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只是想培养一个〕〔特种妖孽狂兵〕〔强宠头号鲜妻:陆〕〔恐怖修仙世界〕〔恶魔就在身边〕〔诸天作弊界面〕〔我是幕后大佬〕〔我不是五五开〕〔生死帝尊〕〔这个主神有点懒〕〔奇异传〕〔我家有个仙侠世界〕〔收集末日〕〔农女替嫁:娘子,〕〔恨不相逢太平时〕〔文娱大亨〕〔单向时空中的恋人〕〔重生甜蜜蜜:总裁〕〔盛世宠妻:帝少,〕〔盛世甜宠:王妃好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下山虎 第0062章 张姐,我要跟你过日子
    梳妆台、墙壁镜、实木柜、红唇彩。</p>

    这就是曹武庙心里担心的柳大美人闺房,可以说简单朴素,与她华丽丽让人沉迷的外在不想符合,好在收拾的干净一尘不染,让人挑不出半点瑕疵,还有她身上胭脂红玫瑰香的气息渲染房间,隐隐有些莲池中盛开玫瑰的味道。</p>

    这里是县里第一批试验点,集中供暖,所以生炉子取暖这些繁琐的活并不用亲力亲为,上午的时光可以说枯燥乏味,尤其是没了张腾这个癞蛤蟆更没人侵扰,这房间里没电视,她躺在床上。</p>

    正如她所说:我是女人更是个小人,得罪了我,定要跟你纠缠不休。</p>

    刘飞阳那个犊子是她看重的不假,可以说在魄力、杀伐等宏观层面,能力、力量等微观层面都大大出乎她的意料。</p>

    点燃一支万宝路放在嘴里,完美的身形轮廓加上躺在床上散发出来慵懒气息,如果这房间里有个男人冲进来的话,怕是要冒着杀头危险也要快活一次。</p>

    穿的很少,只有一条睡衣,并且除了睡衣之外,全身上下没有任何其他杂物,某些部位的若隐若现怕是流动而过的空气都在想入非非,吐出来的烟雾,也都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身体。</p>

    这几天并没动作,也没刻意去惊扰那个犊子,她知道什么叫不疯魔不成活,更知道什么叫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她看着飘散在自己上空的烟雾,仿佛出现刘飞阳的轮廓,那天从芙蓉庄园走出来的身影历历在目,那挺直的腰杆让她又爱又恨,以前的张腾有这个腰,可都在平淡无奇的日子里渐渐弯下去,最后的纵身一跃站起来,也只是在某些人眼中站起来。</p>

    柳青青嘴里平淡的笑了笑,缓缓坐起来,眼睛看着自己纤长白皙,并且几乎裸露到根部的大腿,嘴里自言自语的骂道“小犊子,如果让你弯下腰,骑在我身上又有何不可?”</p>

    把烟卷放到嘴里,重重的吸了两口,眨了下令人着迷的眼睛,把还剩下半截扔到旁边烟灰缸里。</p>

    好似又坐到张腾车里,眼神变得有几分迷离,足足愣了五分钟过后,她才回过神从床上下来,原本在腿根部的睡衣,滑落下来遮挡住她的大腿。</p>

    在古人认为,脚是女性最重要的部位,即使夫妻之间也鲜于暴露玉足,此时她毫不吝啬春妍般足肤,就这么**裸的暴露在空气中,踩在露趾的拖鞋上,坐到梳妆台前,拿起唇彩在自己嘴唇上精心涂抹。</p>

    女人,好像所有的女人,在床上或是温柔或是狂野,但在这镜子对面,都会露出最温柔女人的一面。</p>

    柳青青也不例外,她动作缓慢到优雅,举手投足间有几分春外郊游的娴静。</p>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嘴唇越来越红,这才满意的放下唇彩,嘴里喃喃自语道“柳青青,这中水县里想要骑你的爷们儿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他是哪根葱?就因为他有比别人硬的腰杆?你不已经发过誓,这辈子不再相信男人了么?他…也不例外!”</p>

