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高主宰〕〔都市超级高手〕〔金石为开〕〔圣恩隆宠,重生第〕〔和甲方同居的日子〕〔任女〕〔灿唐〕〔弱小王子对霸气公〕〔倾世侠妃:霸道皇〕〔女神经异闻录〕〔重回80当大佬〕〔颜控蜜恋史〕〔医武兵王〕〔新来的室友我见过〕〔最强斗音〕〔我的佛系田园〕〔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都市雄杰〕〔超级医生在都市〕〔苏惟推开的那扇门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同桌有尾巴 14.朝阙
    好看的言情网

    时迁睁开眼。

    眼前一片白色。

    “醒了?”

    时迁转过头看去。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张雅岚问了句,也未等她答复,便掀起她的上衣,听诊器探入腹胸。

    冰凉的机械突然触碰到温热的肌肤,时迁打了个寒碜,依旧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张雅岚眉头微皱,又用医用手电筒,检查了一下时迁的瞳孔。

    灯光有些刺眼,时迁眼睛有些酸,注意力倒是集中在眼前站着的人身上。

    张雅岚关掉手电筒,她从白大褂的口袋取下签字笔,站在一旁低头往病例本上记录着什么,边写边叙道:“ct检查无碍,脑电波也正常,你全身上下除了一点擦伤,都没有任何问题。”

    时迁一手抬起,摸上自己的胸口位置。

    那里面,是一颗正在平稳跳动的心脏。

    “你应该庆幸自己运气好,明明被车撞到,却一点事都没有。”张雅岚淡淡道,“学三年级的学生都知道过马路要注意安全不能闯红灯……”

    她合上本子,抬起眼,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如果是高三学习压力太大的话,转学前我不是跟你过,成绩不好也没关系,大不了我送你出国,为这个理由轻生,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留院观察一周,再去学校。”完,张雅岚收拾着东西,就要离开。

    时迁侧过头,望着张雅岚身着白大褂,脚踩高跟鞋,脑后盘着的头发整整齐齐,没有一丝碎发落下,干练而利落的背影,突然喊道:“妈妈,我这次考试,拿第三了。”

    张雅岚脚步一顿。

    “我也不是轻生,是为了……”

    张雅岚扶着门框,声音很稳,一如往常,“你刚醒过来,不宜情绪激动,先好好休息吧。”

    “是为了……救人。”

    人离开,时迁望着一片素白的天花板,喃喃道。

    张雅岚关上门,在门口呆了几秒钟,理了理衣服,双手插/进口袋里,快步朝走廊另一边走去。

    “瞎,明明是我救了你。”

    朝谛推开窗户,坐在窗户框上,他也不进来,两条短腿晃晃荡荡的,悠然而又自得的模样。

    他的背后,白昼与黑夜正在交替。天边不知何时变成黄昏特有的暗紫色,若一幅巨大的油墨画,从暗色的紫蓝,到璀璨的绛红,中间镶嵌着模糊的橙黄,棉絮状的浮云下,是已经坠到地平线下的夕阳,眨眼的瞬间,沉了下去。

    天也在那一刻,暗了下来,夜幕降临。

    朝谛这时才跳进房间,盘踞在时迁的床尾,板着一张脸,像盯梢一样盯着她。

    “是是是,是你救了我。”时迁无奈笑着妥协。

    看在你子脸长得跟你哥有六分像,板着脸的时候有七分像的份上。

    时迁没忍住又往窗户口瞅了瞅,心里还有点儿期待。

    “哼,你死心吧,我哥今天才不会来看你。”朝谛嘟起嘴巴,道。

    时迁有些失落,收回目光,她从床上坐起来,枕头垫在后背,问他:“那你怎么来了?”

    “你管我。”朝谛扭过头,脸朝着另一边,下巴都快要冲到天花板上,“反正我哥今天才不会来看你。”

    时迁:“……”

    她忍。

    个屁孩。

    个傲娇屁孩!

