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只是想培养一个〕〔特种妖孽狂兵〕〔强宠头号鲜妻:陆〕〔恐怖修仙世界〕〔恶魔就在身边〕〔诸天作弊界面〕〔我是幕后大佬〕〔我不是五五开〕〔生死帝尊〕〔这个主神有点懒〕〔奇异传〕〔我家有个仙侠世界〕〔收集末日〕〔农女替嫁:娘子,〕〔恨不相逢太平时〕〔文娱大亨〕〔单向时空中的恋人〕〔重生甜蜜蜜:总裁〕〔盛世宠妻:帝少,〕〔盛世甜宠:王妃好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下山虎 第0155章 何为绕指柔?
    村里有条河,不宽,在夏季最宽的时候也就是几米,冬天更窄,在下游有个位置比较宽,能达到六七米,相对较深,得有两米五左右,是曾经挖沙子的遗迹,只不过挖了几下发现存储量没有多少就废弃了。</p>

    但这里却成了孩子野浴的地方,等到夏天的时候站在山坡上看,这里围着黑秋秋的一圈,偶尔会有几个白色的,都是村里光腚子的孩子,上到上十四五,下到七八岁,最壮观的时候能围着二十多个,妇女根本不好意思从这里路过。</p>

    一九九八年。</p>

    这年夏天出奇的热,晚上躺在炕上把窗户都打开,手里拿着扇子身上还跟刚洗过澡一样,他俩热的太难受就出去压刚打出来的井水往身上淋,是冰的,淋上去浑身起鸡皮疙瘩,不过能把燥热压下去也是值得,身体温度降下来,刚回到炕上又开始燥热,两人实在受不了,商量着去河里游一圈。</p>

    其实小时候经常去,长大了不好意思,虽说身子没有娘们的娇贵,可也不能随便给人看,现在是夜里,那不可能有人,几乎没怎么犹豫,光着上身走过去,到河边把裤子一脱,就听“噗通”一声,两人都冲进去。</p>

    水到晚上很冰,不过两人都能受得了。</p>

    刘飞阳在水下游出十几米才把头探出来,可往水面上一看有些懵了,水面静悄悄一片,根本看见二孩在哪里,管不了那么的开喊,喊了十几秒,还是没看到二孩在哪,现在已经不可能是开玩笑,因为正常人不可能在水里憋这么长时间,正想着,就看远处的水面开始荡起水花,两只手在拍打。他没时间犹豫,赶紧游过去,没人教过他游泳,都是在水里练出来的,也没人教过他救人,更不知道应该怎么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二孩脑袋浮出水面。</p>

    所以他立即向下潜,到二孩正下方抱住双腿给他托起来,他当时根本不知道人在水里挣扎的时候会有什么举动,一脚已经踩到地面,双手抱着二孩腿往上举,刚一用力,脚往下陷进去一点,下面都是淤泥,踩深了很难拔出来,想着换个位置,可脚还没等抬起来,就感觉肩膀被人踹一脚,右腿的小腿全都陷进去,他还没慌,使劲往出拔,可用左脚用力,非但没把右脚拔出来,左脚也陷下去。</p>

    这时候嘴里的氧气已经已经不足,开始咕噜咕噜往出吐,肺部快要憋炸,他的任何挣扎都是徒劳,根本无法动弹,眼前已经开始黑,觉得好像是父母来接自己。</p>

    正在这时,刚刚从岸边缓过来气的二孩才发现阳哥没了,想到自己刚才踩得人,根本没犹豫,深吸一口气往下冲,又硬生生把刘飞阳给拽上来。</p>

    可能听着简单,但俗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p>

    刚刚从死神手里逃出来,有几个人敢毫不犹豫的再跳一次?</p>

    一万个人里,不足一个!</p>

    所以这几年来,说过二孩是狼崽子的人不少,但刘飞阳从来没信,曾经村里有个身上带纹身的农民,喜欢把一些场面话挂在嘴边,什么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二孩是吃屎的狼,刘飞阳一起之下给他扔到齐腰深的粪池里,就再没人敢说过。</p>

