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两百章 人羊之别
    “皇爷,中原的大小世家门阀,都暗地里派了人过来,并写下投诚书,以作凭证,希望我们能出兵,诛杀暴君,还天下一片安宁!”草原上,一座巨大的蒙古包里,一个穿着兽皮,腰间挂着一把短刀的中年男子单膝跪地,正向着思汉飞鼎报。

    思汉飞闻言,放下手中的书卷,淡淡一笑,说不尽的温文尔雅:“时机终于要到了,曾经宋庭虽然衰弱,但到底还是有几分余力,我们虽然能胜,但定然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原本若是局势不变,大宋至多可有二十年国运,怎奈赵明太英明,太神武,心有抱负,想要改天换地,平定天下!”

    “但他又怎知,王朝末年,天下人需要的不是一个英明圣武的皇帝,而是一个昏庸无能的昏君!”

    “属下愚昧,斗胆问皇爷,对于百姓而言,一个英明神武的皇帝不是更好么,就属下这些时日在宋国所见,相比以往,已然可算是另一个国度,虽然刑法比以往严苛十倍百倍,但百姓的日子,却的确是好过了太多!”单膝跪地的中年男子疑惑,不知思汉飞为何会做次言论。

    思汉飞闻言,笑道:“扎力,你可知,在这个世界,普通百姓并不算人,而是羊,两脚羊,活着的时候挤奶割毛,死了之后也要被放血吃肉,他们并不是天下人!”

    “在王朝末年的乱世,他们更是只能随波逐流,并没有说话的权力,他们是分散的,是容易动摇的,些许利益,就可以让他们疯狂!”

    说道这里,思汉飞微微一顿,道:“我研究过中土的历史,古今千年,上至陈胜吴广,下至宋祖赵匡胤,都不是真正的平民百姓,最底层的两脚羊,到底只是羊,不存在自己的想法!”

    “如今,宋国的明皇,生杀天下,想要做千古一帝,行前所未有之变革,触犯了多少人的利益?!”

    “我的兄长曾经说过,人是分阶级的,统治者是一个阶级,普通百姓是另一个阶级,明皇选择了普通百姓,注定要遭到另一个阶级打压。”

    “而这世上,最有趣的一件事,便是许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阶级!”

    “普通百姓最是愚昧,也最是容易动摇,根本不知道明皇所做,是为了他们的利益,只要中原的世家大族放出一点好处,他们就会变成反对明皇的最大一股力量!”

    思汉飞道:“扎力,你放出话,告诉那些中原来的使者,我需要看到他们的诚意!”

    说完,思汉飞再次拿起桌上的书卷,细细的研读起来。

    ……

    九月,正是秋收之际,中原各地,都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烈日炎炎,灼烤着大地,虽然已经入秋,但其后依旧炎热,二牛光着膀子,走进家里,也顾不得休息,直接走到院里的水井前,一连灌了四五口冰凉的井水才缓过气来。

    他家里只有他一个劳力,妻子身体弱,下不得田,而父亲已经老矣,而是干不动了孩子还小,一家老小都靠他养活。

    为了生活,他租了李家的十三亩地,一个人租种,才勉强糊口。

    十三亩地虽然多,但却有五成要上交李家,还有两成要上交朝廷,落到他手上的,仅仅只有三成罢了!

    “这以后的日子,究竟该怎么过下去?!”

    二牛心中忧愁,现在他年轻体壮,还干的下去,等到再过几年,自己体力不济,却是万万种不了这么多地了。

    其实他家原来还有两亩属于自己的地,只可惜二牛五年前得了一场大病,为了治病,只得把地低价抵押给了李家,现在只能租种李家的地。

    心里想着心事,二牛走进屋子,坐下便开始吃饭。

    一盆饭,两万青菜,很简单的伙食,但这却已经可以算是除了过年之外,二牛吃的最丰盛的饭食了。

    也是在农忙的时候,平日里,都只是一点咸菜,加稀粥,以此度日,至于干饭,只有在需要进行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时,才吃得到。

    种了那么多粮食,自己却吃不到,不只是二牛,天下的雇户,尽皆如此。

    二牛的父亲是个干瘦的老人,头发花白,皮肤黝黑,手上尽是老茧,二牛吃着饭,老人坐在门槛上抽着旱烟。

    吃着吃着,二牛突然打开了话匣子,道:“爹,你听说了么,最近外面都在传,京城里的那个陛下,是被地狱的恶鬼占了身体,那些锦衣卫都是恶鬼带来的鬼兵,用来帮助恶鬼猎取食物!”

    “我听人说,那个恶鬼性情暴戾,动不动便杀人,还喜欢生吃小孩,锦衣卫更是残忍恐怖,隔壁家的三小说镇里的张家全家都被锦衣卫抓走了,还有五十里外的郭家村,听说也被锦衣卫杀干净了,爹你说我们这里会不会也要遭殃?!”想到灾难突然降临到自己身上,一向胆大的二牛,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二牛不禁感慨:“老天无眼,竟然让恶鬼横行,为什么不派天兵天将,收了这群恶鬼!”

    二牛的老父亲闻言,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而后将烟枪在青石门槛上敲的叮咚做响,吐出一口烟气,老者才不急不缓的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说的事,我也听闻了,不过又有谁真的见到过锦衣卫屠村?!”

    “我只知道,自从奸相被诛杀后,日子比以前更好过了!”

    “你看看,这次秋收,若是以往,李家怕是早就遣人来收租子了,要是过了日期,一顿毒打少不了,但现在,李家却愿意多宽限几日,至于动手,更是敢都不敢,官家的老爷都盯着,生怕陛下问罪。”

    “只要日子好过,当今陛下纵使是恶鬼又如何?!”老人说道,目光很清明,到了老人这个岁数,什么都看开了,唯一的牵挂也不过是儿孙罢了,对于事情看的很清楚。

    到了下午时分,二牛却是满脸喜意的进了屋,顾不得身上的饥渴疲惫,而是笑道:“爹,我听人说金人那边的雇户只用交三成的租子,金人的朝廷也只收一成,我们可以拿四成啊!”

    “乡里都在传,金人乃是天兵,过来降服恶鬼,现在金人就快要打过来了,只要金人打过来,日子一定会好过很多!”二牛憨厚的笑着,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恨不得金人立马就打过来。

    这一次,二牛的老父没有反驳,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老人脸上也不禁露出笑容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