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重岛〕〔绝天武帝〕〔神豪假女婿〕〔超级女婿〕〔全能豪婿〕〔铁路往事〕〔青梅很强势:小狼〕〔我真是一个好人〕〔步步为局〕〔总裁偏要宠我宠我〕〔神龙废婿〕〔崛起复苏时代〕〔豪婿〕〔赝太子〕〔三国之巅峰召唤〕〔我的小妈是宇宙首〕〔我的娱乐那个圈〕〔报告总裁爹地:妈〕〔最强炼气初期〕〔玉手调香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同桌有尾巴 21.再见
    好看的言情网

    墨蓝色的天,天幕上镶着散落的星辰, 像尘埃一样渺, 偶尔飘过浮云, 遮去微弱的光,再一会儿有夜风, 吹散了挡住月亮的云。

    时迁问完那个问题后, 没等朝阙回答, 抢先道:“其实不止那个, 我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你,惦念在心里可久了, 以前也问过你,总是得不到什么答案。他们总你在养我, 总你为了我怎么样怎么样,甚至还什么‘心爱的女人’……”

    到这里, 时迁顿了一下, 她微微有些脸红,“这也太……太夸张了。”

    她是喜欢朝阙的,朦胧的,摸不透, 想起来是粉红色,回忆呆在一起的每一秒都能咀嚼出甜的味道。

    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能与对方在一起。

    种族不同啊, 学校早恋的学生毕业的时候还有可能继续在一起念大学, 朝阙不是人类, 难道她高考后, 他还能陪她继续念书不成?

    更何况,好像从认识她之后,他就一直在出事。

    奶奶总她是福星,而现实是,她打生下来,与她亲近之人,并没有那么好。

    朝阙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时迁没有看到,继续:“我以前从来没有问过你,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叫腓腓,这个名字本来也只有我奶奶才知道。”

    时迁将目光投向南面几粒渺远的灯火,脑海中回忆儿时与奶奶一同住在城南老城区的日子。

    “是我妈妈生我的时候吃了苦,产后身体不太好,我那会儿情况更糟糕,生下来在保温箱呆了好几个月才活下来,后来妈妈回外婆家调养身体,而我则由奶奶带着。自打我有记忆起,我都是跟着奶奶长大,爸爸妈妈常年也没见过几面,就跟留守儿童差不多。”

    “其实我感觉我们家条件应该不差,也不明白爸爸妈妈为什么要那么忙,都不怎么回来看我跟奶奶。那会儿在城南,老城区嘛,不少朋友住的都是平房大院,路还是土路,下雨踩一脚泥的那种,而我跟奶奶住的是那种二层的西洋楼,还专门有一条水泥路到我家。从我的吃穿用度都比同龄的朋友好,除了吃的地方奶奶管我比较严,其他地方我几乎是要什么就有什么。起吃来,我从六岁起每天都要喝中草药,可难喝了,喝久了身上就一直带着那种苦涩的味道,朋友都不爱跟我玩,于是我只能呆在家里看电视,结果刚上学没多久就带上了眼镜,还被班上人取外号,叫‘四眼妞’。”

    道这里,时迁自嘲般笑起来,她突然回过神来,“不对,我怎么越越离题了。”

    朝阙全神贯注地听着,轻轻摇了摇头,:“没有,我想听。”

    他的表情认真极了,时迁反倒有些紧张起来。

    “后来,放学后我就跟那个给我起外号的人打了一架,体格本是比同年龄朋友瘦的我,愣是把那个胖子给揍哭了,胖子妈妈来接他的时候,他还告状,他妈妈就指着我鼻子骂,我一点也不怕地骂了回去,他妈妈估计也没想到我一个女孩竟然敢骂回去,大街上的人都看着也不敢动我,我志气高昂地回家,一见到奶奶就哭了出来。”

    “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会做的事,天知道大部分人眼里,我都挺文静的。”

    朝阙笑出声。

    “喂,你笑是什么意思?”时迁抖了抖耳朵,眉毛上扬。

    朝阙轻咳一声,遮住笑意:“没,你的都对。”

    时迁狐疑地看着他,没看出什么,只能继续开口:

    “奶奶安慰我,给我取了个名,嗯,就是腓腓,但她与我约定,只有我与她独处时,她才会喊我这两个字,所以连我爸爸妈妈都不一定会知道我有这个名字。”

