头发,而后从“她”的眉心,顺着巧挺直的鼻梁,缓缓向下,似蜻蜓点水,又似雪落眉梢般,指尖最后停留在“她”心口的位置。

    一旁着的时迁,忍不住也抚上自己的心口。

    如果她不是个灵魂,她的心肯定要跳出来了!

    时迁吞了吞嗓子,声道:“……我记得,是之前过马路,额,我是被车撞出来的?”

    朝阙不答,抚平“时迁”白裙子上的褶皱,站了起来。

    朝阙越不话,时迁脑子越乱,她见他自始至终眉头紧锁,脸色微变,“还是,我已经……死掉了?”

    着,时迁方抬首,顺着朝阙的目光望去。

    轿车踩了刹车,生生停在路中央;司机保持着一脸惊恐,瞪大了眼珠子望着前方的表情;周围是一同吃惊大张着嘴巴的路人。

    而她躺在地上的身体,除白裙子上沾满了灰尘外,起来倒是完好无损的模样。

    也仅仅是起来。

    时迁僵硬地呆在原地,害怕与胆颤慢慢爬上她的脸。她甚至不敢再多自己的“身体”一眼,头开始发晕。

    朝阙见时迁终于知道后怕了,才淡淡地开口:“你无碍。”

    时迁即刻扭头他。

    朝阙:“若不是朝谛护你一道。”

    他只能再去黄泉路上找她一回。

    后面的话,朝阙没出来,腓腓起来已经知道错了,知道害怕了,那些,便不也罢。

    然而,即便是朝谛出手了,却不想还是把她的魂体给撞了出来。

    这几日本是他给她度神力修复本体的关键时期,这一撞,只怕又得重新来过。

    “朝谛是谁?”得知自己没有事后,时迁略略舒了口气,赶忙问起这个救命恩人。

    朝阙将手中龙鞭往空中一丢,白光一现,一个穿着白上衣黑马褂的孩儿缓缓落下。

    孩儿面无表情,脚一落地就冲到朝阙面前,二话不抬脚就踢,一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要打架的姿势。

    朝阙三两下化解了孩儿的招式,冷冷道:“再闹,就滚。”

    孩儿顿了一下,突然瘫坐在地上,“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时迁:“……”

    这个画风,也变得太快了吧?

    时迁孩儿又朝阙。

    着着,倒是琢磨出了点什么。

    本来从名字上来,一个叫朝阙,一个叫朝谛,有血缘的情况极大,再两人脸,仔细的话,约莫有六分像,两人是血亲的可能性八九不离十。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亲兄弟了。

    虽然这孩儿一直没给过时迁好脸色,但朝阙也了,刚刚这孩儿也护了她一道……

    总不能让人一直这么哭着。

    时迁声劝慰道:“朋友,谢谢你啊,还有,你别哭了……再哭……”

    她瞥了一眼朝阙越来越黑的脸,“再哭,你哥哥真的要生气了。”

    “呜呜呜……你才是朋友,你全家都是,嗝,朋友!”朝谛打了个嗝,继续哭,边哭边,“劳资,劳资都五百岁了……”

    时迁:“……”

    朝阙嗤笑一声,:“你五百岁还是条虺,你还有脸哭。”

    朝谛:“…………”

    听到这话,孩儿哭声更大,时迁头疼地着两兄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她没什么劝架的经验,最怕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吵架什么的。

    “你们……”时迁左右为难,她感觉自己的脑袋更晕了,“弟弟,能不能先别哭了?”

    “让他哭。”朝阙语气森然,“再哭三声,我直接丢他回妖界,让他自己去历练。”

    “呜呜呜……”

    “三。”

    “呜呜……”

    “二。”

    “呜……”

    “一。”

    最后那声落下,朝谛瞬间闭紧了嘴巴。

    时迁偷偷地扶了扶额头,轻轻叹了口气。

    总算是哭完了。

    “还不是你!”朝谛手背抹着泪珠子,控诉道,“还有这个丑女人!”

    丑女人???

    时迁张嘴合上,又张开,实在没忍住,指着自己的鼻子,怒道:“你谁丑女人?!”

    朝阙微微侧目,脸上微讶一闪而过。

    “你指着谁,就是谁!”朝谛扭头她一眼,做了个鬼脸,又对朝阙,“若不是你把神力都渡给这个丑女人,我会现在还迟迟不能化蛟吗!”

    时迁磨着牙,怒气升到巅峰时,因朝谛后面这句话,瞬间冷静下来。

    “什么神力?”她问朝阙,“你什么时候渡给我了?”

    时迁摇了摇头,想把脑子里犯晕的感觉给弄出去,勉强抓着朝阙的胳膊,“我……不要……”

    她还想点什么,身子一歪,侧身倒了下去。

    朝阙像是早有预料般,径直将人揽入怀里。

    朝阙拦腰抱起时迁的魂体,后半跪在地上,将魂体严丝合缝地嵌入她的本体中。

    他轻轻碰了碰她的面颊,脸上露出一抹许久未见的笑意:“现在,倒是会发脾气了呢。”

    要知道,之前她在教室里被别人那样,也只是趴在桌子上,捂着自己耳朵而已。

    一旁的朝谛不知何时又恢复了没什么表情的脸。

    朝阙打了个响指,世界重新运转。

    轿车司机停车后匆忙开门下车,上前查,同时拨打报警电话。

    路边行人也围过来,帮着叫救护车。

    朝阙纵身一跃落到一旁树枝上,郁郁葱葱的树叶子似随风抖了抖。

    朝谛仰头着他,十指紧紧攥成拳头状,他喊道:“哥,你太偏心了!”

    朝阙垂眸,瞥了他一眼,清冷的声音散在空中。

    “功过相抵,上次你吓唬她,我也不计较了。”

    她张了张嘴,开口,“我……”

    “你老师让你上去写题。”朝阙懒洋洋的声音从臂弯里穿出来,提醒道,“练习册7八页最后一道大题。”

    时迁心里松了口气,急忙翻了翻练习册,扫过一眼题目。

    班主任她站着不动,脸色已经比之前还要黑。

    如果她刚刚开口她自己是开差没听到老师讲什么……

    顶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视线,时迁走得有点慢。

    她仔细回想着刚刚到的题目,拿起白板笔时,脑中大致有了思路。

    解题过程流畅而严谨,她也不讲究,直接在全班师生眼皮子底下的白板上打草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西游之白莲妖圣〕〔恋上美女上司〕〔嗜血霸爱:爵少你〕〔三国有君子〕〔无限气运主宰〕〔大唐御史饶命〕〔大道争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萌宝来袭:爹地请〕〔都市魔尊奶爸〕〔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五域封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