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校花赖上我〕〔孤独成爱〕〔重生之我本纯善〕〔我的女友是偶像〕〔诡三国〕〔电竞之时拿九稳〕〔竹韵悠长〕〔如果悲伤依旧〕〔无限气运主宰〕〔黑莲花她不想洗白〕〔左苏〕〔叩天门〕〔巅峰狂少〕〔快穿之极品大丫鬟〕〔最后残仙〕〔都市极品医神〕〔强势锁爱:总裁大〕〔美女总裁的透视医〕〔近身狂婿〕〔大数据修仙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神经异闻录 第十七章失血
    “精神攻击”玛奇忍着(身shen)上的痛楚问道。

    因为两人的(身shen)体此时距离太近,奈落也第一次这么清晰的听到了对方说的话。

    “你大可以这么认为,不过实际上我并没有使用什么攻击的招式,只是将(身shen)体里面的东西稍稍泄露了一点而已这只是单纯的压制而已。”奈落答道。

    不管是(身shen)体上还是精神上,人类总有其承受限度的,尽管奈落并不会使用精神系的攻击方式,但本(身shen)她作为“恶意”的集合体,只要流露出本质的话,难免会造成一瞬间的压制效果。

    而战斗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瞬”,不管面对的战局是优势还是劣势,需要把握的总是那种能将攻击切实转化成战果的时机。

    只是这种时机大多是暧昧不明的,比如现在奈落认为是自己的机会,可同时玛奇也认为自己即将迎来胜利。

    “无所谓了,你的动作本该是出乎意料的,只可惜你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敌人是一只蜘蛛,”玛奇伸出右手按住了自己的伤口,同时也挡住了(裸luo)露出来的肌肤。

    “能明白吗相比于风险更高的主动出击,有时候我们的选择会是织好蛛网,等待猎物主动落入陷阱里动不了了,不是吗”

    她保持着后仰弯腰的姿势,向后退了几步离开了奈落的手刀范围,而后才重新直起(身shen)来,而她(身shen)前的奈落,此时只能保持着刚刚的前倾出击姿势。

    玛奇的念丝确实不算是特别适合进攻的招式,本(身shen)她负责的工作也不需要第一个冲向敌人,但如果用念丝做好陷阱、等待敌人主动一头扎进来的话,那这种招数能发挥的战斗效能就另当别论了。

    奈落刚刚的出击,刚好掉进了蜘蛛网里。

    坚韧的念丝纷乱的缠绕在了她的(身shen)上,靠着紧绷牵拉着的力量,那些线锁住了她的部关节,也限制住了她的行动能力。

    “这可真是意外的反转。”奈落说道,看着自己胳膊上几乎切进皮肤里的念丝,她似乎放弃了挣扎的念头。

    “来历、因由、具体做法和目的,你能说出来的一切最好趁现在照实说出来,否则的话我的组织里有个擅长拷问的家伙,相信没有任何人想落到他的手里。”

    玛奇走上前来盯着奈落的眼睛问道,同时为了增加自己语言的说服力,她的手腕轻轻扯动,绕在奈落(身shen)上的念丝也随之收紧。

    “擅长拷问的家伙听起来(挺ting)可怕的。好吧,我可以把一切都照实说出来,不过在说之前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要问”

    “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近呢这样的话,我想说也说不得了。”奈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最礼仪化的笑容,既表达着善意又保持了距离。

    “”

    玛奇惊厥后退,但为时已晚,她手上的念丝牵扯的力量徒然一松,预示着猎物挣脱了陷阱。

    眼前突然松散了一下,接着化作了勉强维持着人形的“纸团”从念丝里挣脱出来,而后它猛地前扑,一下子整个抱在了玛奇的(身shen)上。

    “不要动、更不要尝试发动能力,否则一瞬间你就会被炸掉反转的反转,(挺ting)有意思的吧。”奈落的声音在玛奇(身shen)后传来。

    “分(身shen)什么时候替换的”

    玛奇(身shen)上贴满了爆裂符纸,以这东西为基础制作分(身shen),对于奈落的这种能力她已经见过了,也一直在警戒着这招,然而哪怕在保持警惕的(情qing)况下,她依然没有发现奈落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脚。

    “你猜呢要知道绝可是我在念的控制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技术。”奈落并没有做出解释的意思。

    其实她使用分(身shen)的时机并不算有多高明,这也是她在释放精神压力的时候做出的小动作刚刚敌人受到的干扰其实比想象中的多,甚至判断力都受到了一点影响。

    “耽搁的时间太久了”奈落绝没有跟对方缠斗的意思,然而她却不得不这样做,“最重要的事(情qing)我要再提醒一次,接触到不同的念或者不同的纸符之间发生位移,我的念都会发生爆炸,所以你只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我敢保证这东西一旦发生爆炸你肯定活不下来。”

    “谁都不想死,实际上我也不想你死毕竟只有你活着,才能帮我点小忙。”

    “作为败者,我无话可说,但这不代表我会接受你的威胁。”哪怕被彻底束缚住了,玛奇也没有一丝屈服的意思,大不了就说一死而已。

    “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对拷问没什么兴趣,或者说我根本没有((逼))问(情qing)报的需求,只不过女(性xing)的(身shen)份有时候是很便利的。”一边说着,奈落把自己手上沾着的血迹在对方的束腰上擦干净,然后拉下对方按住(胸xiong)口的右手。

    目的在于将对方的伤口露出来,以加快其失血速度。

    面对追杀自己的人,奈落自然不会做什么“以德报怨”的怪异行为。她也不是出于善意才没有下杀手的,奈落只是想最大程度的的利用手里的“俘虏”而已。

    眼前这个人,可以拖住后面可能增援过来的追兵。受伤的女(性xing)总是更能唤醒内心柔弱的地方,进而得到优先的救助。

    一个伤兵甚至能拖住一整队人,因此直接杀掉她不如把她放在这里等死,如果没有追兵的话,那皆大欢喜;如果有追兵的话,那她就能充分发挥剩余价值。

    不管发生哪一种(情qing)况,奈落都没什么损失。

    “不错的策略,”玛奇很快的就理解了奈落的意图,“但是,我们的人可没有怯懦到会中这种简单的陷阱。”

    “是吗好吧,到时候看你的同伴怎么选择了。”奈落看了对方一眼,完没有理会对方的话里到底有没有刻意激怒自己以求速死的意图。

    而后,她不在理会这里的事(情qing),转(身shen)迅速向着远方逃离。

    不过奈落的判断是有过于自信的嫌疑的,因为她压根没有了解到正追着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网游之生死劫〕〔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当医生开了外挂〕〔生活系男神〕〔超神机械师〕〔九星毒奶〕〔这号有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