    不可否认,柳青青说话有些莫名其妙,如果把她的所有细节放到公众视野中,会被人认为这是一个疯子,看自己的腿,自言自语,最后画上滴血般的红唇。</p>

    然而,等她从衣柜里把衣服拿出来换上,那副大姐大的模样又恢复如初,推开门,看着门外广阔天地“我还是我,柳青青!”</p>

    此时此刻,发生的最疯狂的事还不是这个如毒蛇一般娇艳女人的呐喊,而是在家里。</p>

    二孩那天被揍的鼻青脸肿,有些自尊心的他从进入家门开始,就没在走出这个院子,一来是有电视就足够,二来自己也觉得没脸见人。</p>

    当天回来的时候张寡妇也在,不否认这是个热心肠的女人,作为过来人的她,看出安然身体并没有变化,却也不太确定,毕竟距离那个夜晚已经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悉心开导到最后,也没从安然身上得出结论,主要还是是否被人托上床这个问题难以启齿。</p>

    回到家天都已经快亮了,电视里的碟片已经全部放完,但她看到被子还保持她急匆匆走的形状,不禁面红耳赤,甚至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暗骂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p>

    坐到炕上,好像看到地上有那个小犊子背过去,手足无措的身影。</p>

    她又好气又好笑,脑中不禁幻想出旖旎画面,最后只好悠悠的叹一句。</p>

    成年人,并且经历过家庭巨变,已经有一定控制能力,她知道自己既然开始幻想,并且想起那个小犊子就会笑,这种苗头很不好,必须得压制下去,所以这几天以来都没去隔壁房子,也没看看安然过得怎么样。</p>

    可是,她能控制,那个小犊子并无法控制。</p>

    首先他是男人,其次他是处男,最后是受到了诱惑。</p>

    这三点因素加在一起,就注定每个夜晚都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即使睡着也都是自己和某个不知名的娘们在炕上翻滚,他也很奇怪,竟然没梦到过张寡妇。</p>

    看电视的兴趣已经不大,开始学会发呆,有那天张寡妇蹲在地上撒尿的样子,有她躺在炕上的样子,更有那天被钱亮揍了之后,回到家里,两颗受伤的心依偎在一起的样子,这种凌乱的思绪让他对一切都乏味,只想看到张寡妇。</p>

    那没被岁月过多眷顾的脸蛋,那还算紧致的身材,还有那一具常年包裹在衣服之下,赤条条的身体。</p>

    他从炕上蹦下来,翻出刘飞阳的旱烟,紧张兮兮的卷了一支。</p>

    “滋拉”</p>

    用火柴点燃,吸一口被呛得剧烈咳嗽,可越是咳嗽,他就越想狠狠的吸,最后脸色被憋得通红,气的把烟扔到地上狠狠踩灭。</p>

    “麻辣隔壁的,憋的慌,真他娘的憋得慌”</p>

    嘴里气鼓鼓的咒骂一句,随后站起来,没有任何目的,居然鬼使神差的走出门,来到门外,他只穿了一件毛衣,根本无法扛得住凛冽的北风,可奇迹的是,居然没感到寒冷,身体里隐隐还有股热气在上升。</p>

    这小犊子终于难耐,咬牙走到墙根,看着那扇反光的玻璃,他知道那里面有个女人正坐在炕头上,可能做着某些不能让外人看到的事,他越是这么想,身体变得越热,呼吸开始变得不匀称,开始把目光放到这院的地面上,寻找有没有张寡妇蹲地撒尿的痕迹。</p>

    终于,他眼睛死死锁定一处,那里的积雪好像有点薄,只是被风吹上去的雪粒。</p>

    眼睛开始喷火,嘴里也变得口干舌燥。</p>

    “干他大爷的,死就死,还能吓死谁咋地!”他那扎枪捅三虎子那股虎劲又上来了,完全不顾及后果,双手搭在墙头上,猛然用力,骑上墙头。</p>

    “嘭…”</p>

    身体稳稳的落到院里,低着头,快步前进,走到门口伸手抓住门把手,拽开门走进去,这小犊子现在已经进入忘我状态,随后一把推开内屋的房门,冲着坐在炕上的张寡妇,没有半点犹豫的瞪眼喊道。</p>

    “张姐,我要跟你睡觉”</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天才萌宝,妈咪要〕〔嗜血霸爱:爵少你〕〔重征娱乐圈:季先〕〔都市崛起之战天〕〔禁欲总裁,求放过〕〔偏执强宠:恶魔老〕〔嫡女嫁到:殿下,〕〔我的绝色美女老婆〕〔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萌宝来袭:爹地请〕〔西游之白莲妖圣〕〔听风的歌22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