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这半年时间,王道明已经彻底弄明白了这天下的局势,大宋九省,有三省之地,被金人占据。

    而天下势力,最有名的莫过于三帮十八会,这二十一个帮会,九帮之中,丐帮乃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大帮,帮内弟子百万,帮主乃是五绝之一的北丐洪七公,宗师绝顶的高手。

    第二帮派,名叫权力帮,帮主李沉舟,亦是天下有数的宗师高手。

    排名第三的是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武功高强,财力雄厚,堪称是富可敌国。

    大宗师不出,宗师高手便是天下绝顶,声威无两!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这五绝都是宗师境界的绝顶高手,不过五年前,中神通王重阳已经参悟出了纯阳境界,修成了大宗师。

    只是因当年岳飞被害之事,王重阳心灰意冷,已然不问世事,只是一心参悟天道,求那破碎,不管其它。

    而在三帮十八会之外,还有许多隐秘的门派,这些门派传人不多,更多的甚至是一代单传,但无疑,每一代传人,都是绝代高手。

    这些门派若硬要划分,可以分为道佛魔三道,其中道家最有名的莫过于天山、昆仑、崆峒、青城这四大门派,传承近千年不断,至于王重阳的全真教,因为时日尚短,虽有大宗师,但底蕴到底差些。

    至于佛门,如今天下寺庙无数,派别无数,不过大致以少林为首,这却是与其余传承不同。

    至于魔道,以两派六道为代表,阴葵派、补天阁、邪极道、天莲宗、真传道、灭情道、魔相道、花间派八大传承,至于其余的魔门,皆是末流,算不得什么。

    如那魔皇秦桧,便是魔相道的传人,天赋才情少有人及,融汇儒魔二道,若非是遇到了王道明这个不能用常理来揣测的存在,纵使是将长生天修炼到了前无古人地步的忽必烈,也未必能打死秦桧。

    到了大宗师这种境界,彼此之间的差距不会很大,打败容易,打死难。

    而王道明口中的血手厉工,便是魔门阴葵派的高手,早在十年前,便是宗师绝顶的人物,而如今,更是修成了大宗师。

    听到王道明的话,童元心中一惊,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道:“大师兄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童元,想不到还认我这个大师兄?!”一阵淡漠的声音响起,随即,一个长发垂肩,面色紫红,皮肤光滑如婴儿的中年男子,施施然的走了出来,好似饭后散步一般,有种悠闲的意味,丝毫没有在意这里是大内禁地,而在厉工身后,还跟着一个面容完美,气质空灵,穿着一身黑裙,好似精灵一般的女子。

    厉工目宛若电光闪烁,白衣如雪,身材瘦削,却骨骼极大,有种仙风道骨的意味,整个人都绽放着阴寒之气,让人不禁心生惧意,不敢忽视。

    而在王道明的感应里,厉工已经非人,不是人形,而是一团至阴之气,比那万年玄冰还要阴寒十倍,已经超越了至阴生至阳的地步,可曾阴绝!

    这是一种极端的法度,因为极端,故以强大,这走的,与一般高手阴阳合一大道天成的路,截然不同。

    只是刹那之间,王道明便知道了厉工的厉害,通过童元,王道明知晓厉工是千年难得一遇绝世天才,早早就将阴葵派的武功练到了宗师绝顶的地步,算算时间,那还是十多年前,彼时秦桧也不过宗师境界,现在道门大宗师王重阳,更是连宗师都不是,只有佛门还有一个大宗师,但也不问世事多年。

    当时中原便是厉工的天下,纵横宇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傲世当世,人称血手。

    彼时厉工四十岁不到,魔功初成,天下寻不到敌手,但内心却很不满足,只觉心灵被肉身所束缚,纵使元神出窍,也依旧束缚于天地,不得超脱。

    故以厉工每感困苦,便动手杀人,只有在杀人的那一瞬间,才能忘却种束缚,得到大自在。

    直到后来,厉工因生杀无忌,引来了无上宗师令东来,无上二字,足以道明令东来的厉害。

    那一日,厉工在临安郊野的一处别院静修,只闻一阵箫声响起,便觉心神恍惚,出去游荡许久,全无所得,直到半日之后,才悠悠转醒。

    醒来之后,顿时心生骇然,厉工有一门武功天魔手七十二式,是厉工纵横天下的本钱,凭此不知打死了多少高手,而这次醒来,他发现自己穿的那件白袍上,竟然画满了各种姿势的人像,还有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诉说着他七十二式天魔手的破解之法。

    在白袍的角落里,还有一行小字:“令东来破尽阴葵派天魔手七十二式,特为君贺!”

    要知,当时厉工便是宗师绝顶,心灵强大精神敏锐,就算是大宗师,想要打败他容易,但想要让他半日光阴如堕梦境,不是真幻,并让人在背后写字坐化,还浑然不觉,却是没有半点可能。

    那次之后,厉工直接闭关,再也不问世事,要不然秦桧想要一统魔门,没有那么容易。

    而现在厉工出关,显然是已经勘破最后一重,将紫血大法,修炼到了大圆满的境地,紫血大法是魔门传说之中的一门武功,若是圆满,一身血液尽转紫红,具备不可思议的力量!

    “自然是认的!”童元回应,没有多说。

    在王道明打量着厉工的时候,厉工也在打量王道明,他刚接近这御花园,便被王道明叫破了行藏,直到现在,才有精力一见这如今风头最胜的明皇。

    一路行来,王道明的一些事迹被人传的绘声绘色,二十年忍辱负重装疯卖傻,朝堂之上诛杀奸相,慑服群臣,再翻旧案,厉工一路所见,的确是感受到了一种与以往不同的氛围,明晓王道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文治武功,远非凡人,可称一代雄主。

    而今日一见,更觉王道明深不可测,有如那日他面对令东来时的几分味道,让厉工的心绪不禁微微动荡。

    不过,厉工也看到了王朝的危机,官绅之间的矛盾开始凸显,若是没有金人的存在也就罢了,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有了金人,为了利益,那些乡绅大族定会引狼入室。

    战争苦的永远只是最底层的百姓,没有千年的王朝,却有千年的世家,金人想要统治华夏这块土地,还得靠那些人,那些人无疑也是明白这点。

    厉工心中也有几分好奇,王道明准备如何破局。

    在离王道明还有二十步的位置,厉工停了下来,王道明心灵微动,已然知晓了厉工的来意,这是一种玄妙到极点的感应,有几分天知的意味,乃是大宗师级别的精神意念,所特有的东西。

    此行,只为求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