    此时此刻,无论他相不相信,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人确实走了,并且放下狠话。</p>

    二孩砸门涌进来的冷风好似刚刚打到他身上,身形不稳,向后退一小步,险些栽倒在地。</p>

    身后的张晓娥咬牙站起来,她从始至终都没觉得刘飞阳哪里特殊,没有如柳青青一样,看重他弯不下去的腰杆,也没有想安然一样,能欣赏出他身上的独特魅力。只是在最紧要的关头,才想起这犊子的脸来。</p>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p>

    她眼里含着泪,忍不住从后面怀抱住刘飞阳,脑袋贴到他后背上。</p>

    这犊子还处于恍惚中,头脑从来都是清醒的他,这一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眼神非常迷茫,感受到有人从身后抱住自己,这才想起来呼吸,缓缓扭过身,看见那一头如瀑布的秀发,又看到那张令人痴迷的脸蛋。</p>

    他错愕几秒,这才反应过来不是安然,一瞬间推开,向后退两步。</p>

    张晓娥在前几秒曾以为自己拥抱了全世界,踏实,前所未有的踏实,被推开才想起来,眼前的他不属于自己。</p>

    刘飞阳嘴角抽搐两下,非常痛苦的让自己镇定下来。</p>

    可还没等说话,就听张晓娥,缓缓质问道“你推我?”</p>

    这种哀伤的语气比刘飞阳乞求二孩有过之而无不及,听得人心酸。</p>

    紧接着又道“好,我知道你推我了,但那是以前的张晓娥,现在的张晓娥与以前的不是一个人,飞阳,我再抱你一次,别推开我了行么?”</p>

    这个从不掩饰自己物质欲的女孩,在任何方面也不会掩饰,她喜欢用自己的心机,即使在外人眼里都看成笑话,说完话,张开双臂,向前迈步要走过来,眼角含着泪,嘴上却挂着倔强的笑容。</p>

    “小娥,别闹,我说了,咱们之间是朋友”刘飞阳看她走进,下意识的向后退一步,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是今天不对,还是有人跟自己故意作对,为什么所有人都莫名其妙。</p>

    “我没闹”张晓娥微微昂起下巴,道“刘飞阳,你给我听着,我张晓娥喜欢上你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确定以及肯定,我就是喜欢上你了,我要跟你交往,我要跟你睡觉,没有任何目的的那种!”</p>

    刘飞阳听到这话又是一阵头皮发麻,脑中嗡嗡作响。</p>

    张晓娥见他还在后退,站在原地也不继续追,微笑着,骄傲的道“再跟你介绍一遍,我叫张晓娥,大学生,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卖废纸能养活一家低保户,喜欢过我的男人每人吐一口唾沫能把人淹死,追过名逐过利,但是我从现在开始愿意好好的,我不知道是上天的安排还是冥冥中注定,我坐在过钱书德的床上、也躺过赵维汉的床上,但他们都没能把我怎么样,曾经我以为,我没有转身关门、没有冲过去救你,我们就会错过一辈子,我也以为我没有机会再爱你,可老天给了我机会,让我有资本再次说出这样的话,刘飞阳,你愿意做我男朋友么?”</p>

    刘飞阳被她一番话又是震住,平心而论,比上学时语文老师念作文范文都精彩,可其中的话是万万不能苟同的,喜欢、爱?这种字眼好像只对安然隐晦的表达过,现在即使听她说,也有些不知所措。</p>

    想了想,开口道“小娥,我们是朋友,真的,好朋友!”</p>

    “都说爱情有一百步距离,我往前走九十九步,你走一步就行!”张晓娥眼里的眼泪顺着脸蛋滑落,但是并没哭出声,嘴角依旧上扬。</p>

    他不会表达爱,也不会拒接别人,并且还不敢相信,张晓娥喜欢自己?</p>

    跟做梦一般,像是电视里演的电视剧,一切来得太突然、太滑稽、太好笑。</p>

    张晓娥没等他回话,又道“我知道你现在不好受,我能理解,我有办法让你开心”她说完,站在刘飞阳对面,开始解自己身上的衣服。</p>

    “你干什么?”刘飞阳看到这慕,脑中突然清醒了一点。</p>

    “不干什么,都说红颜是祸水,我也是,尤其这身子更是,飞阳,反正早晚都得给你,还不如今天就给了你,你要了我,然后我们好好在一起,过小日子,什么都不图,你要我们在一起就好”</p>

