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两百零五章 宿命通
    高悬的明月,巍峨的皇城,古旧的街道,都消失了,王道明出现在了一处花园里,亭台楼榭,鸟语花香,彩蝶纷飞,端是一处极美的景致。

    但之前分明已是十月,这春景,来的太过突兀。

    在不远处的小亭里,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正在缝制衣衫,蝴蝶飞舞,停留在美妇人头上,并不怕人,看大这个妇人,王道明心中陡然涌现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情感。

    这个妇人是他的母亲,有个声音告诉他,那种情感在王道明心中狂涌,若惊涛骇浪,王道明清醒了过来,忆起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但却并不挣脱,反而只是意念高起,高高在上,若神邸俯视,任由自己的心中万念起伏。

    他代入了这个远儿的角色,仿佛就是变成了他,这个人就是他自己!

    心灵的时空,何等浩瀚,时间在这里,已然失去了自己原有的意义。

    十几年一刹那,又好似一刹那几十年,远儿也长大成人,不但生的英俊潇洒,且智慧过人,再加之家里财势雄厚,父母身体也很健康,可谓是拥有人世间的一切美好。

    那是一种好似蜜糖一般的感觉,有如梦幻一般的味道,一切都太过美好,美好到给人以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美梦破碎了,父母被陷害入狱,秋后问斩,自己的未婚妻立刻便解除了婚约,与自己撇开了关系,就连自己原来的家,也落到了仇人手里,自己只得流落街头。

    百无一用是书生,一种撕心裂肺般的无力感,充斥在王道明心中。

    于是自己去练武,虽然时间已经晚了些,但好在自己天资聪颖,短短三年,便练就了一身不俗的武艺,终于手刃了仇敌。

    于是,自此之后,世上少了一个无用的书生,多了一个杀人如麻,冷酷无情的剑客。

    后来,剑客杀的倦了,疲惫了不愿再杀下去,于是离了江湖,入了少林,削发为僧,每日只是诵读佛经,钻研佛法,几十年后,每日再记得曾经那个杀人如麻的剑客,只知佛门里,那位武功通玄佛法高深的大宗师!

    画面一转,王道明出现在了戏台上,自己男扮女角,正唱着霸王别姬,他记了起来,自己是一个戏子,从小便被戏班收养,如今出道不久,便已经声名鹊起,专为些大老爷唱戏。

    戏台下面,那些老爷们的笑脸,喝彩,还有那赤裸裸的感觉,让他很难受,但他却无力改变些什么,他的命运,并非掌握了自己手上。

    一曲终罢,班主竟是要把他送到一个老爷府上,他知道,是有老爷看上了男伴女角的他。

    他知道,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是人,但实际上却是连野兽都不如,这些年跟着戏班走南闯北,他明晓,很多高门大户,都有豢养**的习惯。

    “他们不就是看上了我的脸,看上了我的声音,既然如此,不要也罢?!”戏子心里万分痛苦,他是一个刚烈的人,当即便拿钗子划破了自己的脸,之后更是一把将火盆里的热碳吞入了口里,烧毁了喉咙。

    感受着身体的痛苦,戏子却大声的笑了,笑的无比凄厉,甚至是笑出了眼泪。

    王道明的精神意念超越时空,但又沉迷其中,好似真的变成了戏子,这便是他自己的经历,一切的一切都给王道明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还不待王道明多想,又是一阵时空变幻,王道明发现自己变了一个婴孩,正背一个男子抱在怀里,此刻男人正在大笑:“我李家终于有后了!”

    刚出生的婴孩受到惊吓,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岁月一转,便是十六年,婴孩长大成人,更是娶了妻子,正是洞房花烛夜,在掀开妻子盖头的那一刻,少年心中却在犹豫,在仿徨,自己真的能做到一个丈夫的责任,撑起这个家?!

    彷徨、迷茫!

    画面又是一转,少年也变成了青年,青年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心中充斥着喜悦,不禁大笑道:“我李家终于有后了!”

    画面破碎,青年人也变成了中年,此刻他正在训斥儿子,心中满是忧虑,儿子不肯读书,不愿学好,以后该怎么办?!

    又是一变,中年人也老了,躺在病床上,气息微弱,奄奄一息,子孙儿女都跪在床前哭泣,老人心中充满了不舍,但死亡还是到来了,老人的灵魂飞出,落入了轮回。

    时空变幻,这一次,王道明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士兵,在战场里冲杀,心中满是恐惧,但还是不得不上阵杀敌,最后死于乱军之中。

    之后王道明又变成了一个江湖豪客,杀人无算,年老之后被仇敌找上门来,砍了手足,折磨至死。

    画面一次次变幻,王道明一次次转变身份,好似尽力了一段又一段旅途,红尘爱恨,贫贱富贵,生老病死,因果纠缠,王道明一个人,体味着千万人的人生。

    爱憎恨怨别离,这便是红尘!

    王道明明晓,这是少年僧人,用宿命通的力量,将自己的体悟,展现给了王道明,让王道明见了少年僧人所悟之众生!

    与此同时,王道明心中升起一种明悟,真正的破碎虚空,当是人相我相众生相三者合一,这才是破碎之道。

    此三相未必要完整,相比联邦的虚道,不过一二分奥妙,但却必须要有,若不然,单纯的三者之一,所成只能是破碎金刚,而非破碎虚空。

    画面越转越快,红尘爱恨,我人众生,以不同的视角在王道明心中展现,王道明的意念里,陡然涌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动与明悟。

    终于,一切都消失了,心灵的时空轰然崩塌,回归现实,街道依旧是之前那条街道,就连天空中的星月,亦只偏转了些许。

    街道的尽头,少年僧人跌迦而坐,面色苍白,可见刚才展现的一番神通,饶是以他的武功,都有些勉强。

    不过,少年僧人的目光却比之先前越发明亮,整个人更是好像随时都会消失,远离红尘人间。

    王道明郑重道:“多谢!”

    少年僧人道:“不用谢我,这是你的缘,也是我的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