    “你第一次喊我这名字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后来发现你是妖怪,不,你应该不是妖怪吧,反正就,就发现你不是人类后,就怀疑你是不是认识我奶奶。现在回想起来,奶奶在外人面前也总神神叨叨的,我与她自亲近,可能也没什么察觉。”

    朝阙掌心摊开,给她看绑在尾处的红绳,“我与你奶奶认识。”

    “这个……跟我以前绑手腕上的好像。”时迁想也没想便抓住他的手,来回打量着,“我的被我不心弄丢了,奶奶留给我的,我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内疚坏了。”

    时迁越看越觉得眼熟,尤其是红绳上的绳结位置和纹路,简直跟她的一模一样。

    “该不会,这是我的吧?”

    她猛然抬头,朝阙被吓了一跳。

    “是你的。”朝阙直接了实话,“我趁你睡着的时候取下来的。”

    “你怎么……随随便便不经人同意就……”

    “这个东西本来就是我的。”朝阙理所当然道。

    “明明是我奶奶留给我的啊。”

    “我给你奶奶的。”

    时迁:“……”

    朝阙将目光投向城市的南方,几粒渺远的灯火闪烁。

    “她救过我一回,我留下这个,本是用来报恩的。你奶奶不在了,自然而然,我报恩到你身上。”朝阙收回自己的目光,忽然凑近时迁,眼里闪烁着诡谲的光芒,“如果我,救你也好,帮你也好,你尾脊骨会痒,是因为你在长尾巴,你长尾巴长耳朵,都是因为我给你输送的灵力,而这些灵力,也都是为了改善你的身体。”

    “想必你自己也发现身上的变化,肉眼可见的变化。”

    “之所以会对你这么好,是因为我喜欢你的奶奶。”

    白泽过,要出让人类相信的谎言,七分真相,三分虚假,便足矣。

    “他们会你是我‘心爱的女人’也是因为你与你奶奶长得像,认错人罢了。”朝阙翻身站起来,丝毫不为脸色若雪一般苍白的时迁所动容。

    “毕竟,我们的生命比你们人类漫长得多。”

    朝阙走向天台外延的栏杆边,凛冽的空气灌了满怀,气流让他有一瞬间的窒息。

    额间的碎发遮住视野,他的手撑在铁栏杆上,铁锈满手。

    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再呆在她身边,也只会将她卷入各种麻烦里。

    她应该过属于人类的生活,安静的,偶有波澜,总不会时时存在生命危险。

    毕方出现时,他以为只是偶然,毕竟带来灾难的大妖兽通常是很难突破屏障结界来到人界的,而后面九头鸟的出现,朱厌的枷锁破裂出逃,无一不在告诉他,两界的结界已经岌岌可危。

    “等等!”见人翻身正打算离开,时迁喊出声,“我还有问题!”

    朝阙动作微顿,猛地被身后人用力抱住。

    朝阙稳住身形,反身扣住时迁的肩膀,森寒道:“你疯了?!这是顶楼!”

    “对不起。”时迁低头,声地,“我怕这是最后一面见你,冲动了点。”

    而这冲动,也是仰仗着知道朝阙不会让她出事的,下意识的举动。

    “你还要问什么?”朝阙手放下,撇过脸。

    时迁手肘靠在栏杆上,望着眼前的景色,校园内一片安静祥和,暗浓的夜色里,沉沉的树影仿佛波涛汹涌的海面,从远处开始起伏,一直朝着树丛中掩映的教学楼和宿舍楼涌去。

    “你走之前,不应该把这些也带走吗?”时迁指着自己多出来的“东西”。

    “既然你要走了,把你的痕迹都带走吧。”

    时迁望向更远处,那个方向应该有一条河流,但她的位置,一点儿也听不到河水要往哪儿流。

    “等你十八岁生辰一过,它们就会自动消失。”朝阙。

    约莫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时迁的生日在十一月,万物萧条的季节。

    时迁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想等。我也很困扰啊,老看到这个的话。”

    会想到你啊。

    如果要回到原本的生活里,就不要再让她看到任何能想到他的东西吧。

    趁感情还没那么深的时候。

    朝阙微微皱眉,“上面保存着修复你身体的灵力,我也不用再呆在教室里,坐在你旁边,留下它们对你对我都好。”

    原来是这样啊。

    时迁沉默地注视着眼前的风景,飞扬的发丝遮住了视线。

    片刻后,她抬手挽起一缕头发,别在耳后,恍若想通了一般,弯了弯眼睛,对朝阙:“前些日子真是麻烦你了。”

    “嗯。”

    “但是,我是不是可以有选择的权利呢?”

