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抬眼望,仰天长啸
    开明元年,奸相秦桧窃国,明皇武道通玄,文治武功,使得群臣心向,秦桧义子秦开阳,大义灭天,于朝堂之上与明皇联手,诛杀奸相。

    当日明皇再翻旧案,并令工匠修建岳王墓,奸相秦桧永跪墓前。

    三日之后,改年号,定为开明,这一年,便是开明元年!

    这一日之后,原本污浊的官场为之一清,原本腐朽的朝廷,终于萌发了新的活力。

    一场变革,悄无声息的展开!

    ……

    已是半夜,一轮明月高悬。

    凤阳城,总督府书房的灯依旧亮着,灯火如豆,噼啪作响,带着些许异香,令人心神宁静,灯油是特质的,乃是用一种名为介雀的植物的果实里提取的油脂,混合许多药材提炼而成,价值不菲。

    凤阳太守坐在案桌前,手上提着一只毛笔,但心思却不在这里,目光涣散,显然在神游天外。

    凤阳太守名叫李凤华,只有四十几岁,二十年前的新科状元,二十年来,他一路钻营,摸爬滚打,才终于做到了太守的位置,凤阳城连带着凤阳城周围的五座小城,都是他的辖区。

    李凤华在思考一起案子,凤阳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宇文世家的公子,白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强抢民女,结果失手打死了一个老汉,也就是那个女子的老父,如今那个宇文公子,已经被关在了牢里。

    下午时分,宇文世家已经送来了白银千两,其中的意思可想而知。

    这也是李凤华的烦恼所在,若是以往,这种事一般都是不了了之,民不与官斗,一个弱女子,又如何斗得过官?!

    到时顶多赔偿几十两银子了事,算不得什么!

    但今时不同往日,作为一城太守,李凤华已经察觉到了官场的变化,当今陛下,责令要秉公执法,并成立锦衣卫,以监察天下官员。

    就这三个月的时间,已经有不少大官丢掉脑袋,甚至是满门抄斩,这个时间段,李凤华也不敢顶风作案。

    但宇文家乃是凤阳城的大户,他能坐稳凤阳太守这个位置,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与宇文家建立了交情,若是因为此时与宇文家撕破脸,实在是得不偿失。

    “那个老汉只是附近的乡民,家中只有父女二人,这件事,别的不怕,就怕那个活着的女子闹腾出去,不如直接令人把那个女子杀了,到时死无对证之下,完全可以推给最近风声雀起的采花大盗,世无双!”陈风华也是心狠手辣之人,心里已经有了杀人灭口的打算。

    一边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另一边却是凤阳城里的大家族,如何取舍,可想而知,要是早二十年,陈凤华定会为了所谓的公道正义,帮助那个女子,但二十年官场沉浮,陈凤华见到了太多太多,心早就冷了。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遗骸!

    曾经在他官位还低时,有不少同僚,都打着挽救这个王朝,实现一番报复的心思,二十年下来,其中大多数都和陈凤华一样,血冷了,心硬了。

    而那些血没冷的,现在死的死残的残,生活困顿,当年陈凤华亲眼看到自己的上司因为为一个贫民主持公道,结果得罪了当地的大族。

    结果,不到一年,他的上司官位就连降三级,后来更是被人栽赃陷害,发配边疆,边疆苦寒,那人只撑了三年,便病死了,留下一家孤寡无人照顾。

    最后的结果是,他的老母亲活活饿死,妻子也跟人跑了,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被卖到了青楼。

    这便是正义的代价!

    心中有了主意,陈凤华也不欲拖延,夜长梦多,当即,陈凤华起身,便想传信出去,让宇文家的人,把那个女子解决掉。

    但就在这时,陈凤华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他僵硬的转过头,只见一个穿着亮丽的飞鱼服,大红披风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书房靠窗之地。

    陈凤华心中一惊,他已经认出了面前这人的身份,当今陛下手上最锋利的一把刀,锦衣卫!

    那人见陈凤华转过身来,直接抛出一块金色令牌,其上刻着一个锦字。

    “下官见过大人!”

    陈凤华见此,也不犹豫,当即躬身一拜,不敢有丝毫怠慢。

    锦衣卫作为当即陛下的直属卫队,先斩后奏皇权特许,见官大一级,在这里,这个锦衣卫就算立地把他斩了,也无人敢说些什么,因为锦衣卫杀人,不需要证据,等同于皇帝直接赐死!

    “陈凤华,你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不过皇恩浩荡,陛下惜才,所以特地给你一次机会,完成他,六十分可活!”这个锦衣卫也没有说别的,开门见山,直接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白色的宣纸,上面写了不少字。

    这是王道明亲自出的十八张考卷之一,用来考核官员的能力,不同的官位,题目也不同,王道明以此,来筛选有用之人。

    有用的,种下魔种,进行思想改造,重新做人,至于那些无用的,自然是直接杀了!

    德不配位,占着位置不干实事,反而是最大的祸害。

    王道明不怕官员贪,只怕官员无能!

    至于事情败露,却是锦衣卫统一的说法,毕竟大宋晚年这个官场,九品以上的官员,就没有一个清白的,全杀了也不冤。

    看着手中的考卷,再感受到那个锦衣卫身上如实质般的杀气,陈凤华知道,此人没有开玩笑,要是自己没有合格,此人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

    好不容易坐在椅子上,陈凤华颤颤巍巍的打开手中的考卷,先是整体浏览了一番,才提起笔,颤颤巍巍的做了起来。

    这张卷子,一共二十题,不问治国之道,而是二十个民生发展的问题,足足用了两个时辰,陈凤华才完成了这张考卷,背里已经湿透,只觉全身乏力。

    将考卷交出去,陈凤华紧张的看着面前的锦衣卫,知道自己的生死,就在这一刻了。

    终于,锦衣卫说话了:“你合格了,欢迎加入!”

    话音落下,此人便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玉盒,随即,一颗乌幽幽的魔种,直接从玉盒之中飞出,在陈凤华惊恐的目光中,融入了他的眉心。

    “愿为陛下效死!”

    陈凤华面相锦衣卫,单膝跪地,跪的却不是这人,而是远在万万里之外的王道明。

    翌日,陈凤华开堂审安,判宇文昊然杀人偿命,菜市口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之后陈凤华更是翻起旧案重审,短短连个月之间,就斩首近百人,引得民众拍手称快,甚至是得了一个陈青天的名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