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圣女
    进入轮回之门,王道明只觉眼前一片光怪陆离之景,无数粗粝的线条勾勒出一幅幅恢弘的画卷,山川、星河、众生、岁月、神灵、圣者……,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这些画卷烙印在岁月之中,难以捉摸,看到这一幕,王道明若有所思。

    但还不待王道明细细体味,无限的光明已然充斥满王道明的意识,待到王道明清醒,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祭坛之上,天上已是满天星斗,而自己的手掌,依旧按在轮回碑上。

    “轮回之地的时光与外界同步!”

    王道明见此,心中猜测,他在轮回之地里的时间,也就约莫小半天。

    下意识的,王道明摸了摸胸口,随即便从长袍之中掏出了一块玉佩,那正是轮转王给王道明的信物。

    说是可以凭此直上九重天,面见天帝!

    “五德,这小半日时光,你与七代的神魂究竟去了何方?!”

    “我以天窥神通,穷搜九天十地,也未能找到你们的半点踪迹!”就在这时,一阵熟悉的声音突然在王道明耳边响起,王道明回首,一个身着玄袍,银发披散,面容如妖的少年,出现在王道明眼中,正是元始天魔。

    “说来话长,这一趟真是凶险,差点有去无回。”轮回碑的声音响起,带着颤音:“那鬼地方竟然有十个真神,那是真神,不是大白菜,幸亏我们碰到的真神好说话,要是换个脾气不好的,估计我们就交代在那里了!”

    元始天魔讶然:“真神?!你们去了虚空诸界?!”

    绝天地通之后,世上再无神圣,也只有虚空诸界里,藏有万灵时代未曾陨落的高手,才有可能有这么多真神!

    一道乌光从轮回碑中飞出,落入元始天魔手上,随后传出轮回碑的声音:“这是我的一段记忆,你一看便知!”

    过了两三息,元始天魔突然慨然道:“造化玄奇,果真不可思议,曾经我在虚渊之中见过宙光碎片,那是一段古史,我分明见到,有恐怖存在一掌拍碎了轮回,但你们竟然在轮回之地里见到了轮转王,他不应该还活着!”

    “五德,我曾经就怀疑,你与轮回之地有关,今日发生此事,也算是验证了我的猜想,这片大地,埋葬了太多的秘密!”

    “与我有关?这分明是这小子弄出来的,与我有何关系?!”轮回碑见元始天魔把黑锅往它身上甩,赶忙出言辩解。

    它自认自己是个老实碑,不该受这种委屈!

    元始天魔笑道:“这应当是一代元魔的手笔,我曾以天窥神通,在你身上发现了一个次元,里面有一枚大道印记,只不过我的力量无法将其激活!”

    “七代是踏着时空大轮回而来的存在,身上可能还有些许残余的轮回力量,激活了那枚印记,才将你们带到了轮回之地!”

    “你若是不信,可以让七代再将手放在你身上,看看可否再次进入轮回之地!”

    轮回碑闻言,赶忙道:“我信!我信!不用试了!”

    它是真的怕了,不想再进轮回之地!

    但王道明却是不容轮回碑拒绝,已然将手印在了碑身上,王道明知道,自己这次绝对不会再进入轮回之地。

    刚才他已经分出了一些心神去查探神秘印记,发现六代所说的轮回之力应该就是神秘印记里点亮星辰的力量,随着刚才进入轮回之地,原本已经几乎全部点亮的星辰已黯淡了大半,而且王道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可以掌控这种力量,虽然只限于神秘印记之中。

    随后王道明将轮转王给的盘龙佩交给元始天魔,想看看元始天魔是否能看出其中的门道,元始天魔仔细把玩片刻,便将盘龙佩还给了王道明,并道:“这东西你留着,未来或许有用!”

    祭坛之上,王道明突然问道:“六代,此次逆天,你有几分把握?!”

    元始天魔站在祭坛的边缘,负手而立,一头银发无风自动,在月光下,显得有些妖异,他轻轻的道:“没有半分把握!”

    王道明没有去问六代为什么明知几乎必死,依旧要去逆天,他的心中早有答案,六代与他都是同一种人,宁折勿弯,未达心中的目标九死不悔!

    纵使前方是死路,也要求个心念通达,要不然纵使苟活万万年,也没有任何意义。

    就和他前世那一通杀伐一般,当时他也知道,以自己的做法,最后定然是死路一条,但他还是做了。

    “人立于世间,并非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元始天魔幽幽一叹,身影已然消散在风中,他来的并非是本体,而是武道法相,来去无影,迅疾如电。

    与轮回碑告别之后,王道明直接下了祭坛,当然他也曾向轮回碑发出邀请,询问是否愿意随自己出去,轮回碑自然是拒绝了,第一次见面就差点将自己玩死,轮回碑难以想象,自己若是跟着王道明出去,等待它的将是何种绝望。

    它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和王道明撇开关系,要不然迟早会被王道明害死!

    祭坛下,一个年轻的女孩正等候在那里,女孩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紫罗兰色雪纺长裙,双眼如同两汪清泉,不含半点杂质。

    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

    女孩见到王道明下来,赶忙低头,并用银铃一般的声音说道:“恭迎少神!”

    少女用的是联邦语,并非普陀族的语言,王道明可以觉察到,少女虽然低着头,但实际上却是在悄悄的打量自己。

    “你是什么人?!”王道明问。

    少女回应,说自己叫牧青青,是普陀族的圣女,王道明知晓,普陀族的圣女是圣师的弟子,一代只有一人,若是女子就是圣女,若是男子就是圣子,是下一代的大祭司!

    出了祭坛,普陀族的寨子里灯火通明,热闹喧嚣,灯火与星光月光混杂,化作一种难明的色彩,像是一层油画的涂料,将寨子里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都映上了一层颜色。

    来来往往的行人都穿着盛装,面带笑容!

    其中有普陀族的土著,也有从其他地方来的游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牧青青带着王道明在人群里穿行,并为王道明介绍着普陀族的一些风俗习惯,王道明静静地听着,观察着周围的人生百态。

    在这个小小的寨子里,王道明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氛围,普陀族的人生活在这里千百年,已然将独属于普陀族的一种特质,融入了这一方天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