    时迁面上不动声色,她摩挲着下巴,似轻描淡写道:“哦,没事儿,他明天来看我也一样。”

    “你——!”朝谛瞬间转回脑袋,瞪她,“你不要脸!”

    “嘿,我不要脸?”时迁乐了,“我怎么不要脸了?”

    “你……你明明没事儿,还留在医院不走,还……还要我哥来看你!”

    “我现在是没事儿,但不能保证我明天没事啊。”时迁一本正经地忽悠道,“不定你哥明天来看我的时候,我就有事了呢。”

    “胡!”朝谛,“我在的话,你怎么会有事呢!”

    “你在就能确保我没事儿?”时迁托着脑袋,笑吟吟道,“那谢谢你啊。”

    “谁……谁要你这个……谁要你谢啊……”朝谛脸上闪过一丝绯红。

    室内没开灯,幽幽路灯下,少女的脸庞柔和而洁白,愈发衬托得披散的头发乌黑如墨,她的眉眼弯弯,眼里似有暗夜月光一湖的粼粼波光。

    朝谛怎么也不能再违心吐出“丑女人”三个字。

    想着,他心中又有不甘,他哥真是的,把一个人类滋养得这么好有什么用,神力也好,赤鱬肉也罢,这些好东西给谁不好,给一个普通人类。

    还要他来这鬼地方给她守夜。

    他越想越生气,索性背对着时迁,眼不见为净,闭眼盘腿打坐起来。

    “咦?”见人突然又不理她,时迁扯了扯被子,问道,“你还没你为什么要来呀,是来保护我的吗?是朝阙让你来的吗?是因为我之前灵魂出窍有什么后遗症吗?”

    “聒噪。”朝谛磨牙,默念静心咒。

    时迁干脆掀开被子起来,走到他面前,凑过去,也不话,就眨巴眨巴眼睛望着他。

    朝谛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脸,愣是被吓得往后爬了几步,他打着结巴:“你……你突然凑过来干嘛!”

    时迁歪着脑袋,打量了他一会儿,恍然大悟地笑道:“我呢……你该不会是……”

    朝谛警惕地看着她。

    “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出口的是疑问的语气,时迁心里却肯定了这个想法。

    果然,话刚出口,朝谛的脸更红了。

    “才没有!”朝谛矢口否认,闭着眼睛,胡乱辩解道,“要不是我哥让我来,我才不来呢,你个丑女人,都了你没事还赖在这鬼地方不走,这地方妖魔鬼怪可多了,要不是我你今天晚上肯定要做噩梦,不定被吃掉都行醒不过来……”

    “原来如此。”时迁点点头。

    这孩儿,逗一逗,倒是把什么都出来了。

    时迁若有所思,又道:“但这些,跟你害羞,没什么关系吧?”

    “我……我都了我没害羞!”朝谛气呼呼地睁开眼,似乎怕她不相信,眼珠子倒是没避开。

    时迁眼中笑意更深,指了指他的脸,“你自己摸摸,好像苹果哎。”

    朝谛摸了把自己的脸,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绯色/降/下去,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

    朝谛故作冷静地开口:“没有,你刚刚看错了。”

    时迁走到他身边,抬起手,摸了摸朝谛脑袋上冒出来的东西,微微诧异道:“咦,怎么跟你哥哥的不一样?”

    朝谛脑袋上的角抖了抖。

    “感觉你哥哥的摸起来会比你的舒服哎。”

    朝谛:“……”

    他心中默念着,这是朝阙养的,这是朝阙费尽心思养的,这是朝阙呕心沥血养的。

    他情愿去找他哥打架,也不要跟这个女人呆一起了!

    手机更清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西游之白莲妖圣〕〔恋上美女上司〕〔嗜血霸爱:爵少你〕〔三国有君子〕〔无限气运主宰〕〔大唐御史饶命〕〔大道争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萌宝来袭:爹地请〕〔都市魔尊奶爸〕〔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五域封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