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二十四章 自在极意
    “你的第一招穷尽阴阳妙理,劲力为阳、真气为阴,意念做太极,分割阴阳,衍生十万八千种变化,千变万化之间,浩浩荡荡,让人无法阻挡!”王道明悠悠的说着,风轻云淡,“不过,十万八千种变化虽多,但终究逃不过我的意念,我已领悟到了极意之境界,极意境界,自在极意,一招一式,无念而发!”

    “自在极意,世间竟然真存在这般境界?!”厉工呢喃,不敢相信,自在极意,在这个世界一直都只是一个传说,一个技之巅峰的传说,所谓的无招胜有招,手中无剑心中无剑之类,在常人看来,都是技之巅峰,无可超越。

    只有人世间最顶尖的一批人,才知晓在这之上,还有自在极意,才是真正的技之巅峰。

    极意者,意念极致,道穷神变,乃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也最莫测的一种境界,只要领会这般境界,无论敌手招式如何玄妙莫测,皆不出自在极致之中。

    都能在对方出招的同时,打出克制之法!

    一般高手对决,都是见招拆招,见得对手出招,预测其变化,再出招克制破解,而自在极意,却是无念而发,敌动我动,近乎因果之道,没有半点时间落差。

    不过,千百年来,世间只闻极意之传说,却未曾见有高手能领悟此境界。

    若要说离这个境界最近的高手,当属两百年前的剑魔,独孤求败,此人乃是剑痴、剑魔、剑神,在用剑的天赋上,古往今来,除去一支竹剑破甲三千的越女外,可谓是无人能及。

    此人以不到四十之龄便领悟到了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的至高剑道境界,以宗师级别的武功,交手大宗师而不败,可谓是一代传奇。

    而此人,只求剑道终极,为此此人踏遍天下,遍访高手,企图参悟超越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的至高剑境,达到传说中的极意层次。

    传说之中,越女阿青,便是极意境界,故以才能以一只竹剑破三千甲,要知越王的甲士,可非是寻常兵士,作为越国精锐,每一个都堪比蒙元最强大惊神骑。

    只可惜,纵使苦寻百年,独孤求败也未能参悟到这般剑境,反而是因为苦求剑道进益,而荒废了性命功夫,使得直到寿尽坐化,也只是宗师境界,未能破碎虚空而去。

    不过也有人说,在剑魔坐化时,见到一缕剑光逆天而上,破入了虚空之中,疑是在剑道之上,获得了堪比破碎虚空的成就。

    “自在极意,也只有这般不可思议的境界,可以于无形之中化解我的所有招式,要不然,纵使你窥透我的劲力变化,也存在一个化解的时间差,不可能如方才一般了无痕迹!”厉工自语,“好一个自在极意,但我若摒弃一切变化,只是直来直去的一招,以绝对的力量盖压,你又该如何破解?!”

    厉工抬首,以他的智慧,很快就想到了关键。

    “你的力量大不过我!”王道明淡淡道,仿佛是在说一件就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寻常的事情。

    “你的境界,还在搬运真气、气血,打磨肉壳元神上,虽然已经开始悟道,却未能得道,只是以己力为力,而我却化日月精神,转天地人心,大道在我,就算你破碎虚空,也不可能在力量上超越我!”王道明笑了笑。

    “你的力量再大,还能大过轻易一动,便是日月斗转,沧海桑田的大道?!”

    “你并未到大道在身的境界!”厉工严肃的说道,如今王道明虽然隐约化作一切的源头,天地间的所有神秘力量都在想着王道明汇聚,但厉工却深知,王道明还没有到大道在身的地步。

    日月斗转,沧海桑田的力量加在一个人身上,那该有多么恐怖,厉工难以想象。

    “待你破碎虚空,我也差不多该是大道在身了!”王道明淡淡道,思绪却是回到了元魔传承里记载的界主位格上面。

    联邦的无量虚空之中,除了诸多神王道祖开辟出来的世界之外,还有许多自然而生的世界,那些世界或大或小,大多荒芜,但却有极少数孕育了璀璨的文明。

    只要存在足够多数量的智慧生灵,在天人变化之下,若是经历足够时间的酝酿,本源变化之下,世界中便会诞生出一个天命之子,天地间的所有时命运数都聚集在这个天命之子身上,使其急速成长,最后成长为一界之主。

    不过,这种世界极其稀少,想要诞生出界主位格,需要岁月的酝酿,也需要绚烂的文明,所滋生的心灵力量。

    在绝天地通之前,许多强大的势力,在门下最杰出的弟子成就神变之后的试炼,都是一方荒芜的世界,以万年为基,洒下生命种子,若是能成功诞生出界主位格,未来至少都是三四劫的真圣。

    而此界,数千年文明璀璨,人杰辈出,却是使得天人相激之下,拥有了诞生界主位格的资本。

    王道明如今心灵突破,隐隐化作源头,更是加快了这一变化,天道人道合一才是大道,联邦中古的诸子为何要传道,王道明已经明晓了原因。

    天道浩瀚难以企及,而人道穷变,位列于人,以人掌天,才是正途。

    一界之主,创世之威,这些都是次要,其实王道明更感兴趣的,还是其中那个变化的过程,以及变化的道理。

    外来的力量都是虚的,对王道明而言,最宝贵的不是此界大道的力量,而是获取此界大道的经历。

    王道明目光一转,放到了厉工身上:“朕许你十年破碎,纵使你自己无力破碎,朕也可以强开仙门将你送上去,还望你勿要忘记自己的承诺!”

    “九月秋收之后,朕当建立天底下第一所大学,定号开元,你便是这所大学的大祭酒!”

    “希望你能让朕看到你的诚意!”

    王道明的目光并不凌厉,但却让厉工心中不禁一寒,想到王道明刚才展现的力量与境界,饶是厉工这个魔门大佬,见惯了生死的人物,都难以保持心绪的平静。

    话音落下,王道明已然凭空消失在了花园之中,任由厉工如何回忆,我无法明晓王道明是如何离开的。

    “师尊,怎么样?!”皇城外的一座山头上,一个面容无暇好似精灵一般的女子问道,正是魔门的圣女,慕容仙。

    “好一个明皇,一身武功已经到了一个神鬼莫测的境地,就算令东来在世恐怕也不是他的敌手,难以想象,世界上竟然会出现这种存在!”厉工深吸一口气,眸光闪烁,气机起伏不定。

    “我有种预感,他若是要杀我,就算我逃掉天涯海角,怕也是无用!”

    “这才一年不到,怎么可能?!”慕容仙听到厉工的话,面色一变,有些不敢相信,要知一年前王道明与厉工也不过是伯仲之间,而现在厉工又有突破,半步破碎,人世绝顶,这种存在,天下屈指可数。

    但现在,厉工竟然说王道明要杀他,他逃到天涯海角都无用。

    “明皇的境界你不懂,说给你听,你也无法明白,甚至就连我也看不真切!”厉工摇了摇头,随即眸子里紫光一闪,却是斩却了一切杂念,霸气再生,又恢复了曾经一代魔门霸主的形象。

    抬首看着满天星辰,厉工沉声道:“仙儿,发下圣魔令,召集魔门所有高手,前往京城!”

    “是!”

    慕容仙低首,万分恭敬。

    但随即,慕容仙却是低声问道:“圣门北方三派一向听调不听宣,圣魔令是否也要发给那些人?!”

    厉工冷笑:“自然要发,那些人若敢不从,那便直接杀个干净,换群听话的人,只要有传承在,还愁找不到听话人?!”

    “如今正逢千古未有之变革,我圣门又岂能因几人之故,而坏了千秋大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