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今天开始做女婿〕〔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真的不想当影后〕〔重生之军工霸主〕〔快穿虐渣我是专业〕〔正在直播作死〕〔穿成白月光落地成〕〔异侦实录〕〔不曾逝去的你〕〔农女有田超给力〕〔三爷你画风又歪了〕〔都市超级奶爸〕〔无限娇〕〔挡箭牌转正后他成〕〔诡三国〕〔蘸点单纯酱〕〔宠妻入怀:霸道宸〕〔快穿之女配功德无〕〔超级弃少〕〔盛宠庶女:将军大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神经异闻录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远雷(一)
    嘴中的漂亮的尖牙紧紧地咬合在一起,此时的雪月决计给奈落一直所见的“女孩”不同,她身上表现出来的杀意狂野且凛冽。她的“兽化”也不禁是表现在身体形态上的表象,此时此刻雪月身上的理性或者说“人性”正在退去,兽性残虐的一面正在自内而外的侵染出来。

    无论是牙齿还是利爪,如果可能的话她将会以最原始的方式将眼前的敌人撕扯成一堆碎肉,那绝不是什么残忍的画面,甚至刚好相反……越是血肉横飞,场景就越是绮丽。

    然而那是做不到的事情,想象终归是想象,而现实始终是现实。

    进入血坏的状态、在充分利用身体机能的前提下,理论上雪月当然有着伤害、重创乃至杀死天翼种的可能性的。然而就算天翼种再怎么的自傲,也不可能完全无视能致使自己陷于危险之地的攻击,否则的话那就不是智商高低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智商的问题了。

    所以在雪月强攻到自己身边的同时,阿织加莉身上已然张开了一道充满了能量的护盾,澎湃着的斥力瞬间就将所有的敌人挤了出去。

    就像是被投石机扔出去的石块一样,那股令雪月根本无法反抗的力量将她击飞,她倾斜向上的身体在撞毁了一栋石制的房子之后,又接着抛飞到了空中,如同流星一样滑向了远方。

    这样的攻击,大概就是“魔法”了,尽管称不上有多大的威力,但正常来说对付兽人种已经足够了,然而她并没有击退在场的所有敌人。

    奈落放下挡在额前的手臂,用一种不太理解的视线看着天翼种,然后说道,“用这样的招数将复数的敌人掀飞出去,将对手星罗散布,这不是让他们更好的逃走么?再怎么说这也失于理智了吧?”

    这个之后,天翼种也终于意识到了奈落有所不同了,不只是因为在这种时候她还保持着冷静,更因为她抵御下了刚刚的攻击,尽管兽人种才是天翼种的主要目标,但是攻击的余波也不应该是人类能够承受下来的。

    但是……

    “人类终究只是人类而已,不只是力量上的原因,浅薄的理解与认识也是你们孱弱而被无视的原因……我只会站在这里,兽人种不会逃走,他们会回到这里的。”阿织加莉说道。

    这无关于战斗的荣誉之类的事情,兽人种当然会回到这里,在被迫的前提之下——几乎根本不需要时间,天翼种能够瞬间移动到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这也是为兽人种所周知的,因此他们不是不想逃,而是无法逃,哪怕是他们被分散在每一个方向上也是如此。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能力,所以天翼种才会执着于从她手里逃脱过一次的雪月。

    “是吗,原来你是这么看待我的吗?”总有那种认为只有自己才知晓一切、剩下的人不过是没有见识的土包子的想法的人存在,这种情况当然为奈落所厌恶,然而她恰好有一种打脸的手段——把未知的一面展示给自认为无所不知的人,然后她就会知道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无知,谁又是真正的井底之蛙了。

    总的来说奈落确实对天翼种知之甚少,然而天翼种对她呢?是一无所知。

    奈落猛地向前伸出右手,然后像是要攥住什么一样紧紧握拳:

    “你认为我在这个村子里呆了多久?”

    是啊,对于奈落这种擅长阵地战的人来说,这么长的时间都足够她修建一条马奇诺了。

    就如同汛期奔流的大江,决堤之后岸旁最低洼的地方瞬间就会变成被淹没的泽国,而最低洼的地方,自然就是阿织加莉站立的地方。

    奈落的五指之间有着自然的牵引力,在这种牵引之下她布置在这里的符纸如同被风暴卷携着一样将天翼种尽数的包裹了起来……

    “这是……什么?”阿织加莉伸手轻触着在自己的身边飞舞着的纸片,根本不明白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

    而这种时候,奈落自然不会好心的为对方解释什么,实际上她也做不到,几乎是完成了引导的同时,她就已经向着外围的方向以自己最大的速度逃离而去——不是在畏惧天翼种,而是要避免被自己的攻击卷进去。

    这些布置是奈落为了守护自己的安全而设置的,而现在它也正在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不管是从天翼种手中保护自己,还是要从兽人种手中保护自己,就结论而言奈落要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区别。

    仅仅是,放纵自己的破坏欲而已。

    大地就像是海啸中的汪洋一样,不停地、大幅度的涌动了起来,奈落头顶的兜帽被气浪掀飞,空中飞舞的黑灰就那么扑到了她的脸上,皮肤上的烧蚀感让她情不自禁的咬紧了牙关。

    身体被膨胀而灼热的大气强硬的推着向前移动,奈落竭力的保持着自己的平衡,而稍稍,巨大的爆炸声灌入了她的双耳。

    就像是盛大的欢呼一样。

    半毁掉的村子,连同它所在的山麓,终于全都毁掉了。

    “这种震动和爆炸,不管经过多少次都还是适应不来啊。”奈落一边使劲摇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将兜帽戴回头上,超出生理极限的震动与声波,甚至会让人产生难以抑制的呕吐感。

    当烟尘散去,从上空俯视的话,这里就像是被突然剜掉了一大块土地一样,由外到内层层深入的碗状区域,当然就是刚刚的爆炸范围,然而现在其中除了焦虎的土地之外已经一无所有了。

    不,似乎事情并没有这么顺利……

    奈落站在最边缘的位置向下看去,氤氲的尘埃其中可以看到有一块区域有着明显的亮光,魔法的纹络将本应该被爆破的目标守护其中。

    “这……有点夸张了吧,尽管我不认为能够这么简单的就能把威胁给排除掉,但是这么毫发无损也未免太不给面子了吧?”奈落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爆炸正中央的阿织加莉

    综合伤害规模与伤害力度的话,这种攻击称得上是奈落的最大出力了,然而……它一点效果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网游之生死劫〕〔伏天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从我是特种兵开始〕〔生活系男神〕〔超神机械师〕〔当医生开了外挂〕〔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这号有毒〕〔剧透诸天万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