    “我可以不要吗?”似乎知道对方不会轻易答应,时迁耸了耸肩膀,无奈道,“毕竟都是灵力什么的,万一再招来什么妖怪啊,妖兽啊,我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类,只能躺着挨打,哦不,应该会被吃掉吧。”

    “我怎么可能让你……”到一半,朝阙转口道,“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难不成,还让你时时刻刻呆在我身边?”时迁指尖狠狠地抠进肉里,“故意不让我看见的那种?”

    “……”

    “我现在这样子,已经很满足了,不觉得自己还有哪里不好。”时迁脸上露出一抹笑,真诚而恳切,“如果是为了我奶奶,这样已经足够了,请你……请你将这些‘东西’都收回去吧。”

    时迁弯下腰来,低垂着脑袋,给朝阙深深鞠了一躬。

    “拜托你了。”

    一滴眼泪,悄无声息地砸向夜色的水泥地面上。

    沉默半响。

    天台上的风逐渐转凉。

    朝阙方抬起时迁的脸,微凉的掌心覆盖在她的额际,时迁只觉得一股冷意从那处弥漫开来,身体里原本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热量骤然减少。

    须臾过后,朝阙收回手,淡淡道:“已经收回来了。”

    时迁点点头,全然信任的模样。

    “你再吹风会感冒,赶紧回去睡觉吧。”

    时迁微笑,:“好,再见。”

    时迁没有再回头,走到出口处,用力拉了一下铁门,落了一手灰,门纹丝不动,被锁得严严实实。

    她依然没有回头求助,而是向旁边走了几步,走到另一侧的尽头一扇窗户边。

    窗户没锁,时迁努力推开,攀上窗台,毛腰钻了进去,双脚再次回到地面。

    一直走到朝阙目光看不到的地方,时迁蹲在阴暗的角落里,也不在乎角落里的灰尘泥土,慢慢地弓起身子,捂着嘴巴,无声地哭了起来。

    朝阙并没有真的收回时迁身上的灵力,不过又是一个简单的障眼法罢了。

    原本他想等时迁再走远一点,再偷偷跟过去护送她回寝室,不曾想,人还未出他的耳力范围,便停了下来。

    他坐在高高的栏杆上,望着漆黑的天空。

    “哥?”朝阙许久未归,前来寻人的朝谛出现在他旁边。

    “嗯。”

    “腓腓姐姐她是不是在哭?”

    “嗯。”

    “该不会是……是你把她弄哭了吧?”朝谛心有戚戚地问道。

    “你闲着慌去抓几只火鼠,要么去跟朱厌切磋去。”

    提到朱厌,朝谛就一脸嫌恶,那女人忒不要脸,被白泽大人带回来后,天天缠着白泽大人,要不是他打不过她……不对,差点被他哥绕进去了,现在他要问的是腓腓姐姐的事情。

    “我听白泽大人过腓腓姐姐的事情了,原来你以前养的那只像狐狸一样的东西,就是……”朝谛瞅着朝阙的脸色,心翼翼地开口,“腓腓原本也是上古神兽,按理现在应该呆在神界才对,怎么会在人界?我看她现在明明就是个普通人类,你给她输送灵力也只能健全体魄,不能把她变回原本的样子啊。”

    “这不是你该管的。”朝阙淡淡道,“把你的心思都放到修炼上。”

    “哥!”朝谛不满,“你怎么总是这样!”

    “哪样?”朝阙不咸不淡地问。

    也没把朝谛的话放在心上,他从栏杆上跳下来。

    “自以为是!霸道专横!听不进人话!”

    朝阙侧目:“你又不是人。”

    朝谛:“……”

    朝谛涨红脸,“听不进好话!你以为你一个人多厉害啊,什么都不!”