    她说着,已经把上身脱下来,就剩下最后一件,光滑的小腹上没有半点赘肉,那细到让人心痛的腰肢白如美玉,她的一手已经搭在裤子上。</p>

    “穿上,赶紧穿上!”刘飞阳脸色沉下来,转过身,就要往出走。</p>

    张晓娥动作更迅速,快步走上来,再从后面环抱住他,脸上的微笑瞬间被击垮,哭出眼泪,有些慌乱道“你别走,别走,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你有安然了,我知道!只要你跟她分开,跟我在一起,让我干什么,我干什么,不对,给我你做小,你收了我,我给你当妾…”</p>

    “你疯了,先冷静冷静!”刘飞阳犹豫一番,还是没说出太重的话“松开”</p>

    “我不松,我不松,我知道我已经错过了两次机会,现在让你从这扇门出去,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刘飞阳,你收了我,我求求你了”张晓娥像是丢了洋娃娃的小女孩,语无伦次的说道。</p>

    “你在这样,我们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你以后会遇到更好的,真的!”刘飞阳咬咬牙,伸手把张晓娥的手腕掰开,他没想到一个弱小女子竟然有这种力道,废了好大劲。</p>

    张晓娥见已经抱不住,顿时崩溃了,向后退,指着他破口大骂道“刘飞阳,我/操你大爷,我张晓娥从小到大都是别人追求我,你是我第一个表白的,你他妈到底要不要!”</p>

    “咯吱”刘飞阳一手搭在门上,拽开,想要出去。</p>

    “不要,行行行,你等着,我出去随便找个牲口,你不要的东西我给他,操你大爷,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都如此卑微的求你了,居然不喜欢我…”张晓娥说着,已经哭到无法说话,缓缓蹲到地上,用最小女孩的姿势埋住头部。</p>

    因为她知道,无法做恋人,可能也无法做成朋友。</p>

    哭泣声在这深夜里带有几分凄惨。</p>

    刘飞阳刚刚迈步要出去,安然恰好从厨房出来,面色依旧,神情依旧,挂着微笑,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手里端着菜板,菜板上放着三碗稀饭,还有两样咸菜。</p>

    “饿了吧,吃饭吧,天都快亮了”</p>

    刘飞阳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再见到安然第一眼的时候:漂亮,接触时间长了:大大方方,性格好!走到一起又发现,这个女孩永远不会让人担心。</p>

    安然被刘飞阳看的脸上绯红,从旁边走进去,把菜板放到炕上,低头看向蹲在地上的张晓娥,她的眼神没有绽放出看柳青青时那样的光芒,很平静。</p>

    拿起衣服给她披上,缓缓道“我家男人很优秀,喜欢他的人多很正常,你喜欢他我不介意,但是你要带走他我就介意了,可能你现在听我说话,有嘲讽、有讽刺、还有点胜利者的骄傲,但都没关系,我家男人一定把你的事解决了,只是一定有一部分人不知道,还在打你的主意,所以你还不能走,起来吃点饭,咱们女孩子不能生气,气大伤身…”</p>

    如果是别人安慰,张晓娥可能会疯狂的上去抡个嘴巴,可从安然嘴里说出来,竟然能让她听进去。</p>

    张晓娥极其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怪物一般看着安然。</p>

    安然又笑了笑,眼中像平静湖面。</p>

    何为绕指柔?</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天才萌宝,妈咪要〕〔嗜血霸爱:爵少你〕〔重征娱乐圈:季先〕〔都市崛起之战天〕〔禁欲总裁,求放过〕〔偏执强宠:恶魔老〕〔嫡女嫁到:殿下,〕〔我的绝色美女老婆〕〔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萌宝来袭:爹地请〕〔西游之白莲妖圣〕〔听风的歌22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