    到后面,朝谛声音变了点,低至喃呢:“什么都……只知道一个人抗……”

    “还不是你太没用了。”朝阙用力揉了揉朝谛的脑袋,然后食指弹了下他的脑门,“好好跟着白泽修炼,等你化龙,到时候你不想抗,也得抗。”

    时迁已经没哭了,正在往楼下走。朝阙双手插在裤兜里,走到时迁之前打开的窗户前,弯腰跨进去。

    朝谛摸摸脑门,默默地看着他哥躬身翻窗,干净利落。

    明明能瞬移,偏偏要学习着人类的动作。

    真奇怪。

    ——

    时间在走,日子在过,转眼间校园里的桂花都开放了。

    生活好像真的回到了正规,每天是做不完的卷子和习题,上课听老师讲课发飙,下课看同学嬉笑打闹。

    然后九月份的月考,时迁还是没能考过陆楠,屈居第二。

    若还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手机里的一些社交软件上,多了一些陌生人来加她。

    其实也不全是不认识的,大多都是英川的学生,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弄到自己的手机号码。

    “该不会是你把我手机号出卖了吧?”时迁停下往纠错本上抄题的动作,声地问陆楠。

    “冤枉啊!”陆楠举手表决自己的无辜,“你也知道英川有权有势的也不少,弄到你的联系方式不要太简单,别企鹅微信号了,就是你每次测验的分数,都有人在偷偷记录呢。”

    自从知道时迁一个人住后,陆楠立马跟班主任打报告,搬进了她的寝室。

    两个好学生住一起,班主任自然乐意,分分钟便同意了。

    而后,两个女生狼狈为奸,仗着成绩好,晚自习也打报告申请在寝室学习,美其名曰寝室环境更好,而后只要晚自习不考试,时迁与陆楠再也没有出现在教室里。

    时迁也再也不用担心会在晚自习的时候,频频走神了。

    写完作业,陆楠去洗澡,时迁收拾好书本,走到阳台上跟母亲打电话。

    “妈妈,晚上好。”时迁捂着听筒,声音轻轻的,跟电话那边问好。

    “哦,那就好,你没在医院啊,咳咳……”时迁声音变回正常的音量,“没有感冒,就快要入秋了,有点嗓子疼。”

    “没事儿,不用吃药,有菊花茶和枸杞,泡一点喝就没事儿。”

    “肯定吃完饭了啊,我作业都写完了,倒是您,肯定忙着又忘了吃饭吧,要好好吃饭啊。”

    “只考了第二,没考过我室友……啊,家长会这周六,您会来吗?好的好的。”

    时迁开心地对电话亲了一下,然后才挂了电话。

    这一段日子以来,因为她的主动,时迁与母亲的关系进展飞速,虽然母亲还是没有告诉她当初为什么不来见她,却主动告诉了时迁另一个消息。

    原来,母亲与父亲,在她很的时候,就已经离婚了。

    以前父亲母亲都不常回来,时迁也不清楚他们是不是住在一起。最近一次见到父亲,还是奶奶去世的时候,父亲出面料理奶奶的后事,葬礼一结束,又给了她一张卡,就飞去国外了。

    知道他们离婚,时迁也不觉得意外,后来得知父亲早在她上学时就移居美帝,在那边已经有了一个新家庭,时迁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触。

    在她看来,能收获母亲的这份亲情,已经是一份难得的馈赠。

    家长会后,每月一次换座位,喜欢上课话的,天人永隔,一个在前门一排,一个在后面一排,除非搭鹊桥才能再会;成绩好的与成绩差的也逐渐区分开来,到了这个时候,高考党与出国党隔着楚汉之界,泾渭分明。

    这么一搞,消停了一大波学生,就连班上一些喜欢得瑟的,像是邱成之类的,都沉寂了不少。

    与之相对的,赵梓杉申请她微信好友的次数依旧未减。

    “加一个呗,看在我们同桌的份上。”赵梓杉收拾着书包,推开椅子,正准备坐下。

    时迁扭过头,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她宁愿坐在原来的位置。

    “哎,咱都同桌了,总不能一直不话吧?”赵梓杉言笑晏晏,一双桃花眼上挑,“亲爱的,时迁同学?”

    谁想,刚话,连人带桌子,摔了个狼狈。

    手机更清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在万界送快递〕〔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我给万物加个点〕〔我真没想出名啊〕〔玩家公敌〕〔伏天氏〕〔超神制卡师〕〔神级弃少在都市〕〔西游之白莲妖圣〕〔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